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278集 野米饭

第278集 野米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迎着逐渐橘黄色的天际线,带着死里逃生的喜悦,叼着胜利的果实——野水稻谷子,虞骑云三人顺利地回到了家。

    黄昏下的红根之城,古朴而沧桑,就像一尊屹立了近亿年的纪念碑,镌刻着蚂蚁部落古往今来的一切喜怒哀乐。

    在人类眼里,她们渺小。

    在自然眼里,能延续近亿年传承而生生不息的她们,无疑是伟大的。

    仿佛被这种绵延不绝的生命厚重感所感染。虞骑云默默停下脚步,端详着这一座切叶蚁蚁巢。

    他下意识地拿起手机咔嚓咔嚓,记录下这一刻无言的历史。他们大约1个多月后,就要离开蚂蚁谷,很多生活场景最终会成为手机相册里的一张张图片。

    留下吧,留下做个纪念。

    这样的奇遇,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虞骑云感觉,自己和伙伴是不幸又是幸运的,来亚马逊雨林,尤其是缩小住进蚁巢里,他们每个人对生命的认识,在大自然潜移默化的熏陶下,都有了新的感悟。

    远远就听见蚁巢的窗口有人大喊:

    “骑云哥,妖娆姐,茉花姐。”

    是小家伙皂皂在窗口兴奋地大喊,她不停地挥动小手,她的鼻子很灵,眼睛也没有近视,不用望远镜就看见蚁茉花嘴里叼的一粒红色的野稻谷。

    一旁的饭团,口水哗哗不要钱地留了一地,真的是太久太久没吃上白米饭了,睡醒后一直在念叨着白米饭白米饭……这劲头简直比念美女的名字还热乎。

    ……

    晚上,卧室里一片欢声笑语。

    虞骑云痛痛快快地洗了个凉水澡,双手枕在脑后,以一个最舒服地姿势看着饭团煮米饭,李妖娆为饭团添火加柴打下手,而小吃货皂皂更是跳起了踢踏舞。

    一粒比皂皂还大的野稻谷,安静地摆放在比皂皂小许多的锅前,这种奇特的反差有一种梦幻的滑稽效果。

    很难想象,为了平日不知掉了多少在桌子底下的白米饭粒,今天仅仅为了这一粒,几个人居然高兴得这个样子,欢天喜的样子,比过节还过节。

    蚁茉花和桃花小队,也被叫来帮忙,饭团先让她们用牙齿将谷壳剥掉,然后将灰白色的米粒咬成一块一块的,否则这一口锅子连半粒米都装不下。

    用木架支好锅,将火熊熊燃烧起来,大约七八分钟后,一阵大米饭特有的香味弥漫了整个卧室,连隔壁的夏叶公主姐妹,都被情不自禁地勾引过来。

    一块块米粒在水中被煮得又白又胖,就像一块块诱人的棉花糖似的,四个人类和一群蚂蚁默默伫立锅旁,口水像泉水一样汩汩流了一地。

    终于吃到白米饭了!皂皂仰天咆哮,肩膀突然耸动,居然倒在李妖娆怀里哭了起来,看得四周的蚂蚁姐妹们一愣一愣。

    在欣赏完这大饭粒的可爱造型之后,作为主要掌勺人,饭团正式宣布一声:

    “各就各位,开饭了!”

    话音刚落,他立马被虞骑云拍翻在地,而虞骑云则被李妖娆踢了个狗啃屎,当李妖娆刚探身锅前,下巴又被从怀里冒出的皂皂用头咯噔一下。

    一时间鸡飞狗跳。

    这打抢的阵势也传染给了默默旁观的蚂蚁姐妹们。
系统供应商吧


    趁人类打作一团时,蚁茉花捞起一块白米饭,撒腿就跑,她说要给隔壁养伤的蚁芭枝好好尝尝。

    如法炮制,夏叶公主和春叶公主姐妹俩也趁机操起一块就走,说是去孝敬给她们的女王母亲,桃花小队也轰然叫好,七嘴八舌地将最后一块白米饭咬起就跑。

    等人类回过神来,晃荡的铝合金锅里,只剩下开水一瓢,正戏虐地微笑。

    四个人类大眼瞪小眼。

    尼玛,画风不对呀,这还是他们心目中忠厚老实,勤勤恳恳的蚂蚁吗?

    不过还好,还有半粒谷子,他们只好默默将火重新生起来,另外再安排狗鼻子皂皂在门口放哨。

    ……

    野稻谷煮成的白米饭,入口那个醇香,让虞骑云他们终生难忘,吃这样的饭哪里还要什么菜?完全可以吃白饭。

    意犹未尽,皂皂把锅的边缘细细舔了一遍,两眼放射出贪婪的目光,就像一只不折不扣的小食兽。

    吃饱喝足,月亮已经高悬天际。

    四人坐在当床单的树叶上呆,好像还沉浸在刚才久违的美味中,虞骑云正心满意足地用手指剔剔牙,突然一拍脑袋:

    “哎呀,忘了给安子留一点了!”

    说话间,他站起身撒花就跑,李妖娆问:“你干嘛?”他走到门口一回头:

    “嘻嘻,说不定蚂蚁不喜欢吃米饭,有剩下的正好给越安。”

    才一会儿,就像一只被大公鸡打败的小公鸡,垂头丧气的走了回来,苦笑:

    “她们连手指缝都舔得干干净净。”

    李妖娆哼了一声:“这还不简单,明天我们再去蓝铃湖,不是也有些野水稻的稻穗不是在水面挂落的吗?”

    虞骑云惊奇地看着她,这小妞变得真快,当初可是她催着大家赶紧离开蓝铃湖的,他心想,一定是这粒白米饭太过香甜,让这丫头立刻转变了口风。

    虞骑云摸着下巴沉吟道,

    “这样偷偷摸摸地还是太憋屈了,得想方法除掉那只银龙鱼!”

    “你疯了,除掉?你还没人家的胡须大!”李妖娆一愣之后哈哈大笑,“我知道你想报仇,可是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饭团和皂皂一头雾水,齐齐问:

    “什么银龙鱼?是菜油吗?”

    他们从小到大只听说“金龙鱼”,有菜籽油、调和油还有花生油等等,还以为银龙鱼也是一种菜油呢。

    虞骑云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李妖娆叹了气,只好将白天虞骑云和蚁茉花鱼口逃生的经历和这个两个呆货一五一十地讲述了一遍。

    饭团和皂皂抖成了筛糠。

    然后用无比崇敬和羞愧的眼光看向虞骑云,他们万万没想到,自己肚子里又白又香的野米饭,差点就是用虞骑云和蚁茉花的两条命换来的。

    这个目光也让李妖娆万分羞愧,自己这个截拳道高手可是扎扎实实坐一回观众席,除了哭,什么也做不了。

    一想到这里,她感觉那一条可恶的银龙鱼就是她会在水里吐泡泡的耻辱柱,艳丽的脸庞渐渐露出凶悍的表情:

    “虞骑云,你有什么办法除掉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