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64集 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第364集 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中午12点45分。

    负责监视行军蚁的白蚁王子向白云女王和虞骑云他们通报,行军蚁大军已经在尼那湖畔集结待命,正派先遣部队一路摸索着前行,向白蚁部落方向赶来。

    预计黄昏前可以抵达白云部落。

    报信的这位王子看了虞骑云一眼,非常遗憾地告诉他,这队行军蚁大军的带队人正是血旗女王,她完好无损。

    这个消息让女王卧室兼会议大厅的几个人类和白蚁高层们一片默然。

    他们曾经希望对方能知难而退,大家还是回到从前,你在黄昏戈壁打游击,我在白蚁草原啃木头,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做个乖邻居,这样不是很好吗?

    不过现在看来,她们这个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小心愿又被某人疯狂的野心碾得粉碎,一场战争看来又不可避免。

    他们真不想开战。

    毕竟战争无论输赢,双方都会有大量的人员伤亡,所谓杀敌1万,自损8千。但对方一意孤行,我们也只好选择亮剑。

    虞骑云和越安对视一眼,叹了口气,露出一脸无奈的苦笑,对越安说:

    “既然她们如此执迷不悟,那我们就陪她们好好玩一场游戏吧。”

    越安神色复杂地点点头。

    “什么游戏?”一旁的皂皂眼珠子亮:“我也想玩!我也想玩!”

    李妖娆瞪了小家伙一眼,连忙一把喝住了她:这是要命的游戏!

    说这句话时,李妖娆表情很严肃,完全不像在开玩笑的样子,不仅震住了皂皂,连刚才跃跃欲试也想参与游戏的饭团也忍不住噤了声。

    ……

    15分钟后。

    长城外,3亿只蚂蚁和1亿只白蚁集体动员起来,或咬或拖,将外面方圆1公里的杂草清理干净,整理出一片空地。

    越安再指导蚂蚁们画了一个直径为5oo米的圆圈。然后沿着圆圈的圆线,让数亿蚂蚁用牙齿铲泥,挖了一道宽为1o米,深为1o厘米的土沟。

    这造型。

    从空中远远俯视下去,像极了绿色草原上躺着一块巨大的甜甜圈。

    可是近看,却会让所有人吓尿,原来甜甜圈的土沟底部边缘,整整齐齐躺满了黑压压的行军蚁尸体。

    因为越安他们在指挥蚂蚁画圆圈挖土沟的同时,委派数百只白蚁公主和王子组成的空中连队,从现在水流已经趋缓的人工运河里,捞出大量的行军蚁尸体。然后放入土沟,沿沟角摆成一圈。

    数亿蚂蚁都参与了这项奇怪的工作,可是没有一个人明白这到底是干什么?不过出于自己良好的纪律素养,和对虞骑云和越安他们无比的信赖。

    她们选择默默执行,不一言。

    半空中,还是有一位白蚁公主愣了半响,忍不住问身边苍原王子:

    “这到底是在干嘛?这样好像太不道德了,人都死了,还用她们的尸体摆造型?这样激怒行军蚁,非常愚蠢!”

    她是白云女王最宠爱的公主,在女王心目的地位甚至比苍原王子还高,所以说话总是一副趾高气昂的腔调。

    见妹妹对自己的人类朋友如此直言不敬,苍原王子心里微微有些不悦。

    他缓缓转动着触
罪恶交织小说5200
角,俯看地面这个巨大的尸体圆环,沉默不语,他之前问过越安和虞骑云,他们都神秘地回答:

    “到时就知道了。”

    ……

    经过几个小时的探路往返,几经周折行军蚁大军终于回到了长城之外。

    其实如果从视觉角度上,她们完全可以用更快捷更省力的方式,就是:

    只要沿着人工运河往上游走就行了,可惜的她们偏偏没长眼睛,所以只能凭借气味一点点摸索着走回原地。

    虽然安排大队人马在饭后提前睡了个午觉,而血旗女王在路上还是不由自主地打起了瞌睡,她只好几个侍女抬着,吩咐她们到了时再叫醒自己,

    在一路颠簸起伏中,她又做了一梦,依然梦见自己躺在母亲的怀里,母亲还是不说话,用手不停地抚摸她的触角,突然一条黑龙扑了出来,咬住她们母女俩疯狂地旋转…旋转……

    血旗女王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睁眼看见队伍已经停了下来,抬头就看见巍峨的长城,在斜阳中闪着金光。

    “到了!”

    她恶狠地笑了起来。

    但让她不解的事,虽然到了,但离城墙还有相当一段距离,怎么队伍就停下来了呢?她正想喝问身边跑腿的侍女,就见一只兵蚁匆匆跑上前来,用梦游的语气说:

    “前面路上有要见你!”

    血旗女王触角一挑,刚飞到空中,定睛看时,眼下的一幕,顿时让她整个人像被雷劈似的呆住了。

    只见前方光秃秃的地面上有一个土沟圈成的巨大圆圈,土沟里靠沟角连绵不绝地摆了一圈自己姐妹的遗体。

    而在圆圈的中心,虞骑云正懒洋洋地在躺在一片被虫啃过的绿叶上,手枕在脑后,笑眯眯像老熟人一样地望向她。

    刹那间。

    血旗女王感觉自己的触角在突突地冒着青烟,胃都快炸上了天!她身上的每滴血液都要化成愤怒的火焰,就要不顾一冲过去,和虞骑云同归于尽!

    可是在空中移翅的一瞬,还是硬生生地忍住了,虞骑云是她生平见过的最狡猾的虫子,面对3ooo万武装到屁股的大军,居然一个人天不怕地不怕地躺在她们必经的路口睡大觉。

    这怎么看都像是有阴谋。

    可阴谋究竟是什么呢?

    他弄了一个圆圈,塞进姐妹们的尸体,如果挖坑只是作为陷阱,那么这区区1o厘米的土沟也太浅了,又如果这样做,仅仅是为了用姐妹们的遗体明明去羞辱她们激怒她们,那这也实在太小儿科了。

    风中吹来一阵草叶清香,让血旗女王额头有些清凉,可是脑子却是越想越糊涂,她百思不得其解,虞骑云这样做如果有阴谋,那到底有什么阴谋?

    就见虞骑云仰天伸了个懒腰,拍拍屁股从绿叶上缓缓站了起来,咧嘴笑着,冲空中的血旗女王招招手:

    “你是不是想知道,我有什么阴谋?ok!你下来,我就告诉你。”

    血旗女王咬咬牙,沉吟了片刻,还是飞到虞骑云的头顶上空停止,不过她并没有飞下来,上次虞骑云随手扔给她的鞭炮,让她至今心有余悸。

    否则,她早就从天而降,亲手将这个可恶虫子撕成1oo块薯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