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99集 美人计

第399集 美人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来蜘蛛岛的第一夜。

    也许是水土不服,再加上各怀心事,让今夜无人入睡。

    李妖娆绝对是伙伴中最睡不着的一个,儿时的阴影就像被关在心灵玻璃窗内的异形,嘶吼着,用恐怖的面孔紧紧贴着玻璃,出诡异而残忍的微笑。

    这个恐怖的阴影一天不消失,李妖娆在蜘蛛岛就将永无宁日。

    皂皂紧紧躺在她的怀里,泪眼婆娑,半睡半醒,心里不时浮现自己的夏海伦姐姐被蜘蛛撕咬得鲜血淋漓的场景。

    她小小的身子紧张地弓着,弯曲得像一只饱受惊吓的小虾米。

    而饭团则是扯住越安不停地低声说话,炫耀着他和蜘蛛蹄之间的谈话,他的表情带着梦幻,觉得不可思议,自己居然有一天会和一只蜘蛛成为好朋友。

    来之前,他对蜘蛛也是非常恐惧的,尤其是他们的毒牙,今天白天也是惊魂一刻,据蛛蹄交代,一般情况下,他们蜘蛛逮住猎物都会在第一时间,给猎物注射毒液,恰恰因为他们几个人弱得毫无抵抗,才没有让蜘蹄母子用毒牙去咬他们。

    这个洞非常小,最多5个平方米,女生睡里头,三个男生睡外面,今晚安排越安和虞骑云轮流放哨。

    ……

    虞骑云此刻正安静地趴在洞口最外面,透过封住洞口的蛛丝上窟窿,他悄悄地窥视着不远处那张巨大的蜘蛛网。

    网中央挂着三个圆形的黑影,一大两小,正是蛛虎娘母子和蛛小六。他们的圆滚滚的身体,随着风中的轻盈的蛛网在月光下有节奏的摆动着。

    看得出,他们三个也没有入睡,在日渐深沉的夜色中轻声细语,可惜他们的对话声实在太小,无论虞骑云怎么竖起耳朵听,都听得不甚清楚。

    只隐约听见“跳蛛”这个词,在他们嘴里反复地出现,虞骑云低头暗想,记得蝽馥郁曾经和他说起过,“跳蛛”也是蜘蛛岛最恐怖的蜘蛛种类之一,生性狡猾,经常躲在暗处偷袭猎物。

    莫非今晚会有跳蛛来这里偷袭?

    想到这里,虞骑云心中一紧,全身血液都紧绷起来,原本泛起的睡意,立刻被驱赶得干干净净,他决定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打起精神,为伙伴们把好门户。

    就算洞外的蜘蛛兢兢业业,可自己的性命最好还是不要假手于人,自己保护自己,才让人最放心。

    ……

    “孩子,你娘的事,我们都很难过,她是个好母亲。”

    蛛虎娘在晚风中轻轻说,又凝注蛛小六的眼睛道:“以后,如果不嫌弃的话,欢迎你和我们一起生活。”

    “是啊是啊,有肉大家一起吃!”蛛蹄兴奋地拍打着蛛小六的胳膊。

    “谢谢阿姨和小蹄子!”小六黯然地低下头。又抬起头咬牙切齿道:

    “但你们的好意,我真的心领了,现在我只想去替我娘报仇!”

    蛛蹄眼睛滚圆,跳了起来:

    “你疯了,跳珠神出鬼没的,而且特别能跳,别说你找不到他,就算他大咧咧站在你跟前,你又能逮得住他吗?你能跳几步远?稍不留心,你的小命又得报销!少年,好好过你的日子吧!”

    他的腮帮像青蛙一样鼓起,越说越激动,整个网都被他摇晃起来。

    看见儿子替自己把话说完
水不暖月吧
了,而且还分析得丝毫不含糊,他的母亲看向儿子的目光充满赞许之色,仰天暗叹:

    我儿终于出息了……

    而在沉默片刻之后,蜘蛛小六很没出息地继续顽抗到底,依然说道:

    现在复仇,是我活着的唯一乐趣,否则,不如死了到好。

    见还是这么一条黑走到底,作为他最好朋友的和忠诚小的蜘蛛蹄,终于忍无可忍,正要咆哮起来,就被母亲蜘蛛虎娘一把按住了嘴巴。

    只将蜘蛛虎娘面不改色,笑咪咪摸了摸蜘蛛小六的黑脑袋,柔和说:

    东南角有一棵木蓝树……

    这句话只说了一半,她就意味深长地停了下来,这句话莫名其妙,让两只年轻的蜘蛛额头上挂满了黑线。

    嘿嘿一笑,就听蜘蛛虎娘接着道:

    树上住着一位远近闻名的大美人,叫蜘蛛豹蓝,这丫头长得真让人眼馋,特腰圆体壮,胳臂比你们的大腿还粗……

    她的语调充满诱惑,蜘蛛和人类的审美大不不同,对女性而言,膀大腰圆粗手粗脚的才有绝世美女。

    她又停住了,笑眯眯看着这两个年轻人,尤其是蜘蛛小六。

    相信现在连傻瓜都知道,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了,蜘蛛小六不是傻瓜,但还是说出了傻瓜才说的话:

    我报完仇,才讨老婆!

    这一刹那,蜘蛛虎娘有一脚把蜘蛛小六一脚踹下去的冲动!如果是她的儿子,一定会被她活活打成猪头。

    她原以为,让蜘蛛小六在爱情的追逐中,就会渐渐淡忘自己的仇恨,可是没想到这驴脾气居然这么倔。

    不过,看在他死去母亲的份上,她几个深呼吸之后,将肝火无声地熄灭。

    ……

    蜘蛛虎娘其实也是个倔脾气,做事情雷厉风行,说一不二,任何事情都不会半途而废,她脸上堆起笑,正想开口再游说游说小六,就听宝贝儿子急吼吼道:

    那个蜘蛛豹蓝,小六不要,我要!

    话没说完,就被母亲一个榔头敲得嗷嗷叫,连珠炮似的训斥道:

    你要你要!你要命吗!你知不知道,这丫头是出了名的白富美,眼高于顶,也只有小六这个黑帅哥才能配得上她!你这个小肥猪,还没爬上人家的网,就会被豹蓝那丫头吃得连腿都不剩。

    蛛蹄顿时被吓得呆呆不语。

    他知道母亲绝非再开玩笑,根据他们蜘蛛部落的传统,女性吃掉自己不满意的求婚者,完全是合法的。

    求婚,一直是男性蜘蛛死亡率最高的项目之一,是勇敢者的游戏。

    至少,猪蹄现在很不勇敢,他每天的小网一织,小苍蝇一吃,小子过得很陶陶,虽然他喜欢美女,可更想多活几年。

    ……

    一句就把自己的胖儿子吓退,蜘蛛虎娘心生一计,决定升华自己的游说方式,采取更隐秘的迂回战术:

    孩子,你知不知道,豹蓝那丫头体型是你的三倍,而且在我们蜘蛛界,我们女人不仅体型而且在战力上都是你们男人的好几倍,有这样一个彪悍的老婆帮忙,你报仇不是更有把握了吗?

    这一席话。

    显然戳中了蛛小六的软肋,让他在沉默片刻之后,6只眼睛一齐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