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11集 为了母爱,我选择燃烧

第311集 为了母爱,我选择燃烧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情感上,强者和弱者之间的对决,弱者总是更让人心生同情,尤其是当这个弱者还是一位充满爱心的母亲。

    作为未来的母亲。

    李妖娆的同情心如波涛汹涌。

    她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当小树懒一张懵懂无知的笑脸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时间都仿佛静止。

    角雕高抬的脚爪停在空中,虞骑云和瓢七星春叶公主他们,都张着嘴一动不动,所有的人和动物都像被点了穴道似的。

    爱,能感动世界,这句至理名言,不经适用于人类,也适用于动物。

    大家都没动。

    只有这一大一小的树懒在动。

    慢慢慢慢地……

    树懒母亲昂起头,艰难而缓慢地抬起一只血淋淋的右臂,对着小树懒做了一个单手拥抱的姿势,它动作慢脑子却不慢。

    它知道自己的一切努力最终还是徒劳,在临死前,它只想和自己的宝宝抱在一起,此刻,如果换了人类或者其他动物的母亲,一定是把宝宝一把推开,然后疯狂地大喊:

    “孩子!快走!走得越远越好!”

    可是这句话,树懒绝对不会说出口。

    因为,它们是树懒。是1o分钟爬一米的树懒,所以,它们母子俩明智而绝望地紧紧抱在一起。

    微笑地等待命运的裁决。

    ……

    “我们一定救它们!”李妖娆瞪着虞骑云的蓝头咬牙切齿地说。

    让一旁的蚂蚁和瓢虫都吓了一跳!

    在比自身大5o倍的角雕爪下救树懒,这个想法实在是太晴天霹雳了。不过他们立刻听到一句更五雷轰顶的回答。

    这一个回答只有一个字:

    “好!”

    虞骑云是一个人类,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人类,平时最看不惯恃强凌弱这种丑恶现象,不管特么的是人还是动物。

    路见不平一声吼!

    才是我大好男儿的慷慨本色!

    李妖娆嘴角露出满意的微笑,虞骑云这家伙平时虽然嘻嘻哈哈的,但到关键的时候,还是非常靠谱的,她问:

    “你打算怎么办?”

    来雨林后,出主意她向来是交给男生,男生动脑,她只负责动手。

    就听虞骑云微微一笑:

    “打开手机,准备录音。”

    “你疯了!现在救人要紧!录你个头!”李妖娆凶相毕露,一副要活吃人的样子,人命关天的时候,虞骑云居然没心没肺地说出这样的没人性的话。

    刚才还以为这家伙靠谱呢?没想到他皮又痒了!

    他们的对话,让春叶公主和瓢七星一听,也是一头雾水,这两个人类不是商讨怎么救树懒的吗?怎么又录起音来?而且看上去又要打起来?

    他们哭笑不得。

    人虫的世界,他们永远不懂,在他们这些动物看来,人虫不仅有奇怪的身体,奇怪的工具,更有奇怪的思维。

    ……

    就在他们躲在角雕头顶上轻声细语时,角雕也仿佛被眼前这一幕伟大的母爱感动了,它不仅安静地放想击碎树懒脑壳的脚抓,既然还大方地松开了另外一只。

    它也是一位母亲。

    它了解一位母亲用生命保护自己的孩子的苦
美漫之小小炼宝师帖吧
衷。

    角雕的慈悲,让树懒一只被禁锢的右手得以解脱。它单手抱宝宝的姿势,终于可以变为双手搂抱,虽然都是鲜血淋漓,但无疑可以把自己的孩子抱得更紧。

    角雕的慈悲,也为虞骑云的计划赢得了说服李妖娆的时间。

    看见角雕居然松开了树懒,蝽叶公主连忙欣喜地问瓢七星:

    “这角雕是不是不吃树懒了?”

    虞骑云和李妖娆也一起看向瓢虫,如果角雕真的大慈悲,倒也省得自己出手对付它,可就听瓢七星皱起触角:

    “我不知道,但愿如此。”

    的确,他们都是一群小动物,对脚下这头鸟中之王,还是真的无法揣测。虞骑云想了想,给李妖娆递了个眼色,让她随时做好准备。此刻他们居高临下,盯着脚下的角雕一举一动。

    角雕对自己头顶上生的一切浑然不觉,或者现了不屑一顾,几只鼻屎大的虫子,它这个空中霸主是从来不放在眼里,这一刻,它实实在在被树懒感动了。

    它从树懒对小树懒的爱,想到了自己父母对自己的爱,再想到自己对自己孩子的爱,想到自己的孩子,突然记起小盆友今早到现在还没吃饭……

    一念于此,角雕看树懒的目光,柔和渐渐变成犀利,由犀利再变成冷酷。一股凶悍之气蔓延全身,它的翅膀开始微微振动,锋利的脚爪也在轻轻地摩擦着树皮。

    在它眼里,此刻这一对母子情深,就是两块一大一小的肉,可以供自己和自己的孩子饱食一个星期。

    这7天内,自己将不再为猎物而操心,可以24小时守在自己脆弱的宝宝身边,毕竟幼小的孩子也是丛林蟒等猎食者的美食。这也是它这个母亲最担心的事情。

    有了树懒肉,它就可以安心一周。

    角雕细微举动,逃不出瓢七星机警的眼睛,他转头冲虞骑云说:

    看来角雕要动手了!

    话音刚落,就听众人惊呼着摔了一个仰八叉!又是风声呼啸,把人和羽毛一起吹了起来!

    角雕动了,一动就是雷厉风行!借助翅膀的爆力,它一跃跳到了树懒的背上,开始用锋利的脚爪去撕扯树懒妈妈背上的绿藻,它和它的角雕宝宝都是吃肉的,对植物不敢兴趣。

    此刻树懒已经放弃了抵抗,只是静静佝偻着要,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默默忍受背上被角雕的利爪撕扯的剧痛,眼睁睁看着用绿色掩护自己多年的绿藻,被一片一片抛洒空中,

    如凋零的树叶。

    听着背上嘶嘶的声音,树懒妈妈一动不动,带血的双手如磐石一般仿佛要把小树懒重新揉进自己的身体里,真希望自己的孩子回到肚子里去。

    树懒闭上眼,安静地等待死亡的降临。

    不过下一秒,死亡没等到,到等来了背上角雕的尖声惨叫!

    唳呜!唳呜!

    树懒用一副做梦的表情,缓缓仰望,就看见了它一辈子做梦都忘不了一幕:

    角雕的头顶伴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吱吱声,一缕缕青烟袅袅升起……

    角雕的惨叫声伴随着这一缕缕青烟直冲云霄!响彻了整个雨林,方圆5公里所有的鸟类和猴类都吓得四处逃散。

    这一切鸟飞猴跳,都是因为虞骑云在角雕头上放了一把火。

    打火机万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