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69 集 妹妹你坐船头

第369 集 妹妹你坐船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当满头的小星星一个个飞走时,虞骑云才揉着膨胀的脑袋,猛然清醒过来。

    自己身上好香!

    他幸福地现自己被塞到一朵野花里深处,满身都是花蜜,他忍住吮吸的**,扒开花蕾,去查看伙伴们的情形。

    在张望一阵后,噗嗤一声,他撑住花瓣,自己忍不住笑弯了腰。

    他看到李妖娆的头乱得像鸡窝,被倒挂在一片草叶上,而饭团更夸张,一张肥脸已经完全拱进土里,那兴奋的模样,就像一头翘着屁股的猪。

    不过,让虞骑云慌乱的是,那五只瓢虫和皂皂越安他们却是不知去向。脑袋36o度立体环绕,还是人影无踪。

    在陌生的地方,如果人口走失,那简直就是要人老命的事情,谁知道这里隐藏了什么危险呢?

    虞骑云赶紧跳出花瓣,沿着下垂的草叶,直接滑到地下,一把将饭团扶了起来,又仰头问狼狈不堪的李大美女:

    “你没事吧?”

    李妖娆慌忙整理自己的头,对虞骑云怒目而视:“你看什么看!”

    “看见越安和皂皂吗?”虞骑云问。

    “什么?他们不见了?”李妖娆吃了一惊,结巴道:“我没有看到啊?”

    虞骑云一把拉起正在呸泥巴饭团,对李妖娆说,“你快点下来,我们三个人赶紧分头找找!”

    越安和皂皂,一个弱书生一个小屁孩,弄丢了,可要出大事了。

    突听空中传来咯咯笑的声音。

    五只瓢虫嗡嗡地飞了过来,背上的皂皂笑得正欢,越安也是一脸莞尔。

    看见伙伴们着急的样子,他们心里涌起一阵阵感动。

    ……

    还好,小伙伴们除了有些轻微的擦伤外,身体并无大碍,瓢虫也安然无恙,他们坚硬的红色外壳,是他们完美护甲。

    “我看清楚了!撞我们的是一头美洲豹!”瓢七星抖抖鞘翅,有些愤怒地说。

    “靠,大家伙就可以不遵守交通规则了!”虞骑云摸了摸鼻子,装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还好大家没事,否扔个鞭炮进去,让它耳朵开花。”

    越安咳咳,尴尬地摆摆手:

    “骑云,不好意思,我忘了告诉你,我现在一个鞭炮都没有,没材料了。”

    虞骑云顿时傻了眼。

    鞭炮一直是他对敌的终极武器,怎么说没就没了呢?他郁闷地叹了口气。

    李妖娆嘿嘿一笑:“虞骑云,你以后可以做我的小徒儿,我教你双截棍。”

    虞骑云对她翻了大白眼,这时一阵阵咕咕叫的声音,在大家肚子里响成一片,皂皂率先捂住肚子叫嚷:

    “我饿了,我要吃东西!”

    大家找了一片干燥的树叶席地而坐,拿出了最后几块干果,反而食之。

    吃完这顿,他们就再也没有干货了,以后每到一地,将要开始动手采集食物,重新过上风餐露宿的野人生活。

    瓢七星等人自然飞了出去,去寻找他们的午餐——蚜虫。

    15分钟后,大家被瓢虫继续抱在怀来,朝树林深处飞去。

    ……

    不久,透过藤蔓交织的丛林,虞骑云他们眼前豁然开朗,一条安静的河流近在眼前,正是亚马支河。

    五只瓢虫迟疑着,将人类朋友安放在河畔一片隐秘的树叶上。

  
桃运小村医笔趣阁
他们趴在树叶的边缘,向河中探视,每个人都露出惊吓的表情,对面这段河流,简直就是一个鳄鱼滩,水上岸边都是鳄鱼,数了数,竟然有五六十条。

    而且都是黑色的凯门鳄!

    在河的上空,飞翔各式各样的水鸟,不知是什么种类,有的像鹤,有的想白鹭,也有像翠鸟的,果然瓢虫说德没错,他们贸然飞过河,肯定会被空中的水鸟连人带瓢虫一锅端。

    对不起,我们之能把你们送到这里了。瓢七星抓抓触角说,身边的4个瓢虫都露出歉意的微笑。

    谢谢你们!

    人类依次上前,给了这个五个瓢虫大大的熊抱,知道这些瓢虫已经尽力了,他们绝不能用他们的生命去冒险。

    皂皂抓住她的瓢六星姐姐不放,扭扭捏捏,红着眼睛说:

    带我向二星姐姐问好……

    瓢六星摸摸小家伙的脑袋,笑着点点触角:小盆友,姐姐们都会想你的。

    嗡嗡一声。

    瓢虫们在虞骑云的目送中消失在绿色的枝叶间。

    虞骑云这才转身问越安:

    你刚才看瓢虫的眼神怎么那么沉重?有什么问题吗?

    越安看了看皂皂,摇摇头:

    没,没问题啊。

    其实他心里在感叹,因为瓢虫的寿命比蚂蚁的寿命还短,成年后,他们最多只能活一个月的时间。

    也就是说瓢七星六星和二星,这些他们熟悉的瓢虫恐怕已经活不了多久了。

    不过,这些话他会永远烂在肚子里,一旦说出来,一定很会伤很多人的心。

    至少小皂皂会哭的昏天暗地。

    因为瓢虫是她最喜欢的小动物之一。

    ……

    5个人类坐在树叶上呆。

    这亚马支河,虽然宽度只有5o米左右,可对于不到2厘米的他们而言,这5o米就相当于5ooo米了。

    天上有飞鸟,地上有鳄鱼,水下还有肯定还有其他的鱼类。

    这让过河,几乎成了不可能完成的挑战了,虞骑云望着河面怔怔呆。

    安静的脸孔下,每个人的思维像龙卷风一样不停地旋转着,只有饭团拿着望远镜盯着湖面呆。

    他看见一片花瓣被风吹落在湖面上,安然漂浮着,没有任何物体在干扰它。他的圆脸上的笑容像太阳一样升起:

    我们可以乘坐花瓣去!

    一语惊醒梦中人,其实虞骑云和越安也想过用树叶当船滑过去,一片树叶,相当于一辆小轿车的重量,要抬到河里,他们五个人根本般搬不动。果然切成叶块,那么切口容易渗水,半路就可能翻船。

    那花瓣就轻了许多,估计就是一辆摩托车的重量,5个人完全抬得动。而且坐上花瓣过河,倍感风雅呢。

    大家说干就干,爬下树去找现成的落花,很快就找到一朵蓝色的小野花,掰下一朵花瓣,又轻又韧,众人俱都大喜。

    大家接着找来5根长木棍,用刀将一端削扁削平,弄成木桨的样子。

    这就是我们的蓝船。

    虞骑云眉飞色舞,靠着花瓣一头,摆了一个拉风的造型,对着李妖娆开唱:

    妹妹你坐船头啊,哥哥我岸上走,嘻嘻哈哈去找老朋友……

    又对着皂皂吼一声:

    愣着干啥,快给哥来个三连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