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11集 拉磨的杀手

第411集 拉磨的杀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夜深人静,树洞里,伙们伴这次很早就出了呼噜声,让因疼痛无法入睡的虞骑云,听得心里一片安然。

    白天的硬汉,到了晚上终于露出了脆弱的一面,他身上被孑孓咬出十几道伤口,在夜雾的浸润下一直痛得更厉害。

    他辗转无眠,终于坐起。

    他抱着膝盖,斜靠在树洞口,透过蛛丝上留下的呼吸孔,呆看那漆黑如墨的夜,这一片雨林,静得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可是有多少杀戮,就隐藏在这夜色笼罩中呢?想起;来,心中寒意袅袅升腾。

    他的思绪转向昨晚的话题,轻轻叹了口气,如果未来几天,打探出消息,证明夏海伦和凯馨确实被蜘蛛不经意间吃掉了,那该怎么向李妖娆和皂皂告知这个噩耗呢,恐怕她们第一时间就会哭晕吧。

    他想来想去,决定还是先隐瞒。

    无论如何,他们都必须走完自己的路程,找到传说中的绿泉,

    如果这泉水真是传说中所说的那么神奇,那么,他们不仅可以恢复到正常的人身,也会带瓶泉水,送去给夏海伦和凯馨的母亲,治好她们的冰冻人症。

    替那两位勇敢又善良的女生完成她们的心中的为母求医的心愿。

    这思绪太沉重了,让他的眼皮渐渐耷拉下来。虞骑云一伸懒腰,打了个哈气,慢慢地将身体斜躺下去,在数到166个小绵羊之后,终于沉沉睡去……

    ……

    月影西斜,完全被蜘蛛岛上濛濛的雾气给遮盖,远处的海浪也疲倦地退去,此刻的蜘蛛岛万籁俱静。

    这时,一片有型的清风无声地落在虞骑云他们所在的树洞口。

    等停下脚步,在特写镜头下,这道清风渐渐凝聚成一只蚊子的造型。

    小头,尖嘴,长身。

    正是黄昏时,潜伏在附近一直窥视着的蚁亦真,她像个忍者一样,趴在一片树叶背后,一动不动几个小时。

    现在,该到了“动”的时候。

    无论白天多么喧嚣,这时的舞台,她是唯一主角,主宰一切生命的生和死。

    ……

    蚊亦真透过重重蛛丝包裹的缝隙里,看见里面5个人,安静地像5片轻飘飘的梦,嘴角不禁露出一抹残忍的微笑。

    夜色昏暗,身为夜间动物的蚊子,天生就有着灵敏的夜视眼,她甚至看见了皂皂嘴角的口水像一只小蚯蚓在游动。

    当然,靠近洞口虞骑云身上飘出的那股血液的醇香,让蚊亦真心潮澎湃,几乎有点把持不住自己内心的饥渴。

    虞骑云离她这么近,只隔着一层半厚的蛛丝,她的尖嘴出手可及,已经要迫不及待地去畅饮他身上的鲜血了。

    她针管般的长嘴,对着虞骑云身体的位置,刚想刺破蛛丝捅进去,这时一阵冷风吹来,让她猛地冷静下来。

    嘴尖接触蛛丝的那一刹那,她停止移动,然后慢慢收了回来,她转过身子对着夜空,吸了口冰冷的口气。

    让自己躁动的心跳安静下来。

    刚才真是好险。

    她已经现,绕在这树洞的大片蛛丝上分出了两根沿着树梢而上,最后钻入一片卷成筒状的树叶深处。

    这不是一片自然卷曲的树叶,而是在蛛丝拉扯缠绕下,被蜘蛛卷起来,用来睡觉的,那一大二小蜘蛛就在里面。

    根据经验,她知道,一旦自己触碰到封锁洞口的蛛丝,那两个延伸的蛛丝就会拉响警报,自己只能落荒而
重生甜妻之最强经纪人小说5200
逃。

    这样等于打草惊蛇,以后再来偷袭就没那么容易了,作为一个精明的刺客,她知道很多时候,机会只有一次。

    所以,今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蚁亦真握紧双拳,默默为自己打气。

    她悄声走开,蹲伏在一片树叶背后,把思路理清爽,很显然,要想安心吸那些怪虫的血,必须先搞那三只蜘蛛。

    干掉蜘蛛,也是复仇的主要内容。

    她黄昏时,就一直在窥视着人类和蜘蛛的一举一动,对那只大点的蜘蛛很是忌惮,在举手投足间,透着彪悍的气质。

    是一个不好惹的存在。

    所以干掉蜘蛛的关键就是在她们熟睡之时,用自己的尖嘴插入他们的大脑给予他们致命的一击。

    可是,他们到底有没有睡着呢?

    她巨决定悄悄摸上那片圆筒状树叶,像个忍者一样近距离地倾听和查看。

    她对自己的身手有绝对的把握,天然的轻盈身形,让她柔弱无骨的脚步,行走了简直比晚风还轻上一克。

    风动,影动。

    一眨眼,蚊亦真已经安静地站在了卷筒叶的背面,惊喜地现,三个轻微却不同的鼾声在叶片里面,上下起伏。

    这正是偷袭蜘蛛的最佳时机。

    可遗憾的是,她能看到,卷筒的两边开口,都用蛛丝像隔离带似的围了一圈有一圈。也就是说,她根本进不去。

    一旦闯进蛛丝帷幕里,自己肯定难以挣脱,死路一条。

    ……

    蚊亦真趴在卷筒树叶上默默想着,最后叹了口气,决定采取高难度的举措,瞅准位置,用嘴从树叶上直接插进去。对准他们的脑袋,一定要扎出事件的脑浆来。

    不过叶片很厚,自己的耗时无疑是巨大的,还好离天亮还有的时间,一念通达之后,她选择下嘴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大蜘蛛纸蜘蛛虎娘。

    这是她最有威胁的对手,必须先除掉,除掉这只精明干练的大蜘蛛,今晚这次夜袭,就意味着成功了一大半。

    ……

    她悄悄趴在卷筒口,经过反复目测,她确定蜘蛛虎娘头部的位置,然和脚踩着小方步,一步一步量到指点方位。

    在行动前,她又将触角贴近树叶仔细聆听,里面鼾声如常,在确定蜘蛛们酣睡依旧之后,她嘴角露出一抹会心的微笑。

    谨慎再谨慎,一真是她成功的关键因素,也是她重来没失手过的最重要的原因,和蜘蛛比拼,一点纰漏都不能出,蜘蛛的脚上的寒毛上有尖端的听力细胞。

    哪怕处于熟睡状态,也绝不能掉以轻心,这是她作为蜘蛛岛唯一一干敢和蜘蛛对杀个的心得体会。

    在呆呆站立了几秒之后。

    蚊亦真趴在树叶上,拱起背,将翅膀收紧,以免在风中出不必要的声音,然和第了几口水在叶片上。

    她口水中有消化酶,能在一定程度上溶解叶片的表皮层,不过这时间很慢。

    她耐着性子,等了足足5分钟后,用手轻轻按了按,现叶片的表层已经松软,她抓紧时间,将自己的嘴尖慢慢插进去,然后像一头拉磨的毛驴一样,以自己的嘴为中轴,满满转起圈来。

    这是她想出的,无声无息捅破树叶是最后办法,每一圈转完,自己的嘴尖就扎进一分。

    根据这个度,她确信在最多1个半小时之后,自己这把锋利的长剑,就能刺破叶片下大蜘蛛的脑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