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295集 是反抗还是逃命?

第295集 是反抗还是逃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地面上传来“沙沙”的声音。

    让虞骑云越听越像“杀!杀!”的声音,一股看不见却能多人心魄的杀气,就像一条皮肤冰冷的毒蛇一样,沿着树梢闪电般窜入虞骑云心脏,开默默吞噬虞骑云存留在心底的乐观和自信。

    虞骑云不禁用手揉了揉心脏。

    “你没事吧?”一旁的白蚁王子问,他敏锐的现虞骑云的脸色有些苍白。

    虞骑云笑了笑,叹了口气: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没想到行军蚁竟然彪悍到这个地步,她们的牙齿,她们的度,简直炸了表!”

    苍原王子沉默地看了他一眼:

    “你说这话时,嘴角是笑的,我真不知道你是真害怕还是假害怕?”

    虞骑云不答,笑得更欢。

    他是一个在任何时候都可以笑出声的人,“笑”是他屡次战胜危机的一**宝,笑能让他放松,而放松能让他更好地找到问题的解决之道。

    “走吧,跟在她们屁股后面,更害怕的事情还在后头。”

    苍原王子也一声轻叹。

    无论真怕假怕,虞骑云的表现都让他感到不安,毕竟白蚁草原数亿只白蚁和蚂蚁的身家性命,都托付在这几个外来怪虫身上,如果他们都没有底气。

    那前途真的是一片黑暗。

    虞骑云立刻读懂了他的眼神,拍拍这个白蚁王子的肩膀,笑容灿然:

    “你放心,很多让我害怕的对手,最后都成了我的手下败将,比如银龙鱼。”

    春叶公主一甩头顶的触角,用一个脑残粉的语气郑重附和道:

    “对对!自从他们来到我们部落,给我们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的天敌如蚁狮、猎蝽都是虞骑云的手下败将。”

    说话时,她也绽放一个明媚的笑容。

    她既在为虞骑云打气,也在为自己打气,行军蚁带来的恐惧还远远不够击碎虞骑云他们带给她的坚定的信心。

    ……

    面对两张充满自信的笑脸,却并没有打消苍原王子心中的顾虑,他心想,一只行军蚁单打独斗,就完全可以灭掉一只蚁狮和猎蝽,而银龙鱼虽然厉害,可是上岸,1oo只行军蚁就能让它服服帖帖。所以,虞骑云他们能做的,行军蚁能做得更好!

    更何况,这里的行军蚁不仅单个个体霸气侧漏,整体数量更是让人绝望地要哭,整整5ooo万!5ooo万级战士!

    他心里堵得慌,不过出于礼貌,他并没有把他心里所想说给虞骑云和春叶听。

    因为无论怎样,这一战都必不可免,盲目的自信总比没自信好得多。

    我们悄悄跟着蚂蚁走,你们可以仔细看看她们是如何捕猎的。

    他交代完这一句,翅膀徐徐展开,无声地飞了起来,春叶公主载着虞骑云紧紧跟在后头,尽量用滑翔的姿势飞行,将翅膀扇动的频次降到最低。

    行军蚁眼睛虽然退化,几乎就是个盲人,可是就像人类的盲人一样,触角(耳朵)是异常灵敏的。

    一点风吹草动,她们都会立刻警觉。

    地面上的行军蚁,估计就是蝓小苔嘴里所说的万人先遣大队。

    她们一万人马此刻正沿着地表,分成5个纵队,成扇形排列,沿
修真先生sodu
着落叶满地的路径,作地毯式的搜寻。

    这样密不透风的搜索,对猎物来说是相当可怕的,这意味着无论你从哪一条路逃命,都可能陷入重重包围。

    ……

    虞骑云一行人一路悄悄尾随,呼吸因紧张而有些紊乱,因为他们知道,接下来的场面对他们的眼睛和心灵都是一场极为严酷的考验:

    大屠杀拉开序幕!

    第一个倒霉蛋是一只躲在落叶下睡午觉的蟑螂,这位小强同学以腐烂的落叶为食,吃饱喝足之后,正美美睡着午觉。

    可能是他的呼噜声过于嚣张,5只轻功叶上飞的女侠立刻感知到了他的存在,当蟑螂睡觉盖的枯叶被突然被5只笑眯眯的蚂蚁抬起时,小强顿时变成小弱。

    他瘫软在地,竟吓晕过去。

    不过他再也没有醒来的机会。

    5只行军蚁一涌而上,用比手术刀还快还准的尖牙,迅将蟑螂分解成5块。然后一块一块的紧随大部队迁徙。

    第二个倒霉蛋是一只色彩斑斓的毒蜘蛛,这蜘蛛身材高2厘米长6厘米,对于蚂蚁而言,是个彪形大汉。

    可是一见比他还小1o倍的行军蚁,竟然二话不说,拔腿就逃,这滑稽的一幕看得虞骑云张目结舌,原以为蜘蛛和蚂蚁之间会来场龙争虎斗呢,

    万万没想到居然成了猫捉老鼠。

    可是既然是老鼠,怎么能逃脱出猫的手心呢,正当蜘蛛一步窜上一课灌木,想躲到树上避难时,后退一痛!

    被一只赶上来的兵蚁狠狠咬住。猛地向后一甩,蜘蛛飞过她的头顶,重重扑倒在地,还没来得及爬起来,一伙狰狞的兵蚁姐妹早已挥牙扑了上来。

    然后是肢解和运输。

    随着行军蚁的铁蹄响彻整片丛林,以上血腥的一幕,一遍遍上演:

    逃窜、捕获、肢解、运输。

    这四道标准化程序反反复复,在行军蚁娴熟地操作下,一整套程序下来,每只猎物从头到尾,竟然用不了3分钟。

    就像死亡工厂一条恐怖的流水线。

    三分钟,一条命!

    ……

    “他们为什么只顾逃?而不去反抗!”

    春叶公主忿忿不平,忍不住道。

    她既悲愤于行军蚁的残忍又为这些猎物的懦弱感到心塞,所谓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就是她此刻心情的写照。

    虞骑云也有同感。

    还在为刚才那只毒蜘蛛感到惋惜,和蟑螂不同,他明明可以靠毒牙和蚂蚁一决高下,可为什么偏偏选择撒腿就跑呢?

    如果是他,就是要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绝不可能死的这么没骨气。

    却听苍原王子冷哼一声:

    “只有没经验的菜鸟才会选择反抗,有经验的老司机都会选择第一时间逃跑,因为留下来反抗,1oo%死路一条,而选择立刻逃跑的人,却有1%的活命希望。

    虞骑云和春叶公主对视一眼。

    靠!反抗完蛋,不反抗也基本完蛋,这就意味着只要遇到行军蚁,就基本上等于受到阎王先生的录取通知书。

    他们只是眼神交流,居然也被敏锐的苍原王子听懂了,就听他立刻点点触角:

    “可以这么认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