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71集 饭团大战水虎鱼

第371集 饭团大战水虎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经验告诉我们,凡是名字中带个“虎”字的,一听就知道是一个彪悍的存在,即使是水里的老虎——水虎鱼。

    其实这种鱼从外表上来看,长得非常普通,一点都不像老虎,之所以起“水虎”这个名字,主要还是因为,这种鱼的个性非常凶猛霸道,就像丛林之王。

    当然,水虎鱼这个名字没有几个人知道,但地球人都知道它另一个外号:

    食人鱼。

    看过3d电影《食人鱼》的人都被吓尿过,一个3oo斤的人类入水一分钟后就会成为一具完美得一丁肉丝都没有的骨架。食人鱼是个极为专业的啃肉大师。

    由于它性格凶悍,所以即使在鳄鱼的地盘里也照样活得悠游自在。

    它们经常在贴近水面的地方四处游弋,除鳄鱼外,这一片水域一切会动的目标,都逃不出它们赤红的法眼。

    所以,在虞骑云他们乘上花瓣刚入水时,哪怕只是一丝轻微的波动,就引起了一只水虎鱼的关注,它开始还以为是一朵普通的花瓣,可是花瓣外伸出的5个木桨,像极了虫子的5条划水的大腿。

    它立刻来了兴趣。

    对体型巨大的鳄鱼来说,虞骑云他们简直不堪入目,可对贪婪成性的水虎鱼而言,哪怕水面瓢着一条腐烂的蚊子腿。

    它们也会毫不犹豫地一口吞掉。

    这水虎吞蚊腿的场面和那句“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有异曲同工之妙。

    ……

    当虞骑云他们荡起希望的船桨时,这条水虎鱼无声无息地尾随其后,越来越肯定,这片蓝色花瓣上有丰富的食物内容。

    不过它是一条非常小心的鱼,当前方出现一条鳄鱼时,它立刻闪避起来,安静地躲在远处,等虞骑云他们穿过鳄鱼后,它才立刻展开行动。

    大嘴一翘,就把花瓣顶上天!

    然后“噗通噗通”,虞骑云和小伙们像5枚熟透的果子,应声掉入水中!

    溅起5朵水花。

    其中最大的一朵是饭团的,因为他的吨位最重,而这一点,不仅同伴知道,作为水里的老司机,水虎鱼也心知肚明,所以它第一个目标就是饭团。

    饭团的眼睛虽小,却也是第一时间就现了水虎鱼嗜血的红眼和凶猛的大嘴,他瞬间出惊天动地惨叫,两条肥腿疯似的拍水,哗啦哗啦!

    不得不承认,恐惧和勇气一样,都能激人隐藏的潜能,平时游起泳像秤砣一样的饭团,此刻居然如一条飞鱼。

    可是假鱼怎么能够游得过真鱼?更何况还是一条假肥鱼。

    水虎鱼尾鳍一摆,就闪到了饭团跟前,张开血盆大口等着,因为度太快,饭团没刹住脚,一头扎进了水虎鱼的嘴里。

    两眼顿时一黑,饭团感觉整个人都在水波中不停地打滚,然后头猛地撞在一个硬物上,绝望中涌起一丝清明,他突然伸手抱着这个硬物死死不放。

    他知道自己还在水虎鱼的嘴里,就像在一个黑暗的厨房,所幸他还能呼吸到一些空气,感觉身体在随着鱼的身体不停地颤动,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心想,自己都被鱼吃进嘴里了,肯定完蛋了,可自己连老婆都没有娶呢,怎么能死在一条巴掌大的鱼肚里?


八荒帝尊小说5200


    想到“老婆”这两只字!

    他圆脸狰狞,横生一股勇气,虽然看不见,凭多年的厨师经验,感觉自己抱着的应该是鱼的牙齿。

    他一狠,从背包里摸出水果刀,对着水虎鱼的牙龈,疯狂猛刺!

    作为厨师,他的刀工一流。

    饭团一边捅一边吼:

    “你叫我没老婆,我叫你没牙齿!”

    这一时刻,他从来没有象现在一样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水虎鱼痛苦地嘶吼,在水里不停地翻滚,它刚准备向水面上其他人起进攻时,牙龈的剧痛让它整个身体都抽搐起来。

    饭团也暗暗叫苦不迭。

    在鱼嘶吼时,鱼嘴一张一合,好几次他被喷出嘴外,又被水流吸了回去,水里没有口气,他面皮紫红,最多还能憋一口气,他就将窒息而死。

    又一次,他被鱼吐出嘴外,不过再也没吸进去,一只手牵住了他的手,他迷糊地仰脸,看见了一幅感人的画卷。

    在荡漾涌动的水波中,李妖娆和皂皂牵着越安的手,越安牵着虞骑云的手,虞骑云的手牵住了他。

    这手连手的爱心接力,一把将他从死亡的漩涡里拉了回来!

    虞骑云右手夹住几经虚脱的饭团,大吼一声:“快走!”

    眼见那一条受伤的水虎鱼追了上来,5个人拼命地望身后游去,激起一连串的水花,虽然除了饭团外,他们4个人水性颇佳,可是人终究比不过鱼。

    很快,虞骑云的后腿就被鱼嘴碰了一下,差点就被鱼叼入口中。一边的越安看得触目惊心,照这样下去,5个人不等回到对岸,就会被水虎鱼一个一个吃掉。

    十万火急!

    他猛然瞟见,不远处飘着一个鳄鱼头,顿时灵机一动,冲伙伴们大喊:

    “往左游!爬到鳄鱼头上去!”

    李妖娆回头一愣,爆吼:

    “你疯了你!”

    越安身子跃出水面,像头野兽一样对着李妖娆咆哮:“快——走!

    不知是李妖娆想明白了,还是被平日温文的越安此刻前所未有的怒姿给吓住了,她带着皂皂哗哗地向鳄鱼头游去。

    虞骑云的脚又被水虎鱼的嘴碰到一下,他把饭团急忙推给越安,厉喝:

    “你带他先走!我垫后!”

    这次,越安没有说“让我来”的废话,因为他知道,虞骑云不仅是他们5人中,在地面跑得最快的人,也是在水里游得最快的人,只有他才有垫后的能力。

    ……

    虞骑云脚板把水花拍得震天响,成功地吸引了水虎鱼所有的注意力,越安趁机带着饭团安然地向鳄鱼头游去。

    水中的那个鳄鱼头,像一座漂浮的肉山,李妖娆皂皂和后来的越安饭团,蹑手蹑脚地爬了上去,大气都不敢出,脚步尽量放轻,不要让鳄鱼感觉到他们的存在,否则会被像苍蝇一样甩飞出去。

    现在,这个鳄鱼头就是他们唯一的救命稻草,他们绝对不可掉以轻心。

    等他们在肉山上回头去看虞骑云时,双腿都是一颤,心里飘满了雪花。

    只见前方波平如镜,虞骑云和水虎鱼都不见了踪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