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89集 奇妙的共生

第389集 奇妙的共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看天上!”椿馥郁笑说。

    虞骑云抬头,猛然看见那只红嘴犀鸟爸爸不知何时已经枝叶上空盘旋。

    他一下子记起来,这奇诡像马一样的嘶鸣声,正是出自犀鸟之口。

    他心想,这只犀鸟为什么好端端用吼叫把正准备大快朵颐的侏獴吓跑呢?难道这犀鸟对蛇肉也感兴趣,所以吓跑侏獴,趁机吃独食,那,这也太卑鄙了吧!

    就在虞骑云对空中的犀鸟伸出一根中指,默默鄙视时,一道凌厉的身影突然从虞骑云头顶的枝叶越过!带动的狂风刮得他的蓝狂舞,连眼睛都睁不开。

    可怜的虞骑云差点被从树叶上吹飞,还好一旁的椿馥郁牢牢抓住了他的手臂,直觉告诉他有事要生,于是顾不得擦拭被吹得眼泪汪汪的眼睛,猛然睁开。

    就看见一只角雕从天而降,一个教科书般的精准俯冲,伸出利爪抓起地上的眼镜王蛇,在狠狠瞪了在空中如山的犀鸟一眼之后,呼啸着扬长而去。

    这场面看得椿馥郁惊心动魄。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

    这时一个爆笑声在她身边莫名其妙地想起,是虞骑云,椿馥郁赶紧用手捂住这货的嘴巴,喝问:

    你疯了,鬼叫什么?

    哈哈哈,我刚才看见了一个熟人!虞骑云一边喘气一边摆摆手。

    熟人?椿象阿姨比一头雾水重重泼在脸上,戏谑地问,你不会是指刚才那一头角雕就是你的熟人吧。

    对对对!你真聪明!

    虞骑云弯下腰,低声笑着问:

    你没看见刚才那头角雕的型很拉风吗,是不是和别的角雕不一样?

    椿馥郁仔细回忆,确实,一般角雕的头顶毛旺盛,有菱有角,而刚才那头角雕毛稀松,简直就是半个秃子。

    她心想,奇怪这毛怎么就没了呢?

    这是我干的!虞骑云得意地笑。

    我不相信。

    椿象阿姨嗤笑道,感觉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开玩笑,这角雕可是亚马逊雨林数千万鸟类中的霸主。也是雨林最凶猛的动物之一,除了像犀鸟等少数动物为,不论天上还是地上,几乎中小型动物都对它退避三舍。

    你虞骑云算什么东西,脑袋上连半根触角都没有,在树叶背面站都站不稳,居然还敢大言不惭说,把角雕头顶上的毛给弄光,真是秀逗了。

    如果真是你干的!我叫你叔!

    哈哈哈,大侄女乖,到时你去问李妖娆好了,当时她也在场?虞骑云忍不住大笑,对白捡一个昆虫侄女很是惊喜。

    他说的是真的。

    一个疲倦的声音在他们耳畔响起。

    虞骑云和椿馥郁在石化了一秒之后,一齐惊喜地回头喊:李妖娆!

    只见李妖娆步履蹒跚地从树叶对面的叶子上走了过来,还没到走到虞骑云她们身边就一跤坐倒在地。

    虞骑云刚伸手扶起又一把甩开,李妖娆身上一股浓郁的恶臭差点把她熏翻在地,他捂住口鼻,哭笑不得地望着。

    李妖娆挣扎站起来,愤怒地咆哮:

    你掉进鸟屎堆里,你也臭。

    椿馥郁原本就是只臭虫,所以看见一身恶臭的
修仙之飞升地球帖吧
李妖娆不仅没有闪避,反而越热情,对李妖娆勾肩搭背,情同姐妹。

    她不停地用触角把李妖娆清理还残留她身上的鸟粑粑,一边好奇地问她之前的经历,李妖娆蚊子般叙述她的经历。

    原来她一掉道鸟洞里,就直接和犀鸟母子俩的粪便来个亲密接触。这犀鸟一家看来非常注重简约的家居环境,所以卧室客厅和厕所都是合二为一。

    而且家里的地毯都由粪便制成,变废为宝,再加上鸟爸为了保护妻儿在自己觅食期间,不被外敌侵扰,所以特意用泥浆将树洞口又厚厚地抹了一圈,最多让里面的鸟妈和鸟崽伸出两个脑袋透透气。

    可是他们可以透气,却完全忽视了客人的感受,李妖娆身陷粪堆,呼吸异常刷酸,再加上两只犀鸟的屁股又齐刷刷对着自己,又要提防被鸟脚踩死。

    在那暗无天日臭气熏天的狭小空间里,有那么一刻,李妖娆简直生无可恋。

    不过想着自己生的那么美,怎么可以在一个不满鸟屎的树洞里,了却残生呢?

    于是李大美女,咬着牙,奋力从粪堆里杀出一条血路,像登山运动员一样,开始攀爬树洞的内壁,好几次重新跌回粪坑,最后她把球鞋一脱,咬牙再上。

    终于在耗尽洪荒之力后,她潜伏到了树洞边缘,虽然躲过了洞里两只犀鸟的侧视,可是洞口那个顾家的鸟爸爸可是在用脸一直深情地凝注在洞口呢。

    李妖娆知道自己绝不能贸然出洞,她安静地趴在树洞口内一块翻起的树皮内,强迫自己学会隐忍和等待,伺机而动。

    终于,功夫不负苦心人。

    洞外的犀鸟爸爸好像现了什么,突然冲天飞起,在空中盘旋嘶叫,而洞内的两只犀鸟也在专注地伸颈眺望,就在这一刻,李妖娆抓住时机,胜利大逃亡。

    ……

    咦,你们看!

    虞骑云突然一指下方,李妖娆和椿馥郁顺着虞骑云手指方向,现那只犀鸟爸爸,已经飞在离土包不远的地面上,去啄食之前被侏獴刨土时,还没来及得吃掉的昆虫,吃得一脸陶醉。

    而令人震惊的是,一群侏獴就安静的围绕在犀鸟身边,看见自己辛辛苦苦的劳动成果被犀鸟光明正大地占为己有,不经不生气,反而毕恭毕敬很高兴的样子。

    看见虞李二人惊奇的眼神,椿馥郁微微一笑,给这两位菜鸟解释:

    犀鸟给这些侏獴通风报信,从角雕爪下救了他们的命,自然应该收点报酬,所以他们互相帮助,是雨林好邻居。

    虞骑云恍然大悟,怪不得蝽馥郁之前说,侏獴喜欢挨着犀鸟住,果然鸡贼。

    他对椿馥郁裂嘴一笑:

    这个是不是就叫共生关系?

    椿馥郁点点触角,莞尔道:没错!

    好了!什么共生花生!李妖娆对着虞骑云怒吼,又换了一张温柔的脸,对椿馥郁道:天色还早,你能在附近找个安全的水源,我洗个澡,我可不能就这样臭烘烘的回去!

    好的,这一带,我还是有些熟悉的,没问题!椿馥郁含笑答应。

    等等,在你痛痛快快地洗个澡之前,虞骑云笑嘻嘻拦住了李妖娆,神神秘秘地问,你想不想做一件更痛快的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