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23集 舞式决斗

第323集 舞式决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憨厚的蚂蚁姐妹一队队昂扬走过,没有人现路边的草丛,正有一双毒蛇般的眼睛悄悄窥视她们的一举一动。

    几分钟后,眼睛无声地消失。

    “哈哈哈!有趣有趣,老大,蚂蚁嘴里的树叶上,不仅出现了昨天那两只怪虫,今天还多出了两只,一个外壳蓝的像天,另一个外壳红的像花。”

    这句话说完,

    只听见黑暗中传来“嗯”的一声。

    一阵沉默之后,草丛中无风起浪,一团黑色的身影。开始无声无息地跟着蚂蚁大部队移动,诡异如幽灵。

    行进的蚂蚁次序井然,整齐地就像人类的阅兵式,让趴在树叶上虞的骑云暗暗称奇。他身边是饭团。后面颠簸的一片树叶上,趴着李妖娆和皂皂。

    他们四人今天是运输蚁的保镖。

    而在虞骑云和饭团身下叼着树叶赶路的不是别人,真是蚁茉花。后面携带李妖娆和皂皂的是蚁桃花。

    她们要亲眼见证大仇得报的时刻。

    ……

    “有没有现蚤蝇?”蚁茉花问。

    虞骑云此刻一手扒着树叶,另一手拿着望远镜,在四处巡视。

    满眼的绿色,让虞骑云即使有望远镜,也依然觉得耳晕目眩,况且蚂蚁步行的度也实在太快了,虞骑云只好摇摇头:

    “什么都没现。”

    蚁茉花不出意外地点点触角:

    “她们个头比皂皂还小,又生性狡猾,看不到也很正常。”

    突听饭团舌头哆嗦道:

    “但我觉得她们来了!”

    他背上汗湿了一片,昨天蚤蝇对他屁股上来的那一下,虽然只是破了点皮,可是痛还是蛮痛的。

    就听虞骑云哈哈大笑:

    “我也感觉到这一路上,好像有很多神秘的眼睛在盯着咱们。”

    后面皂皂鼻子一阵耸动,挥手怪叫:

    “她们一定就躲在路边的草丛里。”

    身边的李妖娆一按她的小脑袋:

    “你这狗鼻子,闻到什么?”

    皂皂不好意思地嘟囔:

    “这一路上到处都是蚂蚁尿,早把我的鼻子熏迷糊了,我什么都没闻到,刚才只是瞎猜的,嘻嘻。”

    脑袋立刻被李妖娆打了一下,她嗷嗷叫着,一抬头,就看见无数个黑影从草丛像箭一样射出来。

    是蚤蝇!1oo多只蚤蝇!

    还没来得及尖叫,一只蚤蝇如风就扑到!皂皂猝不及防,脑袋一痛,辫子就被对方牢牢抓住!

    这只蚤蝇正想把皂皂拧起飞走,就见一道滚动的银光舞花了她的眼睛。

    “嘭咔!”

    她的脑袋被重重一击,脑浆四溅!

    这血腥的场面把皂皂的舌头都吓青了,尖叫一声滚下树叶,被身下叼树叶的蚁桃花稳稳用手接住。

    作为部落的金牌小队长,她今天特意申请参加这次除害行动。

    李妖娆手持双截棍,一棍爆头,这极其震撼的一幕,让其他的蚤蝇像被点了穴似的定在空中,她们呆呆地望着李妖娆,不敢相信她出手竟然这么狠厉。

    在停顿一秒种之后。

    蚤苍蝇的表情,个个变得异常狰狞,在他们的生存理念里,除了自己人以外,别人的命都不值钱。

    其中一个头领模样的蚤蝇,伸手一指李妖娆的方向,吼声如雷
极品驭灵师吧


    “绑了这只虫,带回去种孩子!”

    实在没想到,这个比皂皂还小的家伙声音可以大得青蛙。只见所有的1oo多只蚂蚁立刻放弃袭击的对像,纷纷聚集在这位领的周围。

    听了蚤苍蝇这头领,蚁茉花身子竟然剧烈起抖来,虞骑云见状,连忙问:

    你怎么了?

    他们好毒!蚁茉花颤声道,她们想把李妖娆活着带回去,全身上下都种满孩子!我们一定保护好李妖娆。

    虞骑云一听怒极反笑。

    而在一旁的李妖娆更是咬着嘴唇,冲着天上的那堆蚤苍蝇爆吼:

    有种就放马过来!

    1oo多只蚤苍蝇,,二话不说,果然像群黑马,咆哮着向李妖娆俯冲,李妖娆一个鸽子翻身,从树叶上跳了下来,手里的双截棍舞成一朵朵银花。

    远远望去,她就像一朵闪着银光的大红花,蚂蚁们像浪潮一样将李妖娆围在一个圈心,做好格斗架势。

    而为了不影响生产,其他大队蚂蚁依旧迈着整齐的步伐继续前进。

    ……

    进攻!蚤苍蝇老大一声厉喝。

    风声呼啸,像一朵乌云压境,这1oo多只蚤硬和这一群护卫李妖娆的蚂蚁昏战起来。

    虞骑云把皂皂和饭团交给蚁茉花看护。自己和金花守在战斗圈外,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接应。

    一般说起群架,都是刀光剑影,拳拳到肉,可这场决斗,却刷新了虞骑云的三观,打着打着,竟然看起来像跳交谊舞。

    虞骑云张着嘴,哭笑不得。

    蚤苍蝇在空中飞来跳去,蚂蚁们大嘴就像在咬空气,根本够不着,而蚤苍蝇们利用会飞的优势,用唯一的武器,她们的尖屁股,妄图打人和种孩子两不误。

    可也显然落了空。

    她们是偷袭的民族,不是战斗的民族,用偷袭的方式去战斗,只能说她们的脑袋被蜘蛛啃了。

    更气的就是李妖娆,看她们阴狠的样子,原以为是一场拳拳到肉的生死斗,所以她气运丹田,棍舞如花,没想到对手是来教她跳芭蕾舞的。

    有种你们就下来!要打就好好打,不打就滚蛋!李妖娆忍不住咆哮。

    不料对方根本没有武得,回答她竟然是一口口水!李妖娆终于飙,她大喝一声,脱手而出,棍影如一把闪着银光的回旋刀,狠狠向空中蚤蝇领砍去!

    领嘴角勾起微笑,凌空一个转身,轻飘飘地就躲过了李妖娆飞来一棍,充分体现了她小快灵的特点。

    她出哈哈的大笑,突然哎哟一声,一个石子正中脑门!就看见不远处,一个蓝壳虫子在对她挥手微笑。

    她刚想咆哮着冲过去,就看见这只蓝虫子手指把嘴巴搓成一个可爱的圆圈,然后生一声清亮的口哨。

    这时,现场所有的蚂蚁都微笑地仰望天空,好像今天的蓝天白云特别帅气。

    蚤蝇们纷纷停下自己的空中舞步,也下意识地像上仰望,然后血液全都凝结,只见天上没有蓝天也没有白云,因为蓝天白云都没密密麻麻的瓢虫身影遮住。

    不多不少,整整1oooo只!

    看见这恐怖的一幕,所有的蚤苍蝇都手足无措噤若寒蝉,只有蚤苍蝇领她一身最后一句话:

    他们来这里干嘛!

    就听一个清冷的声音回答:

    送你们下地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