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88集 被戏耍的国王

第388集 被戏耍的国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是侏獴。”椿馥郁淡淡道,“在雨林,侏獴很喜欢住在犀鸟家附近。”

    虞骑云眼睛亮了起来,轻笑着问:

    “这又是为什么?”

    椿馥郁心里突然有些后悔,她现自打认识这几个奇怪的虫子以来,他们的问题一个接一个比简直比树上的叶子还多,早知如此,她就该说不认识侏獴好了。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她干脆买了一个关子,理理触角,不再说话,再多说几句,这家伙会不停地问下去。

    她离开宝宝已经大半天了,对他们的牵挂让她心情开始变得忐忑和焦虑,她只想静静,没心思说闲话。

    “你放心!越安刚才说,你12个宝宝很安全,都好着呢。”

    虞骑云察言观色,拍拍蝽象阿姨的肩膀,安慰这位焦虑的绿色母亲。

    “刚才?越安?”椿馥郁惊得跳了起来,她扭头环顾四周,“他也来了?”

    看着蝽象阿姨呆愣的神情,虞骑云低头默默猛笑一阵,才清清嗓子道:

    “不是,我们人虫有一个帅的本领,就是不论同伴离得多远,都能够和对方说上话,知道他们的状况。”

    蝽象白色的眼睛惊讶得都快变成绿色的了,她知道虞骑云他们很怪,不是角雕却能出角雕的声音,但她也万万没想到,这些怪虫居然还能“千里传音”。

    “那我能不能和越安他们说几句?”椿馥郁激动地搓搓手,一脸兴奋地问。

    但虞骑云的回复让她很失望:

    “这不行,这项千里传音的奇功,整个雨林,也只有我们人虫才有。”

    椿象阿姨的表情立刻暗淡下来。

    “放心了,我们同伴和你的宝宝都没事了。”虞骑云目光很坚定,含笑又问:

    “你从蜘蛛岛直接飞回你家,路上需要多少时间?”

    “飞得快的话,1个半小时。”

    “那好,如果到下午四点钟,李妖娆还没出来的话,你就先回家,等晚上李妖娆出来后,我会通知越安他们,明天一早,你再来接我们好了。”

    “好,谢谢你的体谅。”

    “哪里话,是我要谢谢你,如果没有你带我飞过来,我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李妖娆!”虞骑云很真诚地回应。

    虞骑云的理解和安排,让椿馥郁心情立刻好了许多,触角也舒展开来,在林风中舞动,如跳一曲轻盈的芭蕾。

    两人不再说话,看看犀鸟,又看看树下的那一群侏獴。

    只见那15只侏獴,除了4只傻乎乎地还在土包顶上直立着身子外,其他侏儒獴都四散而开,在地上像农民伯伯一样用锋利的双爪刨起土来。

    一时间,尘土飞扬,让虞骑云联想到人类世界大型的建筑工地,不禁失笑道:

    “它们在盖房子么?”

    椿馥郁嗤笑一声,道:

    “不是,它们已经有窝了,你没看见土包下有好几个洞嘛,那里就是它们的家,他们挖泥巴,是在找蛇和昆虫吃。”

    在得到虞骑云说家里一切平安的消息后,她心情大好,说起话来,自然流畅,娓娓动听,而且有滔滔不绝之势。

    听到这些比松鼠大不了多少的小东西,
火影之大老师系统帖吧
居然以可怕的蛇为主食,虞骑云惊得一愣一愣的,一脸呆萌。

    正在说话间,突见有几只侏獴吱吱怪叫,好像在兴奋地大喊什么,虞骑云连忙定睛一看,倒吸了一口冷气!

    在虞骑云颤动的视线中,只见一条胳膊粗的灰色眼睛蛇从一个洞里飞窜出来,当它竖起碧绿的蛇瞳看见侏獴时,整个身子都在微微的打抖。

    眼镜蛇尾巴一摆,就想夺路而逃,可是它快,侏獴更快,只一眨眼功夫,就被闻声赶来的侏獴们团团围住。

    现场气氛纷乱而紧张,

    不仅牢牢吸引了虞骑云和椿象的注意力,连树洞外的犀鸟爸爸和树洞里的鸟妈和鸟宝都探出脑袋,一家三口像看电影大片一样,目不转睛地盯着下方。

    为了看得真切,虞骑云从背包里取出望远镜,眼睛又不禁瞪得滚圆,那条并不是普通的眼睛蛇,赫然是一条身长过2米的眼镜王蛇——毒蛇界的霸主!

    虞骑云曾经在电视台的《动物世界》节目里看过一集眼镜王蛇的纪录片:

    那里面的眼镜王蛇,威风八面,霸气冲天,最喜欢吞食个人比它小一号的其他蛇类,在人类眼里非常恐怖的眼镜蛇,一见到它,逃得比老鼠见了猫还快。

    而此刻这位蛇中的王者,被不到3o厘米长的侏獴团团围住,左支右绌狼狈不堪,就像一位被小丑尽情耍弄的国王。

    眼镜蛇王出嘶嘶的怒吼,脑袋昂离地面有一米多高,脖子上的像插着两把扇子,扇动着愤怒的火焰,

    虞骑云看得浑身冷,眼镜王蛇可是世界上最毒的动物之一,被咬上一口就一命呜呼,但让他大为震惊的是,矮小的侏獴竟然丝毫不为所动,反而两眼放光,就像一群饿狼在欣赏一头大肥牛。

    它们吱吱欢叫,分工明确,前面几只胆子最肥的侏獴不停对眼镜王蛇龇牙咧嘴,吸引蛇的注意力,而其他侏獴则围着蛇的身后,或用嘴或用抓,像人类逗猫似的尽情地戏弄眼镜王蛇的尾巴。

    而只要眼睛王蛇愤怒地一回头,用毒牙去进攻尾部的******者,它自己的脖子和****又会被侏獴无情地偷袭。

    就这样头尾难相顾,气得这尊蛇中王者除了嘶吼外,好像真的什么也做不了,因为这一群侏獴就像开了挂的跳蚤一样,眼镜王蛇怎么奋力去咬!嘴巴都在扑空。

    蛇嘴不是啃住一团空气,就是吃进一嘴泥巴,连根獴毛都没咬住,所以它那可以吓尿全世界人类的毒牙,在侏獴的眼里,只是一件无用的摆设。

    因为度!侏獴的度比眼睛王蛇的毒牙更致命。

    5分钟后,地上飞扬的泥沙渐渐沉淀,被戏耍得筋疲力尽的眼睛王蛇,终于瘫软在地上,它已无力抬起高贵的头颅,它翡翠般的蛇眼露出绝望的神色,在安静地等待残酷命运的裁决。

    侏獴个个兴奋异常,这顿大餐,足够它们所有人痛痛快快地吃上一天。

    这时,空中突然传来奇异的像马一样的嘶鸣,侏獴直立起来,出惊恐的尖叫,瞬间逃得干干净净。

    所有的侏獴都躲进了土包里的泥洞里,把到嘴的蛇肉大餐扔在原地,就好像那是一堆无人问津的垃圾。

    虞骑云呆若木鸡。

    这是肿么回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