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93集 沙滩上的尖叫

第393集 沙滩上的尖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像人类世界真正的海洋一样,在“心海”这里,浪花拍击岩岸的声音,也是震撼人心,一阵不带咸味湿的海风吹得他们每个人的头像波浪一样翻滚。

    这让皂皂和饭团都涌动一种去沙滩捡海螺的冲动,他们还从来没到过海边呢,这种身临其境,他们不想浪费。

    可惜,越安告诉他们,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海,只是一个大的内6湖而已,既没有海鸥,更没有海螺。

    小伙伴们盘腿坐下,默默欣赏这片不是海的海景,稍作休息。

    这里虽然没有海鸥,但随着太阳的冉冉升起,已经开始有白色的水鸟沿着海面低飞,像在搜寻自己的早餐。

    虞骑云极目远眺,看着层层的浪花汹涌澎湃,又吊起了他冲浪的胃口,可恶!好好的绳子被那个小骗子咬成了十七八断,接好以后居然缩水了一半。

    ……

    “走吧!出!”

    虞骑云站起来拍拍手,他们不是来游山玩水的,有大把的正经事要做。

    根据昨晚他们商定的结果,以后每到一岛,寻人企划如下:

    先,让狗鼻子皂皂领着众人沿着海岛边缘至少绕行三圈,仔细搜索,看看夏海伦和凯馨有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比如衣物、脚印、气味等等。

    其次,如果上述一无所获,则从岛屿的中心部位出,分为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向岛屿的边缘挺近,如此反复三次。

    第三,无论是在岛屿边缘,还是在岛屿内部,沿途搜寻时都要刻下自己的文字标记,当然,绝不是写某某到此一游,而是他们每人在沿途的树枝、草叶或者岩石上,刻下如下简短的两句话:

    我是妖娆,来找你们,看到后在某某地汇合,一周之内不见不散!

    除了以上三条的寻人计划,他们另外还有一个关键的方法,或许更有作用,就是每到一地,尽可能和当地的虫类土著套关系,成为好朋友。

    作为土生土长的屯里人。

    在找人和打探消息方面,他们自然比虞骑云这几个外来货厉害得多,有他们帮忙,一定事半功倍。

    不过蜘蛛岛,却是有些棘手,在人类眼里,蜘蛛是凶残的肉食动物,让他们带路,恐怕会把自己的小鲜肉都给带没了。

    所以,他们打算去找找蜘蛛岛上,还有没有别的素食动物?和吃草的虫类打交道,无疑更让他们安心。

    ……

    众人拍拍屁股,从岩石上站了起来,虞骑云笑嘻嘻地问皂皂:

    “总指挥大人,您老是想从左手边绕一圈回来,还是从右手边?”

    小家伙摸着下巴,装出一副小奸巨滑的模样,小手一挥:“右边!”

    “为什么选右边?”饭团的香肠嘴好奇的问。看见皂皂是沉思之后再开口的,以为她有什么特别的理由。

    “右边风景好!”皂皂笑嘻嘻。

    饭团脑门挂满了黑线。

    大阳已经升得晒在屁股上,既然思路已经理清爽了,那就立刻行动起来!

    小家伙在沙滩上,蹦蹦挑挑地带路,虞骑云、越安和饭团三个男生,用望远镜像雷达一样,一边走一边36o度无死角地上下左右立体巡视,以防有敌人偷袭。

    至于李妖
绿茵狂龙帖吧
娆,从昨天开始,就沉默寡言,言谈举止显得非常异常,大家猜想可能她在犀鸟洞里是受了什么刺激了。

    所以,并没有派给她任何任务,她只要在有敌袭时,能够挥舞双截棍就好。

    他们的行进很慢。

    因为一路上,皂皂像一条猎狗一样东闻闻西看看,而虞骑云他们也要仔细查看地面的蛛丝马迹。

    可惜一路上,除了陌生的动物脚印,他们是一无所获,现在是上午1o点,太阳已爬升到他们的头顶。

    大家尚未吃早饭,在炙热的阳光下,个个显得饥肠辘辘。

    于是,他们在泥滩上一片绿叶上停了下来。喘息了片刻,决定以这片半埋在泥沙里的落叶为坐标,往岛屿里进,去里面找找食物和水,再沿路返回这里,然后重新绕圈。

    ……

    前面是一簇茂密的杂草,虞骑云把皂皂挡在身后,找了个根木棍开路,当他小心翼翼地拨开第一片草叶时,皂皂突然尖叫着扑入虞骑云的怀里瑟瑟抖。

    “有个死蜘蛛!”小家伙颤声说。

    众人围拢上来,沿着皂皂手指的方向一看,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杂乱的草叶下,头朝下斜挂着一只黑色的蜘蛛,他双手前趴,一动不动,脑袋有一半都埋进了泥沙里。

    皂皂哇一下哑声哭了起来,不知是被这蜘蛛吓哭了,还是为这只蜘蛛悲惨的造型给可怜的哭了。

    看见这只蜘蛛,虞骑云咦地叫了起来,这黑蜘蛛屁股上有个醒目的白色a字,让他瞬间想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把皂皂塞进越安怀里,一个箭步走到蜘蛛前,伸手将他脑袋上的泥沙抹去,等看清蜘蛛的长相之后,大叫起来:

    “果然是小骗子!”

    这蜘蛛如假包换,正是一度把李妖娆骗得团团转,又让自己一头骚包的蛛小六!

    “妖娆,快来看,是小骗子”!虞骑云对一直躲在人后的李妖娆重复一句。

    可让他意外的事,李妖娆不仅没有上前查看,还默默向后退了一步,用莫名其妙的举止来回应虞骑云的话。

    虞骑云看了她一眼,又把注意力放在脚下的这只黑色蜘蛛上。

    他口里虽然左一个小骗子又一个小骗子的,心里却是隐隐有些作痛。

    在内心深处,他其实很喜欢这只小黑蜘蛛,这家伙嚣张的笑容和爱戏弄人的个性简直是自己少年时代的翻版。

    看到了他,就好像重温昨日时光。

    ……

    可惜,这只有趣的小蜘蛛,就这么死了,三天前还是那样活蹦乱跳嚣张跋扈的,此刻已成了脚下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虞骑云无声叹了口气,感叹生命的无常,在雨林,任何人都有可能像一片树叶,前一刻郁郁葱葱,后一秒就是风吹叶落,化为一片泥泞中的枯黄。

    他安静了一分钟。

    决定挖个沙坑把这只蜘蛛埋了,这是第一个和他说话的蜘蛛,而且个性还和他那么像,虞骑云不忍心让他暴尸荒野。

    他双手把蜘蛛的脑袋搬起来,正想用力往外拖,一只手突然凭空搭在他的肩膀上,虞骑云转脸一看,吓得跳了起来!

    这赫然是这死去蜘蛛的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