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95集 农夫和蛇

第395集 农夫和蛇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沙滩上坑坑洼洼,虞骑云这个跑酷高手还是挥出他应有的水准,只见他一路蹦蹦跳跳,很快就消失在远方。

    对虞骑云而言。

    早点把蛛小六救醒,既有善意也有私心,他们不是想在蜘蛛岛上找一个向导吗?那么蛛小六就是目前最好的人选。

    虽然他是一只蜘蛛,可人类是他的救命恩人,鉴于来雨林后对动物的了解,无论是蚂蚁谷的蚂蚁,还是白蚁草原的白蚁,亦或是才分别不久的椿馥郁。

    救命之恩,他们都会知恩图报。

    一路飞窜,终于在海滩一块岩石下,虞骑云欣喜地现一具蝗虫的尸体,所幸还很新鲜,看来是溺死在海里,在水底的鱼尚未现之时,就被海浪冲到了岸边。

    虞骑云深呼吸,果断取出水果刀将蝗虫的一条大腿切了下来,然而抓住脚尖在沙滩上迅地拖行。

    15分钟后,他远远就看到了伙伴们留守的位置,可是!草丛外竟然是一个人影也没有,连蛛小六都不见了踪影。

    虞骑云猝然停下脚步,一股寒意像毒蛇一样爬满了全身,他心跳开始加。

    不停地安慰自己,可能是有鸟要飞来,所以他们全都躲在草丛里了,但另一个恐怖的念头,却在脑海不停地闪烁:

    蛛小六之前是假装昏倒,骗过了所有人,等自己走后,趁机偷袭了自己同伴。

    这个设想让虞骑云脑子一片混乱,脸现癫狂,若果真如此,那自己真是万死难辞其罪。他不敢再想下去,一把甩开蝗虫大腿,疯似的冲了过去!

    ……

    跑到草丛边,果然看见地面脚印凌乱,沙滩上一片狼藉,猛然抬头,就看见一只小红鞋惊悚地挂在弯曲的草叶上,让虞骑云两眼一黑,差点昏倒在地。

    那正是皂皂的球鞋!

    虞骑云深呼吸,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知道越是关键的时候,越不能慌乱,

    他把皂皂那只鞋子取下来,又细细地审视地面。地上虽然明显有打抖的痕迹,却没有血迹,这说明蛛小六是采取偷袭的方式,没花多少功夫就制服了自己的同伴,而且一定是用了蛛丝。

    因为他现地面上除了凌乱的脚印外,还飘着几缕蛛丝,在草丛上也有。

    带着这么多人,蛛小六不可能飞起来,所以虞骑云冷静判断,4个伙伴们一定是被蛛小六用蛛丝裹成粽子,然后拖着进草丛后的树林里,找个地方进食。

    虞骑云强忍怒火,拨开草丛,沿着地上的痕迹一路潜行,果然,地上的弯弯曲曲的拖痕显示,正是通往树林深处。

    虞骑云暗自加快脚步,早一分钟到,就早一分救同伴的命!再把该死的蛛小六碎尸万段,这杀千刀的就是一条毒蛇!

    而自己就那个把它救醒的愚蠢农夫。

    ……

    可刚在树林走了几步,地上所有的痕迹突然消失不见,就像人间蒸,会不会是上树了?虞骑云急忙仰视,搜索树木。

    四周的都是一些零落的小灌木,树叶稀松一览无余,虞骑云把现场每一棵小灌木都环视了一遍,半个人影都没有?

    那人去哪儿?

    虞骑云呆如木鸡。

    他刚冷静下来的心又要癫狂!他赶紧蹲下身,使劲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再次让心情平复下来。

    暗暗思考,他们绝对不可
重生之时尚女王sodu
能飞走?蛛小六一根蛛丝根本带不动这么人,更何况饭团体重还是越安和皂皂之和。

    但地面上再无任何痕迹,而树上也没有人的踪影,这又该怎么解释?

    现场安静得听得见自己的心跳。

    时间滴滴答答,虞骑云痛苦地揪着自己的头,突然一拍额头,狂喜地跳了起来,大喊一声:

    “我怎么这么笨!”

    他七手八脚从背包里掏出手机,迫不及待地点开北斗系统,惊喜地看见伙伴们四个绿点挤作一团,在西北方位。

    距离6米,也就是6oo米。

    虞骑云面红耳赤,危机时刻,慌乱果然是要出问题的,还好自己及时反应过来,他仰天长啸一声,手握手机,足狂奔。

    ……

    6oo米…4oo…2oo米…

    像一头蓝色的猎豹,虞骑云感觉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跑得如此之快!在落叶上简直如履平地,甚至飞越一人高的蘑菇,呼啸的风刮得他耳朵阵阵生疼。

    5oo米距离仅仅花了1分钟。

    在最后1oo米时,他像猫一样无声地停下自己的脚步,警惕地环顾四周。

    不觉间,他已经来到一片陌生的密林,藤蔓丛生,枝叶繁茂,有如迷宫。

    虞骑云点开指南针,猫着身,一路小跑,尽量不要出响声,在最后关头,告诫自己绝不能打草惊蛇。

    一旦被蛛小六现自己行踪,那只能无谓地增加自己救援的难度,他必须悄悄前行,打蜘蛛一个措手不及!

    ……

    虞骑云压低呼吸,像个级侦察兵,猫着腰一路潜行着,刚穿过一条如蟒蛇般的巨大藤蔓,就看见一棵树下有一道亮光,在阳光下若隐若现,晃人眼球。

    这东西让虞骑云既紧张又欣喜。

    他无声地飘移过去,果然看见越安那副棕框眼镜正无辜地躺在树脚下,仿佛在用幽怨的眼神对虞骑云说:

    “你怎么才来?”

    虞骑云弯腰捡起眼镜,现上面并没有血迹,这让他稍稍安心,把眼镜放进背包之后,突然灵光一现:这是不是越安故意遗留,好给自己留下地标呢?

    按照越安机警的个性,是极有可能。

    虞骑云立刻审视眼前的这棵高耸的大树,心跳不禁加,在树墩位置果然现了几缕抓痕,和一根随风飘荡的蛛丝。

    眼前种种迹象表面,自己的伙伴们一定是被蛛小六虏到这棵树上了,这小子真阴险,居然躲到这么远来!

    按捺住激动的心情,虞骑云麻利地从背包取出他和越安模拟蚂蚁手爪制作的“爬树爪”,沉稳有力向树上爬去,

    一路上,随处可见摩擦时留在树皮上的残缺蛛丝,这让虞骑云更坚定了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他们就在这树上!

    ……

    这棵树很高,大约有1o米以上,相当于虞骑云眼里的1ooo米,这一路攀爬对他的体力是个巨大的挑战。

    他握爪的手掌和膝盖不经意间都被摸出了血泡,血泡破裂后的剧痛,让他嘴角忍不住抽搐,但他咬着牙,度不仅没有减慢,反而越爬越勇!

    时间就是伙伴们的生命!

    他甚至做了最惨烈的打算,如果伙伴们都遇害了,他拼上这条命也要和那个忘恩负义的蛛小六同归于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