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19集 这一课成历史

第319集 这一课成历史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雨林时光,快得就像蚂蚁的脚步。

    在两个星期后的某一天。

    在某棵树上的某一片树叶上,饭团撅着屁股,在用牙齿苦逼地咬着树叶,而皂皂在一旁用跳舞的方式为他鼓劲!嘴里在喊:一二三!加油!

    原来他们在上“切叶棵”。

    现在他们五个人各有分工,越安在白蚁草原带领白蚁和切草原修筑万里长城和南北运河,虞骑云和李妖娆每天早出晚归,用奇特的战法训练蚂蚁精兵。

    而饭团和皂皂则继续蚂蚁学院的学习,之前他们已经上过掏粪课和建筑课,现在接着上切叶蚁部落最核心的课程之一——切叶课。

    切叶课,分为上树,切叶,下树,运叶,嚼叶这四个环节,每个环节缺一不可,据越安在短信中解释,切叶课是最能锻炼人的课程:上树和下树,可以练习人的爬树能力,运叶则可训练奔跑,切叶和咀嚼叶可以实打实地苦练牙齿的咬力。

    尤其是咬力训练特别重要,越安认为,他们已经不是都市里的花朵了,在人类世界,我们的牙齿主要是用来吃饭和吵架的,而雨林则是一个完全“看牙的世界”。

    想要好好活下去,就应该像动物一样善用牙齿,不仅用来吃饭,还要用来自卫。

    所以,牙口还真要好好打磨。

    于是,就连虞骑云在睡梦中,都不忘记像老鼠一样,用饭团的脚丫子磨牙。

    ……

    饭团用了洪荒之力,也只是咬出一道15毫米长的切口,惹得同在一片叶子上干活的桃花小队个个笑弯了腰。

    “胖蛋!你的肉这么多,浑身的力气怎么比蛞蝓的嘴巴还要小?”

    蚁苹花咯咯笑着,拍拍饭团的屁股。

    在自然界,蛞蝓的嘴巴简直比针管还小,所以苹花很形象地做了个比喻。

    “而且你脚站的方式也不对,说了多少遍了,你为什么老不听,腿要分开,要分开!沿着你的咬线位置一边一条!”

    蚁苹花一脚将饭团的两腿踢得分开。让饭团此刻的造型简直就像一只劈腿的胖蛙。皂皂噗嗤笑了起来。

    “为什么这样!”饭团脸涨得通红,“这样我更咬不动树叶了!”

    “对他来说,趴在叶上,只有两条腿闭拢,他才能腰马合一,把力气传递到牙齿上,感觉今天自己最大的杯具就是和苹花这个死丫头分在同一片树叶上。

    “好你个胖蛋,还敢顶嘴?”

    蚁苹花用触角鞭打一下饭团:

    “你去看看我们姐妹切叶都不是这样的吗?切叶时一定要留一条腿在咬线内侧,这样除了保持切叶时的平衡外,更关键是等叶子快要咬断的时候,有一条腿搭着,自己不至于连人带叶地掉下去!”

    饭团红着脸,被驳斥得体无完肤。

    这时队长蚁桃花走了过来,把蚁苹花扯到一边,连忙对饭团赔笑:

    “别管她,你爱怎么咬就怎么咬!”

    又打了苹花屁股一下:

    “人家是客人,只是学着玩儿,哪像我们蚂蚁,是靠着这个吃饭的,你别指手画脚,惹人讨厌!你有个闲工夫,还不赶紧去干活,兰花桐花都快咬断了!”

    苹花气鼓鼓反驳:

    “既然住在我们蚂蚁家里,我就是要把他们当做蚂蚁,这才是自己人……”

    话没说完,就被队长拖走了。

    ……

    饭团直起身,揉揉腰,一脸舒坦之*****野苍蝇终于被撵走了,整个世界又清净了,不过桃花队长那句“学着玩儿”的话,让饭团很伤自尊。

    什么学着玩儿?

    为了今天的课,老子6点不到就起床了好不?为了早点上树,老子裤子都差点被树皮磨成开裆裤好不?

    老子可
妖孽狂兵吧
是认真的!

