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55集 天涯若比邻

第355集 天涯若比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无论是人还是动物,有相聚就有别离。

    亚马逊雨林没有十里长亭,这送别的沧桑依旧回荡在蚂蚁谷。是到了虞骑云他们5个人类和曾经朝夕相处的蚂蚁部落说再见的时候了。

    今天,万里有云。

    一片片鱼肚白浅印东方,预示着今天是一个比较抒情的多云天。

    一大早,红根女王就让所有部落成员放下手中的一切工作,126万蚂蚁姐妹就这样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大门口。

    神情庄重,鸦雀无声。

    为人类举行盛大的告别仪式。

    送行人员,不仅是红根部落,蚂蚁谷几乎所有的部落都派了代表前来欢送。她们始终对这些人类报以感激之情。

    是虞骑云他们让蚂蚁谷团结一心,誓言将结盟的形式代代相传,以便共同抗击任何来犯之敌。

    是虞骑云他们,让蚂蚁谷成为真正的友爱之谷,和平之谷。

    ……

    在女王亲自致辞之后,虞骑云和伙伴们一一上前和她们拥抱。皂皂和春叶公主当场抱在一起哭成了泪人。

    虞骑云也和蚁芭枝这对老冤家使劲地来个贴面吻,一笑泯恩仇。

    在和蚁铁花翠花等依次拥抱之后,虞骑云和同伴左看右看,环顾四周,都没看到蚁茉花和挑花她们的身影,虞骑云心里不禁有些慌,急忙问蚁群:

    “茉花她们呢?”

    在他心里,所有的人都可以不见,但蚁茉花非见不可,那是他认识的第一只蚂蚁,也是他的生死之交。

    在虞骑云心里,早已不把她当成一只蚂蚁看待,而是人,一位活生生有血鱼肉有情有义的人!

    蚁铁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用歉意的目光看着茫然四顾的虞骑云:

    “她和桃花小队留在夏叶公主那里生活,不再回了,临走时,她让我转告给你一句话,说这句话是你教给她的。”

    虞骑云深呼吸,突然洒脱地一笑,他知道那句话,记得当初教给蚁茉花时,这只蚂蚁总是很不开心,不愿学的样子。

    伙伴们围拢上来,竖起耳朵。

    就听蚁铁花歪着脑袋,很拗口地说: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这句话说完,她已急出了一声大汗,不禁问:“这个,是什么意思啊?”

    虞骑云沉默半晌,嘴角微微一笑:

    “下次见面,你再把我下面一句话给蚁茉花,她会告诉你,这句话的意思。”

    蚁铁花点点触角:“请讲。”

    虞骑云举目望向初升的红日,仿佛看见天边有一张带触角的笑脸,他朗声道: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

    本想来个舒服些的飞行,可是他们并不想麻烦其他部落会飞的蚂蚁公主们。

    所以他们选择了瓢虫联盟,

    由瓢虫送自己5个人最后一程,也就是说,在经过白蚁草原进行短暂的停留之后,他们将直接穿越黄昏戈壁,到亚马支河河畔,然后自己再徒步。

    嗡嗡嗡嗡……

    瓢七星和瓢六星带着其他三个伙伴担当了此次飞行重任,预计一周后可抵达亚马支湖畔,但过河只有靠人类自己了,因为亚马支河水鸟众多。

    一旦瓢虫飞越,那是死路一条。

    他们计划只能送人类到达河边,该如何过河,瓢虫们则爱莫能助。

    因
至高主宰txt下载
为瓢虫背上有鞘翅这个零部件,而且个头只有虞骑云他们的齐腰高,所以5个人类像快递一样被瓢虫们抱在怀里,贴着瓢虫的肚子,在丛林的绿海中游弋。

    由于瓢虫半圆的体型,本就不善于飞行,再加上还载着人类,所以飞行的度和灵活度都大为降低,到白蚁草原的时间至少2天以后。

    一路上,虞骑云他们都没有说话。

    还沉浸在离愁别绪之中,想起和蚂蚁同住的****夜夜,想起一齐奋斗的闪亮日子,想起同生共死的每一个瞬间。

    他们的心情就无法平静。

    ……

    时间好像他们的心绪一样忽快忽慢,在飞行了大约一个小时之后,5只瓢虫刚飞越一片野花遍布的草丛,就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

    这是一股腐烂尸体的味道。

    正惊疑间,突见瓢七星猝然停在空中,一动不动,其他4只瓢虫也一起在空中来了个紧集刹车。

    在他们正下方的泥地上,一动不动,赫然躺着一只脑袋长得像长管猎枪,尾巴像根大扫把的庞然大物。

    虞骑云惊呼出声:

    “你们看它的耳朵,这不正是我们上次赶跑的食蚁兽吗?它怎么死了?”

    众人仔细一看,这食蚁兽的右耳上,果然有残留的血痂,还粘附在毛上,而且一截泛青的舌头伸出口外,看来是上次那一只差点吃掉虞骑云的食蚁兽无疑。

    只见它蜷曲着侧躺于地,扫把状的大尾巴像毛毯一样几乎覆盖了全身。

    看来已经死去好几天了,有一群绿头苍蝇正在它身上飞来飞去。

    瓢七星停在空中自言自语:

    “食蚁兽生命力是很顽强的,身上又没有其他咬伤,怎么死的呢?”

    虞骑云和越安对视一眼,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他们心里隐隐明白,正是他们捅伤食蚁兽的舌头,还有炸伤了它的耳朵,估计导致它细菌感染,伤重不治而亡。

    突听皂皂和饭团一齐怪叫:

    “它动了!它动了!”

    在这两个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中,这头死去多时的食蚁兽竟真的动了。

    虞骑云他们顿时寒毛倒竖。

    只见食蚁兽盖在身上的大尾巴,撕拉作响,里面窸窸窣窣,一个尖尖的小脑袋探了出来,两只萌萌的绿豆眼,好奇地打量头顶上的瓢虫和人类。

    我的天,是只小食蚁兽!

    看它一副懵懂的样子,母亲已经死去多日了,它还恋恋不舍地钻在母亲怀里,不肯出来,很显然它现在还不明白,自己的母亲已经永远不能和它说话了。

    看见这只小食蚁兽偎依在母亲怀里,咿咿呀呀的样子,李妖娆别过脸,一阵心痛,眼角泛起晶莹的泪花。

    更听她身上的瓢六星,有些悲悯的说道:“这小食蚁兽,还没断奶,估计再过三天,它就会被活活饿死。”

    她这句话,让虞骑云他们心里涌动着一股浓郁的自责情绪。

    这对食蚁兽母子,可以说就是死在他们几个人的手里,虽然那次纯属自保行为,可是食蚁兽吃蚂蚁原本就是自然界食物链上,早已安排的天经地义的一环。

    客观地讲,人类本无权破坏。

    越安微微叹了口气:

    “也许,我们真的做错了!破坏了这里的生态平衡,可是又怎么忍心看着自己的蚂蚁姐妹被食蚁兽吃掉呢?”

    他的话让大家都很纠结。

    他们都在想,在保护自己和保护自然面前,怎样才能两全其美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