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91集 生命的舞台

第391集 生命的舞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午后的阳光慵懒地照在蛛小六闪亮的6只眼睛上,他哼着欢快的嘻哈小曲,顺风飞扬,将上午的郁闷一扫而空。

    回忆起那只蓝色怪虫抓狂的样子,就让蛛小六想起一遍,就笑一遍。

    今天真特么开心极了,笑得肚子都饿了,望着天空一朵朵白云,他想起了母亲和母亲破网上可口的蜜蜂和苍蝇。

    该回家了。

    这大半天,老娘的气估计也像她织得那张破网一样,维持不了多久,蛛小六幸福俯看身下郁郁葱葱的绿色丛林,伸了一个很是风骚的懒腰。

    心里盘算着,回去后,先给老娘认个错,再厚颜无耻地大快朵颐一顿,最后趴在树皮缝隙里一觉睡到大天亮。

    那整个一天就圆满了!

    ……

    由于地理位置和环境原因,亚马逊雨林的风向时常多变,一会儿往东,一会儿往西,这对一只飘在空中的蜘蛛而言,需要很高的飞行智慧和技巧。

    这样他才能做到穿梭在逆风和顺风之间,也能及时准确地赶回家。

    每天,都有大量的蜘蛛因为技术性的问题,在空中失控,被无情的风吹得流落他乡,再也没能回到蜘蛛岛,抱憾终身。

    蛛小六很特别,在圆网蛛的主业织网上是一个弱成渣的白痴,但在飞行这个副业上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

    只见他在空中,一会儿收线一会儿放线,更让人惊奇的是,他居然能提前预判风向,一旦有逆风刮起,他就立马将蛛丝全部吞进肚里,如果子下坠到丛林枝头,等顺风再起时,又立刻回到天空。

    他虽然没有翅膀,在飞行智慧上却能把许多鸟类甩出好几条大街。

    就这样,凭借他高的飞行技艺,飞飞停停,穿越了大半个蜘蛛岛,终于在黄昏时,遥看到自家所在的那棵灌木。

    母亲那一张带着补丁的破网在桔红的夕阳下,竟然也有几分富丽堂皇的色彩,蛛阿美安静地伫立在网的中心,一如往常一样,等待着游子的归来。

    这一幕,看得蛛小六身体的每个细胞都热乎乎的,感觉自己今天好像跟往常不同,一瞬间就像长大了一样。

    也许,自己是被上午蛛蹄母子和犀鸟一家人的脉脉温情触动了吧,他心里下了一个小小的决心:

    从明天开始,他要好好地跟母亲学习织网,他不要成为部族的反面教材,他一定要成为母亲的骄傲。

    ……

    “老娘,我回来了!我回来了!”蛛小六迎着夕阳一路高叫着,向母亲扑去!

    可他的母亲却是连头也不抬。

    蛛小六心中一片欢乐,看来老娘像以前一样又睡着了,我且吓她一吓。他于是在空中一个凌厉的回转,像个轻功高手一样,无声地落在蛛网的一角。

    然后猫着腰一路小跑着,来到母亲的黑脑袋旁,鼓起全身的力气大吼:

    “跳珠来了——”

    连蛛网都被喊声晃动起来,而自己的母亲却依旧是一动不动……

    蜘小六嘎然住声,一股不祥的预感让他浑身冷得抖,这一刻,他才现自己母亲的每只眼睛都是那么空洞无光,瞳孔里竟然有一丝丝透明的裂痕。

    他瞬间看到了在瞳孔的裂痕深处,母亲那一份深藏的绝望和不甘。

    让蛛小六直接从网上一头栽了下去,一根蛛丝本能地射出,他像秋千一样挂在网下来回晃荡着,就在这时,他看到了母亲的腹部——他的呼吸停滞——

    母亲的腹部是空的。

    干净得连一截
星帝霸图帖吧
肠子都不剩下,淡绿的血液兀自滴着,一滴滴到了蛛小六的额头,仿佛滴穿了他的心魂……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想喊喊不出,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在风中不停地打转……不停地打转……

    ……

    画面切回到犀鸟树洞外,一道隐秘的树枝上,上面站着两人一虫,正是虞骑云、李妖娆和他们的随身保姆椿馥郁。

    他们迎着漂亮的夕阳,容光焕,精神抖擞,和之前比丐帮还长老的邋遢模样,简直像两个模子刻出来的。

    两个人类不仅洗完了澡,连脏透了的衣服也一并洗了,椿馥郁不愧为雨林好司机,她在一个高大的乔木上,给他们俩找了一处绝佳的洗澡场所。

    那是两棵凤梨科植物,这是热带雨林特有的寄生植物,通常在别的树木上安家落户,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野生菠萝。

    可是现在菠萝还没生出来,在它宽大的枝叶中央,浑然天成,居然形成了一个清澈如镜的小水池,无法形容,虞李二人见到这个高空碧池的激动心情。

    以至于李妖娆明知这位椿象阿姨是只人类世界人人讨厌的臭虫,也抱住她亲了又亲,虞骑云虽然不至于这么豪放,但也免不了几个热情的拥抱。

    这期间倒生了一个小插曲,原本椿馥郁阿姨是为李妖娆和虞骑云找了一棵凤梨澡堂子的,让他们男女共浴。

    当然,她并不是故意的,作为一只昆虫,她并不知道人类男生和女生在澡堂,如在厕所一样格格不入的博大文明。

    可还没等李妖娆这个女生的脸红成小苹果,虞骑云这个男生却是率先跳了起来,极力反对这个提议。

    李妖娆气得脸蛋直接越过苹果变成猪肝,她知道虞骑云是嫌弃她出自粪坑而有染,这让她的自尊心细碎了一地。

    所以,她抢先洗完澡,悄悄走到虞骑云洗澡的那棵凤梨科植物面前,当虞骑云用在夏威夷海滩度假的美妙心情,在水里游来游去时,李妖娆冷笑着,将虞骑云所有的衣服一锅端走。

    结果,在虞骑云求爷爷告奶奶,并答应给李大美女加洗一双球鞋之后,才避免了在丛林裸奔的悲催命运。

    ……

    画面再回到有犀鸟窝的那一棵树。

    “哆!哆!哆!”

    一阵奇异的声音,在树洞边上响起,就像啄木鸟在敲木头。

    这是犀鸟妈妈在用大嘴啄掉封印洞口的泥巴,而犀鸟爸爸则在一旁兴奋地注视这一切,等待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

    就像一位在产房外等待妻儿的父亲。

    泥块纷纷而落,当犀鸟妈妈敲落最后一块泥巴后,母亲和犀鸟宝宝挣扎着依次从狭窄的树洞里爬了出来。

    9o天前,只有她和一个没毛没嘴的蛋,现在这个蛋终于长得像她和老公。

    犀鸟爸爸兴奋地嘶叫,翅膀狂扇,直扑自己的妻儿,三棵脑袋挤在一起!

    不远处的树枝上,李妖娆和虞骑云默默举起手机,把这全家福的温馨一幕,永远记录了下来……

    虽然竟也忘了关掉拍照时的咔嚓和闪光,不过,对于陶醉在爱里的犀鸟一家,哪怕四周电闪雷鸣,他们也浑然不觉。

    ……

    夕阳西下,亚马逊雨林寂静无声。

    就在这一刻,有一位伟大的蜘蛛母亲已然死去,而在同一片区域,正有一只新生的犀鸟在迈开学飞的第一步。

    生命的舞台很热闹,上演着一幕幕谁都无法逃脱的悲喜剧。

    就像花开叶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