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97集 不打不相识

第397集 不打不相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果然,这只肥蜘蛛对着虞骑云的脖子缓缓地张开了褐色的牙齿,在透过叶缝隙的阳光下,散出一淡淡的异味。

    这是毒液的味道。

    在他们的斜上方,4个白色的木乃伊出惊惧的嘶吼,身子在网上疯狂地晃动,他们不能眼睁睁看着虞骑云被蜘蛛咬死。

    在这生死关头,虞骑云迸出了前有未有的力气,脑袋猛地一挣!刺啦一声将蛛丝撕开一条裂缝,一头撞在肥蜘蛛的肚子上!竟将猝不及防的蜘蛛撞飞了出去!

    头部的蛛丝被扯断几根后,虞骑云油瓶的右手顿时解脱出来,连忙拉扯掉身上其他部位的蛛丝,这一瞬间,手脚都重活自由!这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

    只是一眨眼的时间。

    由于身上的蛛丝尚未清理干净,虞骑云此刻的型像阿童木一样有菱有角,只见他霸气地一吼,啪嗒点亮打火机,正向那只还没从树叶翻起来的肥蜘蛛狠狠扑去,他要乘胜追击!

    突然,头顶的阳光被一大片阴影遮盖,虞骑云本能仰头一看,惊得脚下一个趔趄,不由地摔倒在地。

    一个巨大的蜘蛛趴在头顶的两片树叶之间,正用戏谑的眼神盯着他。

    这只蜘蛛的外形和那只肥蛛是一模一样,只是被恐怖地放大了1o倍。

    虞骑云呼吸停滞,心想,这一定是那只肥蛛之前嘴里说的老妈了,不过即便如此,虞骑云也无所畏惧!

    他暗下决心,就算拼得一死,也要好好地跟这一大一小的蜘蛛干上一场,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痛。什么叫怕。

    ……

    一念想毕。

    虞骑云哈哈大笑,昂头挺胸地站了起来,一手执着油瓶子,一手燃着打火机,对着头顶上的大蜘蛛轻蔑地喊道:

    “你们这对母子一大一小打我一个,还是真是好本事啊,嘻嘻!”

    他用激将法试试。

    头顶上的蜘蛛身子一颤,既钦佩虞骑云这只蓝色虫子死到临头,居然还能笑出生来,又对虞骑云冷眼讥笑所恼怒,

    她还尚未回应,就听自己的宝贝儿子嘶吼着扑了过来:

    “老妈不用你,看我撕烂他的嘴!”

    走到近前,突然一个转身,用屁股对着虞骑云,像子弹一样打出一根丝线!这度实在太快!虞骑云即使做好准备,还是没有躲过,一下子中弹倒地。

    还没等站起身,就被肥蛛一屁股坐在身上,肥蛛刚想再去挤一挤,就出一声锥心的惨叫,一缕袅袅的青烟滋滋冒着火星从他屁股上飘起。

    是虞骑云用打火机烧他屁股。

    这一下,把肥蛛痛得嗷嗷直叫,一连在树叶上打了好几滚,大蜘蛛见状,咻一声,气急败坏地越过虞骑云头顶。

    她去查看儿子的伤势,刚才儿子那声惨叫,把她的魂都快吓散了。

    大蜘蛛母亲一阵手忙脚乱,好半天才安抚住儿子抓狂的情绪,检视屁股上伤口,还好只是在寒毛消失的位置肿起一个水泡,并没有伤到筋骨。

    母子俩暗自庆幸,又一齐悲愤地回头,又一齐呆如木鸡。

    那道树枝空空如也?

    虞骑云早就不知去向。

    两只蜘蛛愤怒地咆哮,大蜘蛛揉着小蜘蛛的屁股一边安慰道:

    “小蹄子,没关系,老妈判断,只要他的同伴在,他一定还会再来!”

    她的话音刚落,就听见他们身后,传来一阵放肆的大笑:

    “你说的对!我回来了!”

