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31集 蝼蚁发威

第331集 蝼蚁发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虞骑云的一声大喊。

    像一阵飓风,吹得整个肉球都骚动地来,大块头的兵蚁们迅将肉球状的蚁巢重重围住,站好各自的位置,然后一齐张开愤怒的獠牙冲虞起云方向嘶吼。

    这低沉如猎豹的吼声。吓得两位白蚁公主即使人在空中,脖子也是忍不住往下缩了缩。用闻风丧胆的来形容也不为过。

    看见她们如临大敌的样子,虞骑云哈哈大笑,再把刚才的话重复遍:

    “蚂蚁联盟代表虞骑云求见!”

    他用的是越安用草叶特别为他定制的绿喇叭,居高临下,响彻四方。

    大肉球里的数千万蚂蚁又是滚起来愤怒的人浪,更多的大黄个兵蚁窜了出来,将大肉球再次围了三圈。

    因为肉球中心,有一个蚂蚁部落最核心的资产,就是女王母亲。

    部落即使全军覆没,只要女王还活着,就总有东山再起的那一天。

    ……

    就在虞骑云正想高喊第三遍时,一只黑色的蚂蚁从肉球中飞来出来。

    “是血旗公主。”

    绝大多数行军蚁的兵蚁和工蚁虽然脸上虽然脸上是长这眼睛,视力却已经完全退化,都是一群不折不扣的盲人。

    而女王和公主却不是睁眼瞎。

    她们的眼睛能看清人。

    此刻血旗公主飞上高空,用一双深不见底鼓眼睛,冷漠地盯着虞骑云一行人。

    一句话没说,突然张牙直扑过来!

    “小心!”越安和李妖娆一齐喊。

    虞骑云被吓了个措手不及,幸好身子下的苍原王子极为冷静,向右一个小回转,非常潇洒地就躲开血旗公主的凌空一咬!

    有惊无险。

    虞骑云有些懵逼,续而气急败坏。

    有的是两国交锋不斩来使,没见过这么无赖的部落,话都没说一句,就像一条会飞的疯狗,见人就咬!

    不过这位行军蚁公主一击失手,就狼懒洋洋地停在空中,看情形没有再出手的打算。虞骑云问苍原王子:

    她到底搞什么?

    苍原王子淡定地一笑,悄声道:

    你仔细看,她们的身材和翅膀并不协调,飞起来远远没有我们白蚁灵活,所以她既然突袭都没有得手,那么再试下去,也只是自取其辱。

    虞骑云喜上眉梢,拍拍苍原的背:

    这么说,我们在空中,不怕她整什么幺蛾子了?

    苍原王子点点触角。

    虞骑云立刻叉腰,横眉冷对公主指:

    快叫你女王出来,我有要事商谈。

    就听血旗公主一声嗤笑: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怪东西,不过你们和这一群蝼蚁(她一指苍原王子他们)在一起,想必也是一只蝼蚁。

    众人一听,他们在这个公主口中居然都是一水的蝼蚁,立刻炸了锅。先难的是李妖娆,她正想狂轰滥炸,袖子都同行的越安一把扯住。

    冷静!越安眸子沉着,我们是来谈判的,不是来吵架的,不要因小失大。

    越安的话像一盆清凉的洗澡水,将大家心里的热腾腾的怒火浇灭于无形之中。

    ……

    越安拍拍白蚁公主的触角,让她带自己飞上前来,和血旗公主保持一个安全
仙级保镖小说5200
距离,微微欠了欠身,含笑问:

    在下人虫部落的越安,请问公主芳名?我们有事要面见女王,还请引荐一下。

    血旗公主霸气地一摆手:

    滚!我们是不会接受你们这些可怜虫的求饶,滚回你们的草原,洗干净身子等着成为我们的口粮吧。

    李妖娆愤怒地咆哮。

    要不是虞骑云张开双臂拦住,她就要骑着白蚁公主和这个行军蚁公主对咬。

    越安和虞骑云对视一眼,看来还真是弱国无外交,必须给这个公主一点颜色看看,教育一下这只年轻的蚂蚁,什么是井底之蛙,虞骑云从背包了掏出一枚小圆镜,朝血旗公主飞了过来。

    手一伸:你看这是什么?

    血旗公主心中一阵暗喜,这无知的蠢货居然主要邀请自己过去,自己一定要扯出他的肠子来!

    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到虞骑云跟前,正想伸爪扯烂虞骑云的肚子,突然间竟然在虞骑云手里看见自己的眼睛,然后是自己的触角和嘴巴。

    自己一动,对方手里的自己也在动,血旗公主血液几乎凝固,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尖叫一声,没命地朝大肉球飞去。

    听到公主的尖叫,所有的兵蚁都在张牙举天,一齐嚷嚷,保护公主!

    她们突然转过身,屁股向高射炮一样对着天空喷洒鸟酸,可惜虞骑云他们飞得太高,她们的尿弹,不仅没有打中目标,反而落在自己人头上。

    看得李妖娆心花怒放。

    总算出了口恶气。

    可惜这些工蚁和兵蚁都是看不见的,否则,也给她们用镜子照一照,准和刚才无比臭屁的公主一样,吓得屁滚尿流。

    ……

    虞骑云在空中继续高喊:

    蚂蚁联盟代表虞骑云求见女王!

    5分钟后,大肉球开出一条裂缝,飞出来一只蚂蚁,让人意外的是,不是别人,竟然又是被吓跑的血骑公主。

    这时她的变容已经恢复了平静。

    她冰冷地看着虞骑云,虞骑云又把手里的小圆镜,对她晃动起来,可是她这次一动不动,反而一脸嗤笑:

    我母亲说,你手里的东西一定和湖水一样,能照见人的样子,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刚才差点上你们当了,她让我告诉你们,你们从哪来就滚回哪儿去!乖乖在家等着受死吧!

    李妖娆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行军蚁的女王是这么狡猾,一下看穿了他们镜子的把戏。可恨!

    不过虞骑云依旧面不改色,只见他把镜子放回背包,又掏出了一块黑色的石头,轻轻一点: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怪东西,不过你们和这一群蝼蚁在一起,想必也是一只蝼蚁。

    这录音一播出。血旗公主差点从半空中一头栽了下去。

    这?这?这是我的声音?

    她的血液没有凝固,却仿佛开始倒流,整个脑袋晕晕沉沉,如果她从对方手里看到自己的脸,可以用湖水去解释,那么自己的声音被对方关在一个黑石头(手机)又该这么解释呢?

    她想破了脑袋也想不通。

    这些都是什么虫啊?居然可以把自己的声音给偷走。

    血旗公主停在空中,浑身颤抖,完全被虞骑云手机里的录音功能给震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