    既然你们这些小娘皮都认为我是闹着玩的,这么看不起我,老子就认真给你们看!你们牙口好,可是老子有刀!

    饭团一脸意淫地从口袋掏出预谋已久的水果刀。

    果然是一刀在手,叶子我有。

    饭团合着腿撅着臀,一身肥肉开启了疯狂的抖动模式,切割叶子果真比牙齿快得不是个数量级的。

    皂皂舞也不跳了,一手毛巾专门负责给饭团哥哥擦汗,刚才桃队长的话也伤害了她幼小的心灵,为了人类的尊严,他俩决定好好和蚂蚁比一比?

    蚂蚁有牙,我们有刀!

    蚂蚁有六条腿,我们有八条,两人!

    ……

    天道酬勤,不论胖瘦。

    只要你勤快努力,就会给你回报,饭团的疯狂模式终于迎来了成果,他居然和那几只蚂蚁同时撞线——还差几口,这片扇形的小叶块就要被咬断!

    蚂蚁姐妹都竖起了触角,吃惊地望着饭团,蚁苹花表情更为惊愕,真不敢相信那个她口里的胖蛋竟然能这么快?

    简直就像作弊一样!

    当然,饭团就是做了弊,他用的不是牙齿而是刀,而且为了掩人耳目,他和蚂蚁们不一样,蚂蚁都是站在咬线外侧,他则相反,是站在咬线内侧,正好用屁股遮挡了蚂蚁的视线。

    所以,当蚂蚁姐妹们惊愕之余,突然瞟见饭团竟然站在咬线内侧时,不禁偷偷乐了起来,桃花皱起触角,正要上前提醒,却被苹花一把拉住:

    “姐姐,刚才自己说,不要去指手画脚,他们既然是学着玩,就随他去!”

    蚁桃花迟疑起来:

    “姐怕出问题呀?”

    苹花狡猾地咯咯笑:

    “没事没事,他肉那么多!”

    兰花桐花一起在帮腔,蚁桃花被三只苍蝇围着嗡嗡叫,结果头都被转晕了,只要举手投降,随饭团去吧。

    ……

    由于这片树叶比一个足球上还大。饭团和她们正好一边一头,饭团听不清她们在叽叽喳喳说什么,只是看见那4只蚂蚁对自己翘观望,指指点点。

    他以为是她们是在对自己的神奇表现点连连点赞,所以,虚荣心就像每次捉住羊的灰太狼一样,极度膨胀起来,他摸着皂皂的脑袋和小家伙一起傻笑。

    两人都在想,既然越安虞骑云和李妖娆不在,那么维护人类尊严的任务,可以放心大胆地交给他们俩!

    俗话说,趁热打铁!

    小家伙皂皂踮起脚,朝蚂蚁方向看了看,立刻尖叫起来:

    “饭团哥哥,她们就要把叶块咬断举起来了,快快快!我们要抢先一步!”

    之前,在蚁桃花对他们的课前培训时,说切叶的最后一道功夫,是最紧要难度也是最大的,因为在咬断叶块的刹那,必须凭借搭在咬线内侧的一条腿支撑起自身的身体和叶块,并且还要连人带叶地拖回内侧,所以,这难度不是一星半点。

    是对一只合格切叶蚁的最大考验。

    在皂皂的怂恿下,自信心爆表的饭团立刻效仿蚂蚁,颤巍巍站到咬线外侧那一块即将被咬断的叶块,然后战战兢兢地学蚂蚁一样伸出一条肥腿搭在内侧。

    为了谨慎起见,他还让皂皂在内侧紧紧抓住他另一只手,然后慢慢把屁股撅起来趴下,用小刀去切最后一段。

    刚拉一刀,就听咔嚓一声!两声惨叫划破长空,在树上几万只蚂蚁注视下,饭饭团和皂皂手牵手在空中飞舞。

    脚下还有一块绿叶为他们旋转。

    蚂蚁们都放下了嘴上的活计,痴痴看着,还有姐妹在用触角打起了拍子。

    能把切叶课上成舞蹈课。

    这也算是蚂蚁部落的一个历史事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