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87集 给菜鸟上课

第387集 给菜鸟上课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看见嚣张跋扈的蛛小六像被点了穴道似的一动不动,虞骑云大笑着上前。

    他伸手拍拍这六眼仔的黑脸蛋,现这小子人是昏迷了,脸上却带着蜜汁微笑。让虞骑云对蝽象阿姨越佩服。

    看来她的屁不仅奇臭,还兼有至幻的神奇功效,真乃对敌之良器。

    他围着蛛小六傲然挺拔的姿势笑眯眯地绕了一圈,一脚把这家伙踢翻在地,然后从背包里取出绳子,将这货连着树枝一起五花大绑,等李妖娆上来后,再请美女用双截棍好好招呼这个小骗子。

    准备妥当,虞骑云拍手而去,远远看见椿馥郁安静地趴在一片树叶上,窥视着犀鸟一家人的一举一动。

    “看见李妖娆吗?”虞骑云匍匐在她身边,悄声问,他看了看天色,已经过了中午了,肚子眼看就要上街游行。

    “没有,怕是要等到晚上了。”椿馥郁转过脸,皱着触角说,“晚上,犀鸟的视力不佳,李妖娆可以趁暗逃走。”

    虞骑云微微叹了口气。

    他不仅牵挂鸟洞里的李妖娆,也牵挂夹竹桃树上的越安和皂皂他们,他们一个萝莉一个胆小鬼一个书生,几乎没有任何格斗能力,一旦遇到危险,焉能自保?

    这让他的眉宇皱成了一个正楷的“川”字,他很不喜欢这种亲密同伴四分五裂的局面,正想掏出手机个短信,就听滴滴滴响声,虞骑云连忙消了音,点开一看,果然是越安来的信息。

    他代表其他的伙伴们问,事情怎么样了?说他们一切安好,请勿牵挂。

    虞骑云嘴角弯起温柔的弧度,他想了想立刻回复:已找到李妖娆,她脚受了一点伤,行动不便,等好一些,即可回家。

    他的话虚实结合,不能说完全没事,但可将大事化小,把受困于鸟洞变为受伤于脚丫,好让他们安心。

    而且他在地理位置上实话实说,越安他们从北斗定位系统也能知道,他和李妖娆确是在同一地方。

    过去后,越安回复了三个笑脸。

    ……

    “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一只蜘蛛?”椿馥郁回头,用沉静的声音问。

    虞骑云咧嘴一笑:

    “我把他绑在树枝上,等李妖娆上来后,听候她亲自落,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欺骗我们李姐!”

    椿馥郁轻摇触角,缓缓道:

    “你们小惩即可,别闹出人命,在蜘蛛岛杀害一只蜘蛛,可不是什么好事。”

    “什么?蜘蛛岛?这里就是蜘蛛岛?”虞骑云双目惊爆,讶然抖了起来:

    “我看这里鸟语花香一片宁静,一点都不阴森恐怖,而且除了那只混小子,我连其他蜘蛛半个影子都没看到。”

    椿馥郁撇撇嘴,看虞骑云的眼神就像在看井底的一只赖皮青蛙,嗤笑道:

    “这里住着犀鸟,蜘蛛当然不会没脑地在这里安家,一旦你走出去,到时你会现花草树木上到处都是蜘蛛,吓得你的胆子都能开始一朵花来。”

    “我姨,你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虞骑云嘿嘿干笑,“蜘蛛也没什么可怕嘛,刚才一屁就让那小子昏死过去!”

    不料虞骑云这话说出,让椿象阿姨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井底青蛙拉的一坨翔。把虞同学鄙视得不要不要。

    就听她冷笑着回道:


自然系管家物语吧


    “你知不知道,蜘蛛岛上的蜘蛛过4万种,那小子只是一只最普通不过的圆网蛛,是蜘蛛岛最弱的那一种,比起岛上那些厉害的角色,他就是人家大腿上的一根最短小的寒毛。”

    这话说完,她斜眼瞟看虞骑云,眼神仿佛在对虞骑云说,如果你连那小子都搞不定,那你简直连寒毛都不如。

    虞骑云脸上火烧云,干咳几声。按照刚才的表现,他确实没有把握将蛛小六拿下,反而被吓退了一步。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他又问:

    “那蜘蛛岛上,最恐怖最厉害最嚣张的蜘蛛是哪些呢?给我报报他们的名字呗,这样我们也有个心理准备。”

    椿馥郁微微侧头,深深看了虞骑云一样,现他脸上已经褪去了玩世不恭的神色,而转以诚心求教的态度,于是像个大学教授般娓娓道来:

    “这个蜘蛛岛上恐怖的蜘蛛其实有很多,最有名的是狼蛛,跳蛛,流星锤蛛,撒网蛛,喷液蛛,食鸟蛛,幽灵蛛,活板门蛛,漏斗蛛,其中最……”

    她还没说完,就见嘴角飘着白沫的虞骑云连声喊停,他都快被这个蜘蛛那个蜘蛛的给绕晕了,在树叶上摇摇欲坠。

    虞骑云揉了揉太阳穴,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卷着边的小笔记本和一只水笔,对着椿象阿姨骚包地一笑:

    “你再重复一遍,我记下来。”

    椿馥郁瞟了瞟虞骑云这个怪虫手里的两样怪东西,对他翻了个白眼,在重复了之前说的话之后,继续道:

    “在以上所说的蜘蛛里,其中体型最大的是食鸟蛛,生性最狡猾的是孔珠,毒性最强的是黑寡妇……”

    “喂喂喂。”虞骑云又打断了她,“刚才你没提到什么孔蜘啊,还有,那个黑寡妇又是什么鬼?”

    蝽象阿姨闭上嘴,仰天做了三个深呼吸之后,才压抑着怒火回答他:

    “孔蛛是一种极品跳珠……”

    虞骑云立刻问,“什么是极品?”

    “一般跳珠一次只能挑五六步,而孔蜘蛛一次能跳五六十步!”

    椿馥郁没好气道。这些内容在丛林里只能算菜鸟级的知识,没想到今天,却要对着一只菜鸟反复解释。

    “我靠,1o倍呀!”虞骑云惊呼,随即又弱弱地问,“那个什么黑寡妇呢?”

    在人类世界,黑寡妇这个词,虞骑云并不陌生,在战乱横生的国度里,这个词时有出现,往往是指那些为了替牺牲在战场的丈夫复仇,而选择极端方式制造恐怖事件的可恨又可怜的女人。

    虞骑云很想知道,为什么蜘蛛里也有这个称谓?难道也是为了替夫报仇?

    就听椿象阿姨耐着性子解释:

    “黑寡妇,其实就是漏斗蛛的一种,因为她的毒性是……”

    突听虞骑云伸手叫道:

    “咦!那是什么动物?”

    椿馥郁深呼吸,忍住疯的**,她已经记不清这是虞骑云第几次打断她说话了,不过看在虞骑云曾经救过她一命的份上,还是成功地压制住了自己的怒火。

    她顺着虞骑云的手指往下看,果然看见离树不远处有一个褐色的土包,土包上直立地站着15只毛茸茸的小动物。

    尖头、小耳、尖尾,眼珠灵活又婉转,看起来像黄鼠狼,又不是黄鼠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