    两只蜘蛛一回头,胃都气炸了。

    只见虞骑云威风凛凛地骑在蛛小六的脖子上,一把闪着寒光的水果刀狠狠地
兽医当国最新章节
举在蛛小六的天灵盖上。

    他现在已经看出,蛛小六依旧昏迷未醒,却安然无恙地被这两只蜘蛛弄到这片叶子上,而且并没有被蛛丝困住,这说明蛛小六和他们俩个必有渊源。

    说不定就是他们的家人。

    ……

    果然,那两只蜘蛛一见到虞骑云骑着蛛小六脖子上要挟,个个震怒不已,出阵阵刺耳的嘶吼。

    那只胖胖的小蜘蛛更是方寸大乱,绕着他母亲转了一圈之后,迫不及待地向虞骑云扑了过去。

    “别动!再动我就宰了他!”虞骑云的表情更为凶狠!右手作举刀状。

    肥蜘猝然停步,他虽然不知道虞骑云手里拿着是什么鬼东西,可是那刀片上闪烁的寒光,令人生畏。

    他相信这东西一定会要了蛛小六的命,就像自己的屁股莫名其妙地被痛出一个血泡一样,这些怪虫有怪力。

    他咆哮着,一步一步退了回去。

    被挂在网上的伙伴们又唔唔叫唤起来,好像在为虞骑云打气加油,虞骑云的巧妙周旋又让他们重燃逃生的希望。

    一直保持沉默的肥蛛母亲突然笑了起来,看向虞骑云的目光竟然露出一丝欣赏之色,咯咯笑着对虞骑云说:

    “你这怪虫,胆色过人,肉质一定鲜美,真想一口把你吃掉!”

    这句话,让虞骑云哭笑不得,他鼻子冷哼一声:

    “废话少说,我们来个做个交易,你把我的同伴放了,我就放了蛛小六!”

    话音刚落,就听肥蛛跳了起来,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瞪着虞骑云道:

    “你…你你…怎么知道他的名字?”

    不能不怪他如此惊讶,因为蜘蛛的名字只会在本部族间流通,作为一个外虫是几乎不可能知道的,除非是熟人。

    而肥蜘蛛从来没听小六说起过有虞骑云这几个怪虫朋友。

    “我当然知道。”虞骑云意味深长地微笑,“因为是他亲口告诉我们的!”

    “骗人!”

    肥蛛嚎叫起来,“你们5个虫渣,明明把小六打昏了,拖到海岸,要把他吃掉,幸亏我和老妈路过这里,及时现,才救了小六的一条命!”

    原来如此,这话让虞骑云呆了半晌,用歉意的目光看着身下的蛛小六,看来是自己误会了他了,自己是农夫,他却是不是一条毒蛇,I\'msorry!

    呵呵,他不禁对自己吐槽一番,自己可是骂了这小子半天了,原来竟然是错怪了他,还好他没听见。

    虞骑云默默收起刀,突然对那只小肥蛛露出一个特别温柔的笑容:

    “你们是小六的亲人吗?”

    虞骑云收刀子的举动和亲切的微笑,在肥蛛看来显得非常诡异,他不禁和母亲对视了一眼,瞪着虞骑云道:

    “我和他是小,也算亲人!”

    然而,他们母子俩就被下一幕惊得目瞪口呆,下巴掉了一地。

    只见虞骑云从蛛小六脖子上跳了下来,对着肥蜘深情地展开双臂,做出一个熊抱的动作,兴奋地喊:

    “小胖纸,过来抱抱!不打不相识,我们是一家人哪!”

    “屁!”

    在愣了半天之后,肥蛛蹦出了这一个字眼,感觉自己的亲情被侮辱了。

    “等小六醒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虞骑云嘻嘻一笑,吹着口哨,从背包里施施然取出一瓶水,对着蛛小六的黑脑袋像浇一朵美丽的红花一样浇了下去。

    这一幕,又把那对蜘蛛母子惊得目瞪口呆,不过不知怎的,心里竟然开始相信,这怪虫说的话十有**是真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