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12集 蛛蹄的盖浇饭

第412集 蛛蹄的盖浇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月光又探出云层,一缕清辉像舞台上聚光灯,驱散薄雾,斜斜照在一只在树叶上默默转圈的蚊子身上。

    蚊亦贞是一位坚毅的母亲,更是一位精明的猎手,而现在,却像一个马戏团的小丑,在滑稽可笑地转着圈圈。

    突然,叶片内部传来一声咳嗽。

    这一瞬间,蚊亦贞立刻趴下,停止一切动作,用身子紧贴着树叶上一动不动。蜘蛛的听毛太灵敏了。这甚至比他们的毒牙更让她忌惮。

    在咳嗽声之后,里面一阵窸窸窣窣,仿佛有拉扯丝线的声音,之后从叶筒里,步履蹒跚地爬着一只肥胖的蜘蛛来。

    蚊亦贞心跳得厉害,她现在长嘴已经插进叶片一大半,如果要无声的拔出出来,又得像相反的方向转圈圈,可现在她不能动,有只蜘蛛已经出来了。

    当然,她也可以不用转圈,直接拔出自己的尖嘴,不过这肯定会生声响。

    如此,自己就会暴露,那么今晚处心积虑的偷袭计划,将前功尽弃。

    ……

    她心念电转,决定在她谨慎的人生当中第一次冒一次险。

    她默默安慰自己,仅此一次。

    蚊亦贞的身子像一棵水雾融入到叶片上,在朦胧的夜色中,只要自己纹丝不动,对方就未必能看到自己。

    果然,她的猜测是对的。

    那只小肥蛛摇摇晃晃地走着,哈气连连,好像还没睡醒的样子,6只眼睛虽然睁着,可眼神还沉浸在梦乡中。

    这样摇摇摆摆地越走越近。

    蚊亦贞的心跳得突突响,这个时候,她也无法保持淡定,看这肥蜘懵懂的样子,应该是没有现自己,可是大半夜他出来,又是在演哪出戏?

    蛛蹄捂住肚子,步履有些不稳,虽然老妈警告晚上绝不要爬出叶筒一步,可是肚子里稀里哗啦,实在痛得厉害。

    这显然是要拉稀的节奏。

    看来,是昨晚的小六带来的孑孓吃得太多了,唉,水产品就是水分多,怪不得小六这个机灵鬼不喜欢吃。

    既然是拉稀,那肯定是噼里啪啦,气味醇厚,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卧室弄得臭气熏天,让小六子看笑话。

    再说,虽然这段时间,有跳珠出没,并不太平,可是自己只出来几分钟,拉完粑粑就立刻回窝,不可能这么巧,就被那只该死的跳蛛逮住。

    迷迷糊糊间,他脚步突然一滑,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虽然感觉臀部下有些膈应,好像有什么东西,但拉稀要紧,那管这许多,于是翘起屁股开始放松自己。

    只听一阵噼里啪啦,一坨坨粑粑毫不客气地挂了蚊亦贞一头一脸。一股奇臭,让她整个呼吸道都在因痉挛而抽搐。

    就听小肥蛛畅快地喊一声:

    “呼——真特么舒坦!”

    他是舒坦了,可屁股下那位蚊子阿姨,却是倒了大霉,简直要哭天抢地。

    蚊亦贞屏住呼吸。

    她现在的模样非常狼狈,嘴插在树叶内层已经无法动弹,脸上则是一头“香喷喷的盖浇饭”,不仅如此,刚才那蛛蹄一坐之下,全身痛得更像闪了架。

    羞辱、愤怒、悲哀
三国之召唤猛将txt下载


    让她情绪开始有失控的迹象,可是作为一个忍者和刺客,忍字心上一把刀,就在她血压不断升高即将爆表时,还是硬生生地被冷静压制了下去。

    因为她知道,拉稀绝不会持久。几分钟后,这只该死的蜘蛛就会滚蛋。

    她没有理由为了这区区几分钟羞辱。而让整个复仇计划泡汤。

    几分钟后,小肥蛛抖抖屁股站起身来,蚊亦贞刚松了一口气,就见这只蜘蛛又把屁股放了下来,在自己的翅膀上擦了擦,然而哼着小曲儿走了回去。

    竟然…竟然用自己的翅膀擦屁股!

    蚊亦真气得浑身抖,却只能安静地趴着一动不动,手爪狠狠地口进叶肉里,她望着蛛蹄的背影,内心在咆哮:

    “小胖纸你等着!你等着!”

    她屈膝着身体,慢慢将头顶和触角上吸状物,扒拉下来,虽然恶臭扑鼻,她还是努力忍住了,连个喷嚏都没打。

    手里突然扯到一物,她手拎着慢慢举到自己的眼前,轰然一声,全身的血液沸腾气来!这是一条清晰可见的孑孓尾巴。

    是她孩子的尾巴!

    蚁亦贞的表情开始癫狂。

    在她头上拉屎拉尿,她忍,用她翅膀擦屁股,她也忍,可是吃了她的孩子,当她的面再拉出来,她就是想忍。

    又怎么能忍得住呢?

    心中的狂怒瞬间冲破了她忍耐的临界点,她啵一声拔出尖嘴!翅膀一震,就朝小肥蛛的方向扑过去!

    ……

    蛛蹄虽然睡眼朦胧,寒毛却瞬间感知到了身后的震动,当他猝然回头,脚步一歪,肩膀就被飞来的蚊子狠狠刺中。

    痛哼一声,蛛蹄滚到在树叶上,惊恐地瞪着眼前的蚊子,又闻到一股异常熟悉的味道,正是自己粑粑的气味。

    蚁亦贞不说话,一个跳跃,落在蛛蹄的脑后,尖嘴又向小肥蛛的后脑勺扎去,这一针下去,铁定能要这家伙的命!

    她后脚一撑,就要力。

    身子突然一紧,嘴刚瞄准角度,整个人就像根木头似的摔倒在地!

    一根雪亮的蛛丝缠住了她。丝的一端正连在一只大蜘蛛的臀尖上,正是蛛虎娘,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悄悄站在这只蚊子的身后,一副戏谑的表情。

    蚊亦贞面色土灰。

    她已经是战决,从她拔出长嘴到刺中蛛蹄,其实不过短短半分钟时间,她本想刺死这只小蜘蛛,立马就逃离。

    可计划赶不上变化。

    真没想到,这只成年蜘蛛会这么快就赶出来。她疯狂地用手去撕扯蛛丝,在地上滚来滚去,妄图挣脱束缚。

    蚊亦贞早有准备,屁股一扭,咻咻不绝,一根根蛛丝飞射,立刻将在地上打滚的蚊子捆成一只粽子。

    她慢慢走过去,伸手用一根蛛丝将蚊亦贞吊起来,举到自己的眼前。

    “你是不是很奇怪?我怎么会这么快?”蛛虎娘笑着说,弹了弹蚊子的脑袋。

    在层层蛛丝包裹中,蛛虎娘很人性化地特意让蚊亦贞的尖嘴露了出来,但此刻,这张尖嘴闭得紧紧的。

    一句话也不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