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72集 驾着鳄鱼去冲浪

第372集 驾着鳄鱼去冲浪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亚马支河的河水缓缓流动,这波澜不惊的淡定,仿佛看透了生与死的奥秘。

    众人面色凄绝,盯着河面呆。

    脑海里一遍遍反映着虞骑云像蓝天一样明朗的笑容,没有他的存在,这个冒险小队,就失去了灵魂。

    “虞哥哥命大!他不会死!”

    皂皂嘶声道,湿漉漉扑进李妖娆怀里嚎啕大哭,李妖娆一脸忧戚,静静搂住她,眼角的泪花也忍不住朵朵绽放。

    一个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

    “哈哈,小家伙,有眼光!”

    这声音既兴奋,又显得很疲倦,就像跑完了一场漫长的马拉松。

    众人一齐惊喜地转身,就看见虞骑云带着一圈圈水花从鳄鱼头另一侧游了过来。李妖娆和皂皂还在呆,越安和饭团赶紧去把虞骑云拉上来。

    虞骑云浑身虚脱似的爬上鳄鱼鳞片,刚想喘口气,就被狂奔的皂皂扑倒在地,种了一脸的泪花。

    ……

    “你刚才去哪儿?是不是也被鱼吃进嘴里了?吓死宝宝了!”

    饭团心有余悸地盯着虞骑云。

    虞骑云沙哑地笑笑,甩甩蓝头上的水滴,一五一十讲述起刚才的经过:

    原来虞骑云在没有后顾之忧后,立刻展现出浪里白条的所有素质,再加上水虎鱼的牙龈溃烂,一直不停地流血,这优势的增减对比。使得虞骑云居然可以在水中与水虎鱼有了周旋之力。

    如果水虎鱼是一头受伤的老虎,那么虞骑云就是水中的一只灵巧羚羊。

    不过,让虞骑云心胆俱裂的是,才游出一米开外,透过薄薄的水平面,竟然现一群水虎鱼向他迎面扑来!

    前面一群虎,后面一只虎!

    虞骑云这只小羚羊夹在中间,头都炸成了刺猬,任凭他机智如我,这会也吓得他魂飞魄散。

    可是时间容不得他多想,他咬牙一个转身,返回向后游去,面对一群健康的老虎,他自然去选择一只受伤的老虎。

    原本以为又是一番缠斗时,没想到令他惊异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身后的那一条水虎鱼,突然掉头就跑,那拔腿的样子就像老鼠见了一群猫,虞骑云瞬间想起了一个传闻:

    水虎鱼会吃掉受伤的同类!

    据说水虎鱼在健康状态后,喜欢集体狩猎,但是一旦哪一条倒霉蛋受了伤,那么它一分钟内就会被可爱的战友们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所以,一只嘴里飘血的水虎鱼,会吸引所有同类嗜血的目光。

    虞骑云恍然大悟,怪不得这条被饭团捅伤的水虎鱼,见同伴如见鬼。

    可是贪婪的水虎鱼,也绝不会放过虞骑云这道小菜,虞骑云立刻紧跟着那条受伤的水虎鱼后,逃窜起来。

    一幕荒诞的追逐游戏在水下上演。

    虞骑云很快和那只水虎鱼游得并驾齐驱,而且距离非常近,之前生死斗的敌人,现在成了一队肩靠肩的“难友”。

    虞骑云想了起来一个故事,一头狼在追食两个人类,一个人绝望地对另一个说,我们跑不过狼的放弃吧,另一人则笑着说,我只要跑过你就行了。

    这个故事体现了人类的聪明和自私。

    不过身边是差点吃掉饭团的敌人,虞骑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自私一把。

    他开了挂似的,越游越快,一鼓作气,将那条牙龈出血的水虎鱼甩在了身后,也把死亡的骰子甩给了它。


小狐妻最新章节


    就听身后水花剧烈搅动哗啦飞溅,那条受伤的水虎鱼,在十几条同类的无情撕咬下,化作一团团血肉,消失殆尽,就好像它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这时,虞骑云已经趁机地游到鳄鱼头一侧,被伙伴们拉上肉山。

    ……

    听完虞骑云绘声绘色的讲述,伙伴们都一脸后怕,如果换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刚才铁定九死无生。

    更让大家的惊惧的是,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食人鱼,当饭团听说自己是在食人鱼的嘴里呆了**的3分钟时,舌头都吓得抖成麻花,连话都说不出来。

    皂皂小手一指,颤声道:

    “食食…食人鱼又来了!”

    众人顺着手指方向一看,只见不知什么时候,那群吃掉同伴的水虎鱼,已经成群结队地在鳄鱼头附近集结,来回游弋,就像海里的鲨鱼一样。

    李妖娆和饭团皂皂他们吓得齐齐退了一步,他们都被虞骑云嘴里对食人鱼的嗜血描述吓坏了。

    这时耳边响起越安沉稳的声音:

    “大家不要怕,食人鱼不敢靠近鳄鱼,我们只要在鱼头上,就是安全的。”

    “对!”虞骑云点头道:食人鱼虽然厉害,可是凯门鳄才是这条河的霸主。”

    此刻,这个狰狞的鳄鱼脑袋就是虞骑云5人的救命岛。

    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凶残的鳄鱼居然有一天会成为他们的救命恩人。

    可是问题来了。

    这条凯门鳄并不是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如果它沉到水里,大家又该怎么办呢?四周的食人鱼一直在虎视眈眈。

    当李妖娆把这个问题提出时,越安却依旧一脸镇定地回答:

    ……如果鳄鱼沉入水中,我们只要憋住气,牢牢扒住它的鳞片不放手就可以,就当做我们在一艘潜艇上旅游好了。”

    “我靠,那怎么办?我在水里可憋不了那么久。”饭团苦着脸,“过一分钟,我就会死。”

    只见虞骑云嘻嘻一笑,取出两卷绳子连结一体,再轻手轻脚地用绳子一端牢牢绑在一块鳄鱼鳞片上固定好。

    “这就行了!”虞骑云爽朗的笑说,“它如果下沉得太久,我们就用这两根长度过2米的绳子浮出水面。”

    2米的距离,已经过了这个河水的深度了,所以无论这条鳄鱼潜伏在河底多久,他们飘在水面也能正常地呼吸,更何况鳄鱼不是鱼,它在水中也要换气。

    “好主意!”李妖娆立刻点赞,看虞骑云那是美目连连。

    皂皂怪叫:“那食人鱼追来怎么办?”

    “没事,食人鱼不敢在凯门鳄的1o米之内活动。”越安微微一笑。

    话音刚落,众人脚下一阵晃动,如地震一般,只见鳄鱼头缓缓潜入水中,这下沉的时间,足够这5个人类最好准备。

    5个人紧紧抓住绳子的末端,在哗然作响水声伴奏下,先是一齐跌入水中,然后在水的浮力反击下,又一齐浮上了水面。

    这条鳄鱼在河水中越游越快,绳子上的人类竟然惊喜的现,他们居然可以两脚离地在水面上冲浪!

    5个人类一齐激动得大叫!

    驾着鳄鱼去冲浪!

    这这!这吊炸天了!简直比人类登上月球还特么牛逼1oo倍!

    虞骑云他们笑着跳着,忘了恐惧,在黑色凯门鳄的引领下,在浪花翻滚的河面上尽情地享受飞翔的乐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