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86集 厉害了我姨!

第386集 厉害了我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是恐惧导致厌恶,还是厌恶导致恐惧,李妖娆很难说清楚,不过她从来?21??会在人面前承认,自己害怕蜘蛛。

    她只会对人说“讨厌”这个词。

    今天,对蜘蛛的厌恶和恐惧又给她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作为高智商的人类居然被一只黑蜘蛛耍的团团转。

    看对方的神情和长相,分明是一只待成年的小屁男孩,自己却傻乎乎地叫他:

    六姐!

    一想到这点,李妖娆胃都气炸了。

    更悲催的事,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有一天也会像梦游仙境的爱丽丝一样,滚进一个黑幽幽的树洞里。

    可是这里别说带礼帽的兔子,就连根兔毛也没有,只有两只犀鸟的饥饿大嘴。

    可以想象她此刻的表情和心情。

    一定是羞愤、恐惧、癫狂。

    在虞骑云和椿馥郁的惊恐叫声中,李妖娆像个融入砚台的一笔墨色,无声地消失在树洞里,转瞬就不见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犀鸟一家三口还在卿卿我我甜蜜地共进午餐,李妖娆入洞的瞬间,它们三竟然都没有看到。

    这一刻,虞骑云双目充血,身子狂抖着,就想跳到犀鸟脑袋上,也跃入洞里,但双腿却被椿馥郁的手爪牢牢按住。

    椿馥郁载着他迅飞到一片树叶背后,等虞骑云情绪稳定下来,才沉声道:

    “刚才李妖娆落进树洞时,三只犀鸟并没有注意到,她自己可以想办法,抓住时机溜出来,如果你再进去,万一被犀鸟现了,必定会在洞里搜寻你,这样反而有可能暴露李妖娆的行踪。”

    这一席话,让虞骑云如冷水浇面,立刻冷静下来。椿馥郁说的对,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安静地等待。

    ……

    画面切回到李妖娆的六姐——蛛小六身上,李妖娆跌入树洞的那一刻,让他戏弄李妖娆的欢乐表情变为一脸的震惊,他没想到自己的这张蜘蛛脸会让李妖娆激动到滚入犀鸟洞的地步。

    他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是玩了李妖娆这只奇怪的虫子,可现在实在笑不起来,玩出了人命,绝非他本意。

    蛛小六忐忑地盯着黝黑的树洞,这是爱吃虫子的犀鸟的家,想想就让他不寒而栗,如果换成自己进去,肯定会被吓得哭天喊地屁滚尿流。

    这事因自己而起,那么自己该怎么结束呢?救她出来?可两只鸟都躲在树洞里,自己贸然过去,铁定死路一条。

    蛛小六正在踌躇间。

    他身边的树叶被风吹起,两道身影晃到跟前。还不及做任何反应,脑门上便重重挨了一脚!他扑倒在地。

    是怒冲冠的虞骑云!

    彪悍又聪明的他不需要任何解释,就明白自己都不忍心欺骗的李妖娆被这只该死的蜘蛛活活给骗惨了!

    什么狗屁蝴蝶!什么狗屁六姐!

    虞骑云不敢相信,李妖娆竟然会被这黑小子耍得晕头转向,真是哔了狗了。

    他蓝色的头像金色的火焰一样在风中燃烧,又飞来一脚!

    将蒙的蜘小六踢像得串串人一样,一连滚过七八片树叶,最后屁股崩出一根蛛丝,才让小六同学紧急刹住了车。

    他止住脚步,小黑脸泛起漂亮的猪肝色,愤怒的昂起毒牙,对着虞骑云的方向低低嘶吼着,一步步逼了上来。

    蛛小六活了这么大,从来没被一只陌生的虫子如此疯狂地羞辱过。

    看见这只黑蜘蛛狰狞的表情和闪着寒光的毒牙,以
直播之女主天敌吧
及明显高过自己一头的身材和比自己多一倍的手脚。

    虞骑云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不过仅只是退了一步,而蛛小六也没有再前进。

    他对虞骑云的战斗力一无所知,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干赢他,所以,他选择了一动不一静。

    但他心里誓,如果虞骑云再敢伸腿踢他一脚,那他不管打得打不赢,都要对虞骑云开启小六式的狂攻模式。

    蜘蛛可杀不可辱!

    就这样,虞骑云的2眼瞪着蛛小六的6眼,在风中起伏树叶上狠狠地对视,让四周流动的空气仿佛像石油一样在暗暗地燃烧着。

    ……

    这一人一蛛正在对峙中,一道绿色的身影翩翩飞在两人中间,是椿馥郁。

    她先冲虞骑云点点触角,然后转身对剑拔弩张的蛛小六露出一个温和微笑。

    她也很讨厌蜘蛛,知道蜘蛛食物广泛,而且99%的蜘蛛都是吃肉的,如果有一天自己落入网中,即使再怎么轰屁,蜘蛛也绝不会放过她,从这个意义上来说:

    蜘蛛是所有昆虫的敌人。

    不过眼前这只,从体型和语气上来看,分明是一个年轻蜘蛛,涉世未深,一定不会像成年蜘蛛一样老奸巨猾。

    既然是年轻人,应该好说话。

    “这位小兄弟,有话好好说。”椿象阿姨像个长辈一样谆谆教导,“既然李妖娆也是你的朋友,那我们共同的敌人就是犀鸟,而不是我们自己。”

    “所以……”她刚想接着往下说,就被蛛小六粗暴地打断:

    “臭虫滚你的蛋去!”

    他最讨厌插上几根鸡毛就冒充大尾巴狼的虫,更何况对方还是只臭虫。

    椿馥郁的笑容僵在脸上,她是臭虫不假,但臭虫也有尊严,如果自己没有屁的级本领,自己和孩子早就被残忍的雨林猎食者吃得连根触角都不剩。

    敬酒不吃吃罚酒。

    如果对方是一只格斗技巧熟练的成年蜘蛛,她还畏惧三分,可是一个小屁孩也敢大咧咧和她脚板。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的脸色渐渐转冷,仿佛仰天叹了口气,突然飞了起来,飞到蛛小六的正前方,然后慢慢转身,用屁股对着小六的脸。

    她是在赤果果的挑衅。

    一般这个时候,正常情况下,作为一只合格的蜘蛛,要么屁股对屁股,用蛛丝将她打下来,要么快闪离。

    可是年轻气盛的蛛小六为了表示对椿馥郁的轻蔑,居然什么都没做,用自己的肢体语言告诉对方,有什么臭屁尽管放马过来,别人怕你,小爷不拍。

    椿象阿姨显然读懂了他的语言,所以很快满足他的愿望,一股淡绿色的气体无声无息地朝蛛小六的黑脸蛋席卷而去。

    虞骑云慌忙捂住口鼻狂退,躲在一片树叶背后兴奋地窥视,风吹屁散,却震惊地现那只黑色蜘蛛依然傲然挺立。

    这强的抗屁能力,让虞骑云佩服得不要不要,他遥望空中着呆的蝽象阿姨苦笑,这脸打得是噗噗响啊。

    翅膀挥动,椿馥郁默默飞了过来,虞骑云捏着鼻子,干笑着上前慰问:

    “您老歇着,等我来收拾这小子!”

    “他已经晕过去了。”她淡淡道。

    这句轻飘飘的话说完,蝽象阿姨就迈着比这句还轻飘的步子转身离开。

    现场留下掉了一地下巴和眼珠子的虞骑云,好半天才对天狂嚎:

    “厉害了我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