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09集 树懒的太极拳(上)

第309集 树懒的太极拳(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自然之大,无奇不有。

    不过哪怕在世界上奇形怪物最多的亚马逊雨林,树懒也绝对可以说是在其他神奇动物面前相当辣眼的独一号人物。

    在树懒比白开水还清淡的人生里,却顶着无数个世界霸主的耀眼光环。

    它是丛林睡霸。据说它每天睡觉的时间过19小时,除了吃,其余时间都是以一个极为拉风的姿势抱着树枝酣睡。

    它是动作慢霸。如果和最快的树懒进行一场友谊跑步比赛,那么最慢的蜗牛一边跑步一边唱小曲儿也能拿个冠军。

    它是粑粑忍霸,作为一个哺乳动物,每天大便小便的那是最必须的生理反应,而树懒在一年365天中,最多只拉5o次粑粑,这需要多大的忍耐和毅力啊。

    当然,除了以上三霸,树懒最让雨林其他动物羡慕嫉妒恨的地方就是,它居然可以在自己的背上生长出绿色植物。

    比如绿色的苔藓和藻类。

    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身上能长植物的动物,树懒这一个主角光环是任何一种动物和人类绝对比不上的。

    因为做到时刻与植物同在,必须要满足两个极为苛刻的条件。

    a.放弃洗澡的良好习惯

    B.像土壤一样保持静止状态。

    以上两点看似简单,好像谁都做到一天甚至一周,可是如果一年365天,天天都过着如此非动物的生活,还能坚持而不疯的恐怕只有树懒这个变态盆友了。

    虞骑云快要疯了!

    他只是站在树懒长满绿藻的背上,就马上要被它身上几年不泡澡而散的迷人气味憋得快疯了!

    他急吼吼地催促瓢七星飞来把他接回去,声音之大,连对面的角雕也对这只蓝色的小虫子多看了几眼。

    虞骑云赶紧把嘴巴闭上。

    当角雕犀利的眼神在他身上来回扫描时,虞骑云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后来又慢慢挺了出来,哈哈,角雕听不懂。

    因为经验告诉他,隔类如隔山,不同体型的动物是无法听懂对方的语言的,比如大象可以听懂老虎的语言,而听不懂青蛙,更听不懂蚂蚁的语言一样。

    这就像不同的位面。

    角雕和树懒是同一个位面的。

    而虞骑云和蚂蚁是同一个位面。

    所以虞骑云叫得再大声,角雕和树懒也根本听不懂这只小蓝虫在说什么,就像人类无法理解蚊子的嘤嘤声一样。

    ……

    一阵风过。

    将树懒浑身酸爽的味道一下子吹到角雕这边,除角雕女士无动于衷外,李妖娆,春叶公主和瓢七星都被熏得摇摇欲坠,李妖娆更是连隔夜饭都快吐了出来。

    这一瞬间,她立刻粉转路人。

    作为爱干净的人类女生,李妖娆将树懒在她的喜好榜中拉黑。

    原来它竟是这样闪电?

    而七星瓢虫小七同学终于明白虞骑云在树懒背上泪奔的原因,知道自己再不去营救,虞骑云就要被熏到在地,昏迷不醒,成为树懒背上的植物了。

    于是瓢
百花令主吧
七星深呼一口气,正准备展翅高飞,脚下又来场地震,他脸都扎进了羽毛了里,就见角雕伸出利爪像树懒抓去!

    这一动所有的人都滚进角雕头顶的羽毛缝隙里,脖子突然被卡住,一时间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角雕这一抓,最担心的不是树懒,因为它反应过来,而是它背上的虞骑云,因为角雕黄色的巨爪正是他这个方向!

    虞骑云本能的打算,就是想立刻摆脱绿藻的束缚,窜上树懒的握树枝的手臂,然后直接跑到树枝上去。

    可是事实证明,他的想法还是太天真了,在五六层楼高的树懒体毛间跑酷,那哪能像人类都市屋顶跑酷那么顺溜。

    虞骑云刚顺利跳出树懒背上的绿藻植物区,就被树懒棕色的经年未洗的长毛绊了个猪啃屎,他脸着地,顿时和树懒的皮肤来个亲密的贴膜。

    ……

    一股陈年洗脚布的味道瞬间涌进了虞骑云的脾胃,他一口隔夜饭爆口而出,刚想从这比马桶还恐怖的地方爬起来,却噗噗一声,被一股巨力重新扑都在地,十几根棕像包粽子一样将虞骑云裹了起来。

    虞起云透过缝隙,被眼前的一幕惊得寒毛炸起,他赫然现自己正身处两根巨大黑爪之间,不禁打呼庆幸,知道自己再偏差一厘米,恐怕自己小命呜呼,连肠子都被角雕的利爪扯出来。

    虞骑云!虞骑云!

    他猛地听到层层的毛外,传来李妖娆的嘶喊,声音里带着哭腔,肯定是李妖娆以为他被角雕利爪伤到了。

    虞骑云连忙大喊:

    我没事!我没事!可惜脖子被毛卡住,呼吸都不畅,更别说大喊了,结果只出呜呜呀呀的声音,倒像是受伤后的惨叫,果然这声音传到外面。

    连春叶公主和瓢七星都吓得跟着李妖娆后大叫虞骑云的名字。

    就在虞骑云快要被树懒的毛勒得快窒息的时候,那三根黑色的巨爪突然从树上身上消失。压住虞骑云身体的毛也瞬间蓬了起来,虞骑云得救了!

    原来在角雕的利爪按在树懒背上足足5分钟后,这个雨林中的慢王之王,才反应过来,开始自己独特的反击。

    只见树懒慢慢伸出比自己的短腿长一倍的手臂。用三根明黄黄的手指以蜗牛白米冲刺的度抓向角雕的脸蛋。

    看得角雕头顶上的李妖娆她们目瞪口呆,您老这是在打架还是**?

    不过当虞骑云终于从树懒背上冒着一个熟悉的蓝色脑袋时,伙伴们欢声雀跃,虽然虞骑云看上像从粪坑里打捞上来,一脸都是沧桑,仿佛老了1o岁,不过整人完好无损,伙伴们都大松一口气。

    当虞骑云重新爬上树懒的背上,看见树懒用三个黄的手指缓缓打向角雕时,让他顿时想起电影《太极宗师》。

    可是面对亚马逊雨林度最快的动物,这只整天不洗澡身上都长草的太极宗师,能够实现人生的逆袭吗?

    虞骑云很快确定了答案,他又对瓢虫疯狂大喊:快带我回去!

    在最快和最慢的动之间选一个决斗赢家,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哪怕对方真练了太极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