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09集 亦贞见血

第409集 亦贞见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时间是个相对的概念,惊心动魄时的时间总是比平淡乏味的时光过得快很多。

    现在是下午四点了,转眼快到黄昏。

    大家一起动手,把剩下的开水,喝的喝,装瓶的装瓶,顺便抓紧时间,又在池塘里把自己换下的脏衣服给洗了。

    虞骑云心情很不错,因为他的衣服除了**外,全部被李妖娆抢去洗了,看来受伤时的福利总是比健康时要好得多。

    考虑到水池里其他存活的孑孓已成惊弓之鸟,是绝对不敢再偷袭她们,所以,他们在池畔洗衣服是相当安全的。

    而在这期间,生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和蛛小六这只蜘蛛有关。

    他一看到,人类竟然把自己刚蜕下的皮当场洗刷刷,又惊得语无伦次,他从来没听说过雨林还有其他虫子会这样做的。

    因为虫子大多是外骨骼设置,为了长大,只能用蜕皮的方式让旧骨骼让位于新骨骼,也就是说老皮已经蜕下,就成了废物一推,而虞骑云他们说,洗洗还要用。

    这个,让他实在是无言以对,只能独自坐在池畔的一块石头上,默默呆。

    感觉这个世界越来越疯狂了。

    ……

    就他呆时,一个声音在身边想起,听起来倒和猪蹄有几分相似:

    “嗨,小六,能帮我们去找一棵果树吗?最好是又大又红的哪种?

    他回过神,就看见饭团牵着皂皂的小手站在他面前,皂皂嘴里含着手指。

    你们找果树干嘛?小六问。

    我们饿了!

    不会吧,你们…你们吃臭水果,太恐怖了,这么难吃的东西,你们咽得下?

    小六这话让虞骑云他们的眉毛都翘了起来,第一次听见有人说香甜可口的水果是又臭又难吃。

    虞骑云不禁失笑道:

    那我们应该吃什么好?

    苍蝇啊!你们要吃多少就给你们网多少?绝对管饱。

    5个人类一齐来了个漂亮的趔趄,满脸的黑线比头还多。

    六眼仔对着天空依旧滔滔不绝:

    今天是苍蝇

    明天是蜜蜂

    后天是蝗虫……

    不过,最为你们的好朋友,我还是隆重推荐你们吃苍蝇,告诉你们啊,吃苍蝇时,喜好嚼头的吃苍蝇背,当然,苍蝇屁股更加鲜嫩多汁,吸起来那个香啊!

    饭团和皂皂手牵手弯下腰,对着地面深情地吐了一地的胆汁。

    众人忍无可忍一齐咆哮:

    闭嘴,我们只要水果!

    友谊的小船不能说翻就翻,蛛小六只好举手投降,等大家把物品准备好,小六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地上的孑孓尸体一条条夹在腿上,惊得众人问:

    这个你也吃?

    蜘蛛小六摇摇头:水里的东西,我倒不敢兴趣,太清淡了,没味道,不过小蹄子从来没下过水,可以给他尝尝鲜。

    虞骑云默默一挑大拇指:

    好——兄——弟!

    来吧,时间不早了,我们在黄昏前搞定,蜘蛛小六大手一挥,听小蹄子说这附近好像就有棵榴莲树,我们走过去。

    听说是榴莲。

    众人饥饿的脸庞一阵抽搐。

    ……

    几分钟后,人类和蜘蛛走得干干净净,池塘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一朵紫色花
修真邪少闯花都txt下载
瓣后慢慢露出一张又瘦又尖的脸,一双恶毒的眼睛久久地望着虞骑云他们消失的方向。

    蚊亦贞已经在花瓣后躲了很久,亲眼目睹了一个蜘蛛和几个怪虫,联手杀害了自己几乎所有的孩子。

    可是她却出奇地平静。

    她是个非常理智的蚊子,和她孩子一样,根本不是蜘蛛的对手,蚊子最擅长的不是正面进攻,而是在睡梦中,悄无声息地接近对手,然后一针见血。

    蚊子虽小,也是肉,她们和蜘蛛也是一对天敌,一旦她们落入蛛网,是鲜有逃生的,不过从来没有蚊子敢于猎杀蜘蛛。因为彼此力量大过悬殊。

    一般蚊子躲都来不及,哪敢以身犯险,可是就像人类一样,平凡之中,总有另类,蚊亦真就是蚊子界的另类。

    她是这一片雨林中唯一一只敢猎杀蚊子的蜘蛛,而且把现场坐得非常巧妙,看起来,就像别的蜘蛛在行凶。

    用这个方法,她已经干掉了11只蜘蛛,今晚她会再舔一只,还有那几个怪虫。

    他们今晚都得死。

    ……

    蚊亦贞展开灰色的翅膀,飞越池塘,六条柔弱无骨的长脚轻盈地落下,这是虞骑云他们撤离的地方。

    半空中,她就闻到了一股甜美又陌生的血腥味,让她干扁的胃像打了激素似的翻腾起来,她已经好久没闻到,这么芬芳的血液味道。

    这血是虞骑云留下的,若果知道自己的血获得这只母蚊如此高数值的评价,他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她脚刚落地,就看见地上斑驳的血迹,呆看了一秒之后,他跌跌撞撞地扑向大地,像针头一样的尖嘴,疯狂地吮吸起来。

    恐怖的吱吱声,让幽静的池塘上空分外刺耳,令人毛骨悚然。

    知道地上的殷红变色苍黄如叶,蚊亦贞才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她用手指把嘴尖一抹粘附的血迹捻了捻。

    两只眼睛精光四射。

    她很好奇,那几个蚂蚁大小的虫类,真么会流出大动物吃才有的新鲜血液,要知道雨林绝大多时微型动物的血,都是透明的,最多淡绿或者淡黄。

    一抹斜阳轻洒在这只高大蚊子的脸上,她嘴角泛起如秃鹫一般的笑意。

    看来今晚,不仅是复仇之夜,也是一场饕餮盛宴。

    蚊亦真走到水面,蹲下身子,看着水中自己的套样,突然伸手有节奏地搅动起来,让自己的面容支离破碎,异常狰狞。

    这水中的波纹一圈圈荡漾,像密码一样传递道池塘的每个隐秘角落。

    她停手,静静等待了3分钟。

    眼前的水面,出诡异的声响,在层层水泡汩汩涌出之后,4只孑孓的褐色的小脑袋冒了出来,挨着母亲的手哀怨地摩擦着,出呜呜的哭泣声。

    上午还有23个,现在就剩4个。

    看见自己的孩子……

    如果蚊子有泪腺这个元件,想必这个时候,应该是泪流满面了。

    她伸手把这4只孑孓都抱了起来,好像在轻声细语什么,就见孑孓们仿佛都咬牙切齿的笑了笑。

    就像听到什么好消息。

    等自己的孩子们重新潜回池塘之后,蚊亦贞返身贴着体面飞行,她的触角对血液的味道敏感道了变态的地步。

    只要风中海还有一丁儿虞骑云血液的味道,哪怕对方逃到天涯海角,她都能找到他,奇袭他,吸干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