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25集 打了激素的演讲

第325集 打了激素的演讲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虞骑云记得上大一时,有一次竞选学生会主席,他华丽如孔雀羽毛的演讲,让崇尚质朴的老校长鼻子歪了三寸,于是光荣地成为其他选手的垫脚石。

    就像今天他脚下的这块石头。

    那一次惨败,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真正好的演讲,不在于文字外在的华美,而在于文字内在的力量。

    所以从那天开始,他苦练口语的基本功,演讲力求言简意赅,掷地有声,就像一个青春少女,善意的内心往往比美丽的外貌更得人心。

    之后在第二年,他在跌倒的地方,重新站了起来,一举击败了所有的竞争对手,用直入人心的演讲,让老校长的嘴巴弯起一个漂亮的45度。

    学生会主席,他蝉联至今。

    不过他没想到,在这个亚马逊雨林,他又迎来了一次演讲,虽然听众是一群连打火机和镜子都惊为天人的动物。

    但这次,他意识到,这可能是自己这一辈子最为重要的一次演讲,因为这次演讲事关十几亿生命的生与死。

    ……

    “放松,放松,你可以的……”

    虞骑云在对自己打气,他清了清嗓子,面对台下数万双黑黝黝的眼睛,正遗憾地想可惜没有话筒时,脚下突然碰到一个绿东西,低头一看,不禁哑然失笑。

    竟然正是一个草叶制作的喇叭筒。

    他弯腰捡起,看向越安,就见眼镜男一脸含笑,冲他一跳大拇指,加油!

    虞骑云嘿嘿傻笑,看来越安这家伙早就为自己准备好了,一定是自己爬上石头后太过紧张,近在眼前,居然没看到。

    真怂!

    虞骑云自嘲地呵呵一笑,全身像海绵一样,瞬间获得放松。

    他用镇定的眼神环顾听众,开始表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演讲:

    “敬爱的红根女王和各位远道而来的公主和王子,我和同伴自从来到蚂蚁谷,受到你们的热情接待和精心照顾,让我们从路人变为你们的家人。”

    “既然作为家人,你们的家就是我们的家,有谁胆敢进犯我们的家园,我们就要和你们一起,誓死守护!”

    下面掌声雷动。

    不过和人类不同的是,下面的王子和公主用的是自己的触角,而非手掌,来之前,他们已经知道虞骑云他们是用鼓掌的方式来表示欢迎。

    虞骑云上面的话一下子拉近了蚂蚁和他们人类伙伴的距离。

    虞骑云接着道:

    “大家知道,现在事态非常紧急,原本我们预判大约在一个月之后,行军蚁才会进入白蚁草原,可现在情报告诉我们,这时间竟然缩短到7天!”

    “而我们从蚂蚁谷出去白蚁草原,光路上就要花去3天!也就是说我们最多只有4天的备战时间!”

    “我知道,大家都快吓尿了,我特么的不仅吓尿了,连外壳都快吓掉了!”

    台下又轰然大笑。

    李妖娆皱眉:“这个混蛋!”

    看见台下王子和公主紧绷的面孔笑做一团,虞骑云露出满意的表情,他就是故意要让大家和他一起放松,只有在愉悦的气氛中,他才能畅所欲言。

    虞骑云摆摆手,现场立刻安静。

    “不过,作为有经验的雨林动物都知道,越是害怕就越死得快!所以,大家不想早死的话,就让自己的胆子不要被尿浇坏了!在我们人虫部落有这样一句话:

    “狭路相逢,勇
乃木坂之诗帖吧
者胜!”

    “你们是要做懦夫还是勇士?”

    台下数万蚂蚁齐呼:

    “勇士!勇士!”

    这里面还有夏叶公主姐妹的声音,让一旁的女王母亲异彩连连,没想到虞骑云这小子,嘴巴比蚜虫拉的蜜还甜。

    还好,这话只在心里讲。

    否则,虞骑云一听女王大人居然用蚜虫拉的屎粑粑来形容自己的口才,一定会从石头上一头栽下来!

    一时间,虞骑云在石头上指点江山,张牙舞爪,越说越激昂,唾沫四溅,台下的听众也很配合,该笑时笑,该吼时吼。

    李妖娆嘴上说讨厌,心里却很美,悄悄掏出手机,对着虞骑云点开录像功能。越安连忙反应过来,也取出手机,记录下这美妙的历史瞬间。

    ……

    不远处高耸的蚁巢上,有一扇安静的窗户,安静地坐着两只蚂蚁。

    一位是蚁茉花。

    另一位是她怀里抱着的四肢齐断的蚁芭枝。她们俩俯看下方,正细心倾听。

    自从芭枝残疾之后,担任工蚁总管的蚁茉花像人类世界的总理一样,虽然每天日理万机,但是早晚都会抽出时间,特意探望,这段时间,姐妹情深似海。

    “茉花,你说我们会赢吗?”

    “一定会!”

    “哦,你就这么相信这些人虫?”

    “呵,芭枝姐,自从他们来到我们蚂蚁谷,为我们获得十年难胜的三叶大赛,之后又击杀坑王蝽七还有银龙鱼,还有史无前例地联合了我们蚂蚁谷所有的蚂蚁部落,连以前我们见了就打的瓢虫都不可思议地成为我们的盟友,最近还指挥消灭了我们蚂蚁最深恶痛绝的蚤蝇!”

    据说连丛林的鸟类之王角雕都被虞骑云一把火吓得屁滚尿流!

    “啊,竟然有这回事,是真的?”

    “是真的,春叶公主亲口告诉我的。所以,芭枝姐,你说,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他们办不到的事情吗?”

    “唉,话虽如此,不过行军蚁不是其他动物,连巨蟒她们都吞噬过。”

    一阵沉默之后。

    蚁茉花坚定地说,“芭枝姐,不管你相不相信,反正我信!”

    “好好好,我信我信!真是个倔丫头。”蚁芭枝展颜一笑,伸嘴亲亲这丫头的脸蛋。虽然她现在四肢全段,连路都走不来,可是却现自己比以前更快活了!

    她现在明白,狠比爱更让人沉重。

    ……

    而离这两只蚂蚁不远的另一扇窗口,蠕动着一只肥虫和一只小虫。

    是饭团和皂皂。

    此刻他们正趴在窗沿,用望远镜去扫描会场,不过让虞骑云泪奔的是,这两人都对这他这个“口水与激情四射,蓝与声音齐飞”的主讲人,是看也不看。

    他们在津津有味地观察与会的公主和王子,比赛看看谁能在数万张面孔中认出熟人,不一会儿,就听小家伙大叫:

    “啊哈!我看到蓄奴蚁部落的蓄兰公主啦!啊哈,我看到织叶蚁部落的绿玲公主,我还看到火蚁部落的…那个啥?”

    皂皂转头问饭团。

    “火菱公主!”饭团没好气道。

    他今天吃瘪了,一个都没找到,终于收了心,趴在窗户上认真听起虞骑云的演讲,看见虞骑云意气风的样子,圆脸微微抖动,越听越嫉妒。

    这下子的嘴巴是不是打了激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