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15集 跟香猪拼了!

第315集 跟香猪拼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只瓢虫和一只蚂蚁载着两个人类小伙伴,在一片片像足球场一样大小的绿叶间穿梭。时而迎风时而逆风。

    这时空穿梭的既视感。

    的确让虞骑云有置身童话世界里的震撼,可童话里有人类去啃泥巴的剧情吗?一念于此。虞骑云内心忍不住咆哮。

    他看见瓢七星飞得这么灵巧和机动,为了转移肚子的痛苦,他好奇地问:

    “瓢虫在空中是怎么认方向的?”

    他知道蚂蚁是用尿来做路程标记,而瓢虫是飞在空中,下不着地,而且又没有随地大小便的优良习惯。

    好半天才听身上的瓢虫说:

    “这个…我也想了很久,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我一生下来就有这个能力。”

    虞骑云立刻闭上了嘴。

    他明白,有时“本能”是无法解释的,就好像有人问,为什么小孩一生下来就会叫妈妈一样。这与生俱来,很难说的清。

    在穿过一棵被绞杀藤肆虐的老树之后,前面出现一片草丛,瓢七星欣悦道:

    “飞过这片草丛就到了!”

    听了这话,李妖娆在春叶公主背上,立刻整装待昂头挺胸。她肚子是越来越来越痛了,美女真的迫切需要泥巴。

    草丛刚飞过去,

    大家欢喜鼓舞的表情立刻冻结在脸上,这诡异的一幕让他们顿时石化。

    草丛边缘出现一个大泥坑。在坑的泥泞里,竟然无声无息地密密麻麻站满了各种各样的动物,都在认认真真地做着同一件事情——吃泥巴!

    有绿色的鹦鹉,棕色的林鹿,各种各样的猴子,还有一群黑乎乎的野猪。

    当然,更让他们辣眼睛的是,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又邂逅了我们忠厚老实又溜得比狐狸还快的貘大叔。

    它此刻正头也不抬,安安静静地啃泥巴,就像之前它安安静静地啃水果一样。

    ……

    众人懵逼地停在草丛的一朵野花上,在花香中他们惊愕的表情渐渐解冻,李妖娆怔怔看着下方的猴群呆,突然恍然大悟地怪叫起来:

    你们看,那一群猴子不是我们从黄果树上刚赶走的那一批吗?

    虞骑云眯起眼一瞅,果然看到一个熟悉的黑色身影,正是那棵树上的蜘蛛猴。

    我靠,之前那群猴子可是把貘死里整的,怎么现在居然能屁股挤屁股地挤在一起站在泥坑啃泥巴。

    这是动物大联欢么?

    虞骑云不禁仰天感叹,

    看来,丛林动物之间的包容乃是出我们人类的想象啊。

    就听瓢七星突然笑了起来:

    你误会了,你们看出来这里的动物都是素食动物吗,他们知道如果在坑里,一旦打抖出声音,就会迎来肉食动物。所以必须安安静静,就是被人踩痛了脚,你也只有咬牙忍着。否则会被赶出去。

    李妖娆和春叶公主恍然大悟:

    怪不得这里这么动物,却一片静悄悄,刚才差点吓了我们一跳。

    他们怎么也来这里吃泥巴?李妖娆哑然失笑,为自己有这么多同病相怜的人,感到很开心。

    这个?这个?

    伶牙俐齿的瓢七星这回彻底懵了,按照他的观念,这些鹦鹉猴子野猪等等,都是老吃野果的熟嘴了,怎么连这些老油条都要吃泥巴呢?

    
扶秦帖吧
这问题,他搞不懂真搞不懂。

    他尴尬地咳咳:

    也许,他们吃了果子或者树叶后,偶尔会痛一下。所以吃了总比不吃好。

    啊——春叶公主嗷嗷叫:

    那岂不是说,我也要吃了!

    瓢七星还没回应,虞骑云却是爆笑起来,拍拍春叶公主的膝盖:

    乖孩子,有福同享,有泥同吃。

    李妖娆一瞪虞骑云,拉拉春叶公主的触角道:小公主,别听他瞎起哄,你想吃就吃,不吃也没关系,反而痛一痛,对你这个坚强的公主是小菜一碟。

    刚听到痛一痛这个三个词,春叶公主立马举起触角一摇:吃就吃!

    李妖娆冲虞骑云眨眨眼,两只小狐狸悄悄一拍手,默契地笑了起来。

    ……

    一阵林风,突然将坑底的气味席卷起来,当这一股股特别的气味围绕在虞骑云他们所在的那一朵野花盘旋时。

    虞骑云李妖娆和春叶公主胃酸翻滚,将之前吃的水果不要命地吐了一地,唯独瓢虫同学因为没吃东西,只是吐出几口口水,但也被熏得扶着花瓣,随风摆动。

    一时间,大家赶紧飞离草丛,窜到一个邻近的树上去,

    一落在也上,虞骑云苦着脸:

    这泥巴真翻天了!怎么会这么臭?

    瓢七星叹了口气解释:

    不是泥巴臭,是泥坑里的野猪臭,他们为了便于联系,它们用臭腺散气味,这就像蚂蚁在路上留下尿液一样。

    它们把泥巴弄得臭死了,那我们怎么吃,而且鹦鹉好像会吃虫子的。

    李妖娆有些气鼓鼓,本来就不想吃泥巴的,来之后现更麻烦,这一生气,感觉肚子反而更痛了。

    这个绿鹦鹉好像不吃虫子的。

    瓢七星摸着下巴沉吟道。

    我们现在不相信你说的话了!另一个气鼓鼓的声音喷了瓢虫一脸,是春叶公主,之前,她就感觉被瓢七星涮了。

    好了,你们都少说两句,虞骑云皱起眉头,他们吵一下,自己的肚子就痛一下,他歪歪嘴,既然你们不喜欢猪猪和鸟鸟,那我们就赶走他们!

    他转头对李妖娆道:

    美女,放角雕!

    瓢七星看见虞骑云不分青红皂白地又这一招,连忙道:

    角雕对野猪没用。

    虞骑云蓝头一甩,霸气地叉腰:

    不试试,怎么知道,放!

    李妖娆咬着嘴唇。对着手机录音播放键,狠狠一点!

    唳呜!唳呜!唳呜!

    这角雕凄洌的嚎叫立竿见影,声音刚传到坑底,所有的猴子和鹦鹉一阵鸡飞狗跳,瞬间逃得干干净净。

    连小鹿也溜得无影无踪。

    可让人类大失所望的是,那一群臭味相投的野猪朋友,依旧乐呵呵地供着泥巴,甚至还在泥泞里打情骂俏,滚来滚去。

    尼玛!猴哥都被吓跑了,二师兄还赖这,我跟这些猪猪拼了!

    瓢七星伸手拉住虞骑云的袖子:

    你想干什么?

    快带我飞下去,我要钻进它们的猪耳朵,用刀子刻下我虞某人到此一游。

    瓢七星见状,反而松开了他,戏谑地拍拍虞骑云的肩膀,哈哈大笑:

    我忘了告知你,野猪最臭的就是耳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