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94集 救还是不救?

第394集 救还是不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大家呼吸停滞,现场一片寂静。

    蛛小六的手在虞骑云一惊一乍间,又无力地垂了下去,虞骑云后退一步,和伙伴们都惊疑地望着这只黑色的蜘蛛。

    刚才一幕太吓人了,简直像恐怖片里的特写镜头,让人心提到嗓子眼里。

    “他还有气?”虞骑云好像在自言自语,眯起眼在蜘蛛身上扫来扫去,竟然自顾自地又走了过去。

    小伙伴们战战兢兢,都不知道虞骑云这家伙又想干什么?

    只见他把蛛小六的黑色屁股从草叶上拖了下来,平摊在沙地上,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了让所有人都觉得疯狂的举动,他竟然用他俊美的脸蛋,紧紧贴在蜘蛛毛茸茸的黑屁股上。

    “我靠,虞骑云这家伙疯了!”

    “哇呜好可怕,虞哥哥真恶心!”

    饭团和皂皂连声惊呼,越安也微微皱起了眉头,虞骑云对一只蜘蛛如此上心,也让他感到有些不思议。

    这只蜘蛛看上去好像和虞骑云认识,可是为什么从来没听虞骑云说起过呢?

    众人议论纷纷。

    而他们身后的李妖娆,依旧是一副遗世独立的梦游表情。对周遭的一切完全不闻不问,沉浸在神秘的个人空间。

    ……

    正议论间,就听虞骑云抬起头大笑:

    “小骗子果然没死?”

    他从蜘蛛屁股里听到了微弱的心跳。

    听到这句话,小伙伴们吓得一连向后退了好几步,他们生怕这只蜘蛛会突然窜了来狠狠地咬他们一口!

    这蜘蛛可是有毒牙的!

    不过让他们感到更奇怪的是,虞骑云不仅不惧反而显得异常兴奋,就好像这只蜘蛛是他失散多年的亲兄弟一样。

    虞骑云在蜘蛛的脑袋旁,安静地蹲下身子,从背包里取出一瓶水,在大家还来不及做任何反应时,就把清凉的水汩汩地浇在蛛小六的眼睛和嘴上。

    这一幕吓得伙伴们魂飞魄散。

    虞骑云这家伙真是疯了!既然明知这只蜘蛛没死,他不仅不领着大家迅撤离,却反而想把这昏迷的蜘蛛当场救醒。

    我擦!他不知道蜘蛛是吃肉的吗?

    温文的越安像蝗虫一样蹦了过去,一把夺过虞骑云手中水,咆哮起来:

    “你要不要命了!你你……”

    他的语声嘎然而止。

    伴着远方皂皂一声凄厉的尖叫,一只毛茸茸的黑手,用一个慢镜头的特写缓缓地搭在越安单薄的肩膀上……

    越安猝然转头,惊得连眼镜都斜挂在脸上,荡着小秋千。

    他看见不知什么时候,那只奄奄一息的黑蜘蛛已经慢慢站了起来,6只黑幽幽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越安全身的寒毛一根根竖起,

    远处的皂皂和饭团更是抖成一团,只要蜘蛛的毒牙对着越安的脖子咔嚓一下。

    眼镜男就一命呜呼。

    一时间,现场流动的风都仿佛被这紧张的气氛凝固不动。

    ……

    这一幕,让虞骑云冷汗直冒,他只是想给这小子补充一下水分,让他不至于在昏迷中死去,然后会带着伙们离开。

    毕竟,遇到一只个性像他的蜘蛛,也是一件不容易的
宠妾作死日常笔趣阁
事情。

    可是虞骑云没想到,越安会突然窜过来,更没想到奄奄一息的蛛小六会醒得这么快,万一越安受到伤害,他那一定会被成吨的自责压得喘不过气来。

    他右腿微微弓起,正想一脚把蛛小六的脸踢开,就见蛛小六突然转头,6只眼里飘着一抹虚弱的笑意:

    “谢谢…谢谢你……”

    蛛小六昨晚被狂风刮到这里,其实早就醒了,只是伤心欲绝的他不想动,几乎耗尽的体力,也让他动不了。

    他只想安安静静地躲在草丛,让体力慢慢恢复,这时虞骑云他们不期而至,他立刻认住了虞骑云的声音。

    真是冤家路窄。

    蛛小六心里咯噔一下,上次头顶那泡尿可是让这只蓝虫子暴跳如雷,如果被他现,自己肯定会被他胖揍一顿,而他现在是绝对没有力气和虞骑云干架,所以想来想去,还是选择继续装死。

    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从虞骑云的言谈举止来看,似乎对他的死好像是深感惋惜,那抹开他脸上泥沙的动作,让蛛小六竟然涌动一种奇妙的温馨。

    看来虞骑云没有恶意,而沙滩上常有水鸟出没,绝非久留之地,自己还要找跳珠报仇,所以绝不能死在这里!

    既然自己连路都走不动,那么为什么不能寻求他们的帮助呢?

    于是他大着胆子,动动手爪,搭在虞骑云的肩上,告诉他自己还活着。

    ……

    蛛小六这声无力却有诚的谢谢。

    让虞骑云呆住了,伙伴们也齐刷刷一片石化,他们还以为这蜘蛛醒来的第一句话会是“吃了你”,而非谢谢你。

    没等大家回过神来,蛛小六的6道目光越过他们,落在李妖娆脸上,这是他第二次看见李妖娆,也是李妖娆第二次看见蜘蛛,她不禁退了一步,心跳加。

    就在她躲闪蛛小六的目光时,听蛛小六用虚弱的语气对她说:

    “对…对不起,我…叫蛛小六。”

    说完这句话,蛛小六的手爪慢慢从越安肩膀上滑落下去,轰然倒地,再次昏厥过去,刚才站起和说话,他一上午仅存的体力又耗费得干干净净。

    ……

    “看来他是饿坏了。”

    饭团摸着肚皮很有经验地说道。

    看着瘫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蜘蛛,几个人类慢慢围拢上来,不知所措。

    如果对方是一个人。那自然赶紧给他找水找食物,可是他偏偏是一只蜘蛛,那我们这几个人类总不能像头野兽一样,到丛林打只苍蝇给他吃吧?

    救还是不救?这是个问题。

    半晌,虞骑云甩甩头,笑笑:

    “救人救到底,小六这声谢谢,不能白受,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

    话说完,还没等越安反应过来,就像只兔子一样沿着海岸撒腿就跑……

    饭团双手抱胸,望着虞骑云远去的背影,撇撇嘴讥笑道:

    “小六?啧啧,瞧虞骑云叫得有多亲,还真把蜘蛛当人了?”

    “嘘……”皂皂一把拉过饭团,指指地下昏迷的蛛小六,示意他噤声。

    饭团捂着嘴,脸吓得成了青色的面团,心想这蜘蛛说不定又在装死呢,自己当着他的面说他坏话,还特么真有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