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07集 皂皂的渴望

第407集 皂皂的渴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关键时刻,女人的直觉是很可怕的,在男生们还在嬉闹旁观时,李妖娆暗叫不好,疯似的游过去,一边游一边嘶喊:

    皂皂!皂皂!

    她越想越不对劲,全身每个细胞都应恐惧而颤抖,她哗啦一身扎进手中,就看到了令她寒毛倒竖的一幕:

    就看见皂皂的两手两脚,都被4条褐色的怪虫咬住,正在拼命地挣扎,这褐色的虫子圆头长身,在水里扭动着,就像4根诡异的萝卜丝。

    顾不上呛了一口水,也不管这根萝卜丝到底如何恐怖,李妖娆像条飞鱼直冲过去,扎住一条虫的尾巴,狠狠甩出去!

    三个男生正一脸玩味地看着片卷动的水花,还以为两个女生在演出一出双簧戏,这时唰的一声,一只怪虫飞出水面,挂在了饭团的脖子上,唬得饭团飞出刺耳的尖叫,双手乱抓乱挠。

    虞骑云和越安瞬间脸色狂变!

    虞骑云奋力一拳,将挂在饭团脖子上个虫子打得飞了出去!接着他和越安一前一后扎入水中,四溅的水花出轰然巨响!

    现在就算傻瓜都能明白,皂皂和李妖娆不是在演戏,而是真的遇到危险。

    在水上的突变,让岸上的蜘蛛小六猝然一惊,他怔怔看着,猛然想到什么,脸色勃然大怒,八足腾空而起!

    ……

    很快,虞骑云和越安就被水中这惊悚一幕看得血液倒流,眼眶欲裂,正见水花卷动的池底,皂皂和李妖娆被数十条怪虫团团围住,皂皂四肢都被虫子咬住,一动不动已经失去知觉,

    而李妖娆的辫子和两脚都被五六条虫子紧紧缠住,空中的双手,左支右绌,根本抵不过水里那十几张嘴。

    这池水大约5厘米左右,相当人类的5米了,虞骑云一口气冲过去,像一头狂暴的野牛,横冲直闯,先将咬住皂皂四肢个怪虫一脚踢爆!

    让越安抱起皂皂浮出水面,赶紧游到岸上抢救,他又强力去拉扯咬住李妖娆的怪虫,在轰轰的巨响中,虞骑云拳打脚踢宛如一拳人。

    讲缠住李妖娆的怪虫击退后,他牵着突围而出,他现李妖娆呼吸困难,动作越来越慢,快要不行了,

    虞骑云怒冲冠,猛然抱起她的腰,水声哗然,李妖娆像出水芙蓉一样,半身探出水面,远看很美,轻看却是脸色铁青,正在大口大口地呼吸。

    虞骑云还在沉在水中,头部以下裸露的身体被数十只怪虫疯狂地撕咬味道,鲜血染红这一片池水,这一幕让被他高举的李妖娆看得触目惊心,扭动身子嘶吼:

    快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虞骑云猛然把李妖娆向前一推,一头冲出水面大喊:快走!

    李妖娆咬牙:要走一起走!

    她反身又扑入水中,像头疯狂的母狮子一样,对着围攻虞骑云的虫子又踢又咬,这时,头顶的天空仿佛有一片乌云飞过,只8只脚的蜘蛛从天而降!

    蜘蛛小六一抄起李妖娆,另一手抄起虞骑云,都背在自己的背上,但令人惊异的是,他并没有立刻撤离,

    而是安静地伏在水面上,在李妖娆的惊呼声中,把头扎进水中。看见蜘蛛小六这张狰狞的大黑脸,怪虫四处逃散,可是已经晚了,不知何时蛛小六毒牙里射出的毒液,让它们全身麻痹。

    愤怒的小六还不解气,出刺耳的咆哮,八只手脚凌厉地勾挑,将这些动弹不得的怪虫,一条条甩飞出去,啪啪不绝落在了晚上。
大明超级奶爸笔趣阁


    你们没事吧?小六这才转头问背上的李妖娆和虞骑云,虞骑云一拍胸脯,豪迈一笑:皮外伤,不打紧。

    李妖娆细看,伤口虽然不深,却是触目惊心,像被子弹扫中似的,到处都是血孔,而这一些子弹,都是为自己挡的。

    一想到这里,她心痛如绞。

    不过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皂皂,在虞骑云他们没感到之前,皂皂就已经失去知觉了。

    她惊惧回头,就看见越安和饭团已经在岸上给皂皂做人工呼吸。她对蜘蛛小六狂喊,快走快走——

    蜘蛛小六八脚齐齐滑动,瞬间就来到岸上,李虞二人不等挺稳,就从他背上滚落下来,一个箭步传到皂皂身边。

    此刻,小家伙脸色惨白,嘴唇乌青,微闭的眼神黯淡无光,饭团正用手垫起她的头,而越安面孔扭曲,双手交叉按在皂皂****,一二三!一二三!又用嘴对着皂皂的大嘴吐气!

    看得出,越安的人工呼吸动作非常专业,而人李妖娆和虞骑云面色凄惶的是,虽然越安都快嘶声力竭,可是皂皂浑身上下却没有一点动弹的迹象。

    李妖娆的眼泪喷涌而出,她跪在地上,扭过身去,用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声音干扰越安他们的救助。

    时间滴滴答答地流逝。

    虞骑云急的快要燃烧,他们必须快快快!对于溺水休克的人而言,前3o分钟就抢救的最佳时期,一旦错过,一旦皂皂瞳孔大,晶体出现白色裂纹。

    那一切都晚了。

    在越安紧张的一二三低吼中,虞骑云屏住呼吸,用颤动的手,拉开皂皂的眼睑,然后重重松了口气,小家伙的眼神虽然空洞,但瞳孔除了水濛濛的,并无异样。

    我能作什么?我该做什么?

    人口呼吸他帮不上忙,越安比他更专业和地道,那我能作什么?我能作什么?虞骑云嘴唇咬住了血,大脑在疯狂地旋转,他强迫自己一定要做点什么?

    突然,一个念头脱颖而出!

    心理刺激!对对!心理刺激!

    虞骑云在大学心理课上,听过这方面的讲座,就是通过心理暗示的方式,不断刺激患者的大脑,让她恢复记忆和知觉。

    在现代医学中,这种方式普遍应用在失忆病人和植物病人身上,效果良好。

    虽然好像还从来没有听过,心理刺激疗法用在溺水人的身上过,但事态紧急,容不得虞骑云过多去想。

    他立刻俯下身,对皂皂的耳朵大喊:

    开饭了!吃大餐了啦!

    有红烧猪蹄啰!

    哇!这糖醋鱼!

    哇哇,麻婆豆腐来了!

    还有香喷喷的蛋炒饭!

    ……

    这一连串诱人的美食,听得扶住皂皂脑袋的饭团嘴角都本能地飙出了口水,但皂皂却还是无动于衷。

    虞骑云的声音渐带哭腔,越喊越小,他已经把皂皂最快吃的饭菜都撸了三遍,小吃货表情木然,一点反映都没有。

    绝望像毒蛇一样慢慢啃食着虞骑云越安和饭团这三个男生的心。

    三个男生眼泪飞了出来,越安依旧在不停地做人工呼吸,而他们的视线在眼泪的浸润中,越拉来越朦胧……

    朦胧的最后就是黑暗。

    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对着皂皂的耳畔狂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