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78集 PPAP!PPAP!PPAP!

第378集 PPAP!PPAP!PPAP!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而早起的虫子被鸟吃,所以聪明的虫子总是宁可挨饿,也要晚一点起床,蛛小六总是以这个作为最嗨的借口,每天都抱着树叶睡懒觉。

    可是今天,他的母亲蜘阿美终于忍无可忍,就在第一缕阳光晒在儿子黑乎乎的屁股上时,她在一旁默默呆了半晌,终于忍下心,一脚把他从树叶上踢了下去!

    噗一声。

    一根白色的丝线本能地从小六屁股里弹了出来,精准地黏在一根树枝上,让他整个人像只风筝一样在空中晃荡。

    蛛小六头上朝下,倒挂着随风飘移,依旧出轻微的呼噜声。嘴里的一个泡泡像口香糖一样忽大忽小。

    看得老娘蛛阿美哭笑不得。

    整个蜘蛛岛就找不出第二个像自己儿子一样的贪睡的蛛二代。

    她嘴角不动声色弯起一抹欣悦的弧度,儿子虽然巨懒,但身手还是杠杠滴,竟然能在睡着的时候,屁股还能弹丝,将自己挂在树枝上荡秋千。

    可惜,这小子的脑瓜不像他屁股里的丝那么6。

    作为圆网蛛一族,这家伙生下来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连半张小网都织不出,整天牛逼哄哄,像只妖怪似的扭着不知哪里学来的难得看要死的舞蹈。

    让他们这对母子活脱脱地成为这一带圆网蛛族群的大笑柄。

    一想到这里,嘴角平静如凉茶的笑容立刻化为咆哮的愤怒开水,她一声不吭地爬上树枝,哼哼冷笑着,对着儿子那根吊丝线嘎嘣一咬!

    这小子像球一样掉了下去。

    ……

    1分钟后。

    树下传来一声尖利的嚎叫:

    “老娘!你还让人活不?起那么早干嘛咧,哎哟妈耶,我头又长了个包!”

    5分钟后,一只屁股上绣着个白色a字的小黑蜘蛛一瘸一拐地爬上树来。

    6只透着蓝光的黑眼睛,写满了愤怒,8只手脚都在抽风似的抓狂,头上高耸的肉包,让他成了一只独角兽。

    母亲蜘阿美忍不住笑出声来。

    “咳咳,小六啊。”她走上前,六只大眼盯着儿子的六只小眼,“今天继续跟娘学习织网,不许偷懒,听到没有?”

    蛛小六捂住自己的耳朵(触肢),使劲摇着脑袋,表情夸张:

    “织网!织网!每天像傻瓜一样织织织,这样的生活,我腻透了!”

    蛛阿美气得浑身抖,一掌把儿子拍翻在地,打他一个八脚朝天,又在他屁股上踩了一脚,咬牙切齿说:

    “你就是我这个傻瓜一把屎一把尿用这张蜘蛛网养大的!你还……”

    她越说越气,最后咆哮起来:

    “罚你今天不许吃饭!”

    八脚朝天的蛛小六,像乌龟一样慢吞吞地翻了个身,然后又像只癞皮狗,抖抖身上的毛,六只黑眼睛戏谑地瞪着母亲:

    “好!是你说的,到时别求我吃!”

    说完,他八脚一弹,整个人嚣张地飞越母亲的头顶,落在斜上方的一片树叶上,然后慢慢地趴着一动不动,眼睛斜瞟着气鼓鼓的老娘,嘿嘿笑着。

    他是母亲236个孩子当中唯一活下来的独苗,他就不相信老娘会让他饿上一天,她呀,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

    本想顶风作案,在补个懒觉先。

    可是蛛小六趴了半天
妖人金靴笔趣阁
,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看来今天的懒觉是被老娘给搅黄了,于是爬到叶子边去看母亲在干什么。

    一声冷笑。

    母亲果然又在打理她那一张破网,都用了三天了,上次被蝙蝠穿出个大洞还没补呢,他想着,额头突然冒着一粒冷汗:

    我靠,老娘不是一直等着让我来修吧,怪不得每天逼着我学织网,哼,看来老娘还真会偷懒呢。

    他嘴角弯起一个弧度。

    既然睡不着,那就做一些自己开心老娘痛恨的事情吧,谁让她害得自己睡不成懒觉呢,蛛小六嘴角阴阴地一笑。

    ……

    独活的孩子不争气,让母亲蛛阿美伤透了心,不禁想起只有自己体型1o分之1的小老公,心里又怜有恨,

    当初在这个家伙鬼鬼祟祟地爬上自己的网,向自己求婚时,就该一口吃掉他,现在可倒好,他八腿一伸拍拍屁股走了,留下一只6眼的小魔王每天跟自己干架。

    蛛阿美自怨自艾,颠着******,默默爬上自己的破烂的蛛网,看见东一个破洞,西一个补丁,心里更加苍凉。

    自己年纪大了,蜘蛛丝无论从质量还是数量上都大不如前,原指望这个年轻力壮的儿子能帮衬一二,可这不孝儿,除了吃白食就是跳谁都看不懂的怪舞。

    正在呆,耳畔突然传来震耳欲聋的吐口水声音:

    “ppap!ppap!ppap!”

    她全身的听毛都炸了起来!

    一抬头就看见,自己的宝贝儿子,在上面一片树叶上,撅着屁股扭来扭去,夸张的表情,配上魔性的眼神,简直和传说中颠的章鱼一模一样。

    看见儿子又在跳妖异的舞蹈。

    蛛阿美的血压像火箭一样飙升,浑身抖得像被狂风卷动的落叶,让脚下的蜘蛛网“哗啦”一下又破了一大块。

    蛛阿美一鼓作气,把全身的怒火都堆积在嘴上,放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爆吼:

    “你给我滚——滚出蜘蛛岛——滚出我的生活——滚得越远越好——”

    这如史前恐龙般的巨吼,终于把嚣张的蛛小六给震住了,震得嗨皮正欢的他一跤坐倒叶上。

    和老娘相依为命这么多天,还是第一次看见自己的母亲用如此严厉的语气凶他,说的内容又如此绝情。

    他一脸懵逼地怔。

    感觉现在老娘已经不是刀子嘴豆腐心,而是刀子嘴刀子心,完了,看来老娘来真格的啦!这么办?

    半晌之后,他回过神来,机智的细胞重新活跃起来,现在老娘正在气头上,绝不能硬碰硬,好汉不吃眼前亏。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他慢慢爬起来,在树叶上伸出半个脑袋,对着怒目而视的蛛阿美,露出一张级下贱的小黑脸,满脸堆笑说:

    “老娘,我去蛛蹄那儿坐坐。”

    说完,不敢再看蛛阿美的眼睛,突然趴着身子,朝天翘起屁股——

    噗的一声!

    一根白色的蛛丝冲天而起,蛛小六的八只手脚娴熟地朝树叶上一推,整个人立刻像弹簧一样射向天空,

    林风吹动蛛丝,像个滑翔伞一样吊着黑豆般的蛛小六,消失得无影无踪。

    望着儿子逃之夭夭的背影,蛛阿美鼓起的腮帮徐徐扁了进去,颓然坐倒在蜘蛛网上,就像一只倒空的麻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