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00集 摸来摸去

第300集 摸来摸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说到比赛,虞骑云其实应该算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从小一到大三,在学校喜气洋洋的运动会上,他报名参加过大大小小上百次的比赛,比如跳远、跳高、赛跑等等,对他于这个天生的跑酷男而言,就像过家家一样简单。

    所以每次比赛,他总能拿第一。

    可是经验告诉我们,人类世界里的一头龙,到了动物世界可能就是一条虫,而且,还是最弱的那一种。

    比如虞骑云引以为傲的跑步,在都市的屋顶翻腾滚跃,机灵得就像一只猴一样,可是一旦在雨林地表的落叶上行走,就连瘸了腿的蚂蚁都比他跑得快。

    不过幸好,这次比的不是“动”。

    而是静。

    比的是人的胆量和定力。

    从这个角度来说,人类代表虞骑云和动物代表蝗虫哥,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

    虞骑云落脚的空地,还没有蚂蚁接近,他悄悄仰起头,望向树枝上正扯着绳子另一头的苍原王子和春叶公主,悄悄举手做了个ok的手势。

    苍原王子点点触角,面色颇为凝重,他们和虞骑云约好,一旦虞骑云主动示意撤退或者出现虞骑云行迹暴露等突状况,他和春叶公主就要立刻用绳子把虞骑云这个自告奋勇的“冒险怪”拉上来。

    一切准备就绪。

    虞骑云微微一笑,对不远处一直盯着他的淡定蝗虫哥,慢慢伸出一根中指。

    更让他开心是,从对方突然怒目相视的表情来看,这只聪明的蝗虫一定是猜中了“中指”代表的深奥含义。

    比赛刚刚开始,这两位选手就心心相印,擦出了一朵漂亮的火花。

    然而虞骑云突奇想,又做出了一个更为嚣张的动作,让蝗虫选手的眼珠子都差点爆了出来,只见这个蓝毛怪虫居然施施然的慢慢躺了下来。

    疯了!这家伙真得疯了!

    蝗虫黄豆般的鼓眼睛,就要真的变成两粒黄豆滚到地上,虽然他定力强,胆色过人,但也作好一有不测,随时跑路的准备,所以蝗虫哥的两条弹力大腿牢牢钉在地面,为逃命时刻做好准备。

    而对面虞骑云这只菜鸟,还真是个十足的傻逼,居然是躺着,真当这里是他家开的旅馆了,对如此智障的表现。

    蝗虫冷笑中夹着怜悯。

    他知道接下来,这只奇怪的虫子会为自己愚蠢的举动,付出生命的代价。

    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动物世界不比人类。

    在人类世界里,一个人可以一而再而三地在错误中,不断地学习和成长。而自然界的一只动物,往往在犯了一个错误之后,就没有任何改过自新的机会,因为他的生命会在他犯错的刹那,瞬间停摆。

    ……

    被虞骑云智商感动的。

    不仅是这只淡定的蝗虫,还有虞骑云树上两只同伴,对虞骑云疯狂的举动,他们的心脏在停摆了一秒钟之后,立刻喷涌出熊熊的怒火,他们感觉被小虞同学涮了!

    在事先商量好的剧本里,根本没有在这一幕“高卧东床笑看军蚁”的桥段。

    苍原王子和春叶公主对视一眼,纯洁而幼小的心灵,被虞骑云欺骗的行为深深伤害了!他们的牙齿都不禁翻了出来。

    “这个不要命的混蛋!”

    春叶的触角又气得冒出一缕青烟。

    
传世仙帝笔趣阁
对这只不按常理出牌的蓝毛虫子,她和苍原王子一致决定,给虞骑云的教训就是立刻把这货用绳子提溜上来,然后毫不客气地痛打一顿。

    春叶公主正要动手,就听苍原王子双手按住她的爪子,沉声道:

    “等一等。”

    原来有一只行军蚁从奔跑的蚁群中突然停了下来,抖着触角,摇摇摆摆,像个嘻哈歌手一样朝虞骑云方向走去。

    这一刻,所有人的心脏都跳到嗓子眼里。大家都知道这只行军蚁不是来给虞骑云唱歌的,而是来要他的命!

    不过还好是一只,所以苍原王子并不急于拉上虞骑云,正好看看虞骑云这家伙是真勇敢还是假勇敢,最好是吓得屁滚尿流地向他们求救,这样拉上来后,他们才可以名正言顺地数落他的愚蠢冒险。

    ……

    一步两步三步…步步惊心。

    当这只行军蚁兵蚁,已经站到离虞骑云横躺的身体只有一步之遥时,落叶上窸窸窣窣的声音,终于让他意识到有蚂蚁来了,心里涌起一丝寒意。

    他不知道这蚂蚁是偶然路过,还是特意来找他的,如果是针对他,那行军蚁是怎么现的?自已可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难道是自己的呼吸?

    虞骑云立刻改用鼻子吸气,而且呼吸频率调整到他所能承受的极限。

    他开始为自己冒失躺下的举动,感到后悔,如果自己是站着的,一定会早点现这只朝自己走过来的蚂蚁。他打算等这只蚂蚁离开后,还是站着练胆。

    不过他现在能做的事,就是压低呼吸,让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停止运动。

    树上的苍原王子和春叶公主紧张地盯着下面,握着绳子的手,都冒着汩汩的冷汗,公主哑声问王子:

    “现在要不要把他拉上来?”

    “再等等,现在蚂蚁离得太近,绳子一动她就能感觉到,很可能先制人,只要虞骑云一动不动,就应该没事。”

    行军蚁终于走到了虞骑云的身边,她触角抖动得更加厉害,之前在奔跑的过程中,她突然闻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味。

    这气味极其陌生。

    于是她脱离大部队,沿着空中飘移的气味,一步一步逼近,终于挨着虞骑云的身体停了下来。

    她突然俯下身子,脑袋对着虞骑云的脸,虞骑云吓得心脏都快停止跳动,虽然明知到她看不见自己,还是忍不住屏住呼吸,连根头都不敢动弹。

    这只行军蚁兵蚁土黄色的大脑袋上,虽然长着两粒黑色的小眼睛,可是视力和白蚁一样完全退化了,是个不折不扣的睁眼瞎。走路捕猎全靠她们的一对触角。

    人和动植物都有自己的味道。

    此刻,即使虞骑云屏住呼吸,这只敏感的行军蚁还是闻到了虞骑云身上特殊的体味,准确地说,就是汗臭味。

    不过在行军蚁祖祖辈辈单纯的狩猎本能中,会动的是动物,也就是她们的可能的食物,不会动的是植物或者蘑菇,当然还有动物的尸体,后者也是她们的食物,不过是二等食物,因为不新鲜。

    在令人窒息的气氛中,这只行军蚁弯下腰,用触角和手爪将虞骑云从头到脚摸了个遍,虞骑云一脸苦逼相,记得这是自己生平第一次被一个女生这么变态地摸来摸去,而且这女生还是非人类。

    他的脸已经涨成完美的猪肝色,

    他憋气快憋不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