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27集 丰收的喜悦

第427集 丰收的喜悦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绵羊到底是什么鬼?

    为什么他们一直在数绵羊?

    翌日清晨,蜘蛛笑风有气无力地趴在树叶上痛苦地哀嚎,

    就在这个时候,下方白色房子里那聒噪了一个通宵的声音继续砸向他:

    饭团哥哥,我们开始数绵羊了喔!

    嘻嘻,看谁先睡着!

    一起开始!

    1只绵羊2只绵羊3只绵羊……166,167,168……咦,不对不对?

    哪里不对?

    我们155没数,直接跳过了?

    啊?

    饭团哥哥,我们重来!数到2oo下,看谁先睡着,谁在数错,就打谁的手板子,不许赖皮,赖皮还重新数!

    呼——

    重来,1只绵羊2只绵羊3只绵羊……

    整整一个通宵,这样的对话反反复复地轰炸着蜘蛛笑风的耳朵(寒毛),让8只犀利的老鹰眼轰成了熊猫的烟熏眼,整个人都快到崩溃的边缘。

    他不能睡,可是想安静地趴在树叶上养精蓄锐,这都不行,从昨晚十点开始,这样无聊到人疯地对话。

    就像牙齿一口口啃食着他的耐心。

    更让他把脑细胞一个个挤破也想不到的是,为什么这些愚蠢的虫子会翻了翻去说同样的话?

    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精力,熟了一网上的绵羊,这绵羊又是什么鬼?

    他感觉自己的血压一个晚上已经升高了1oo度,而此刻这残忍的对话,继续戏弄着他全身每一根寒毛:

    饭团哥哥,我们开始数绵羊了喔!

    嘻嘻,看谁先睡着!

    一起开始!

    1只绵羊2只绵羊3只绵羊……166,167,168……咦,不对不对?

    哪里不对?

    ……

    嗷呜——蜘笑风终于疯狂地爆吼起来:你们给沃闭嘴闭嘴闭嘴闭嘴!

    里面没有闭嘴。

    声音里的两人类继续开开心心地数着绵羊,和之前的对话是一摸一样。

    蜘蛛笑风匡狂吼着扑上白房子,又开开始对着蜘蛛丝纺织成的墙壁又撕又咬,就像昨晚某一个时间断一样。

    撕着咬着,突然嘎然而止。

    透过孔洞,他震惊地现整个白房子里空无一人,只在树洞为织出来一道薄薄的蛛丝帘,这个数绵羊的的声音就从树洞里面出的。

    这是怎么回事?

    他一脸震惊之后一脸懵逼。

    那个树洞他瞟过一眼,只是个浅浅的凹洞,根本根本容纳不了5只个怪虫和三只蜘蛛,就连挤进蜘蛛虎娘一个人都够呛,他越想脑子越糊涂。

    而此刻,那数绵羊的声音,依旧连绵不断,就将一万头绵羊咩咩地走到他身边,每只羊都狠狠地踢了他脑门一脚。

    蛛笑风快疯了。

    你们闭嘴!闭嘴!闭嘴!他表跳如雷站在屋顶上大吼大叫。感觉大脑一片昏沉,脚步一滑,吧嗒一声从白房子上滚了下来,趴在一片树叶上一动不动。

    半天才缓过劲来。

    这时,早上的太阳斜斜地升了出来,远方隐隐传来啾啾的鸟鸣声,更远地地方甚至能听到一两声吼猴的叫声。

    当然,和蜘蛛笑风最亲密的还是白房子里面飘来的开开心心数绵羊的声音。

    这简直
靠近女领导无弹窗
阴魂不散。蛛笑风心在滴血。

    他现在是又饥又累又困,唯一的需要就要好好大吃一顿,再美美睡上一觉。

    所以,聪明的话,就应该放弃这次捕猎,可是这念头刚才他心里酵,就被他心里另一个声音狠狠压制下去。

    都到了这个地方,付出这么的心血,自己的自尊和倔强的性格,决不允许半途废弃,决不!决不!决不!

    心念已定。

    他咬牙爬了起来,在树叶咕咚咕咚大口喝着露珠,因用口水将自己8个眼珠子每个都擦了一遍。

    身体内外的清凉感,让他精神顿时一阵,他看着白房子狞笑着想着。

    我在外面有露水,尽情地喝,你们里面里面的水的又能维持几天呢,看谁熬得过谁?

    为了节省体力,他没有一步飞越,而是费了好些力气,沿着弯弯曲曲的树枝,爬回白房子顶上的那一片树叶。

    不过那滔滔不绝到变态的数绵羊声音,实在让他受不了,再继续听下去,蜘蛛笑风感觉自己离人格分裂就不远了。

    于是他将八只手脚都弯折起来,脚尖全部压在肚皮下,将听毛(负责听觉的寒毛)全部遮挡住,这下感觉好多了。

    不过这无疑增加了眼睛飞负担。

    他这把八只眼睛,在他死去听觉的形势下,必须一刻不停地盯着白房子外一举一动,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

    就这样,像片叶子似的一动不动。

    从早上到黄昏,他用他人的毅力一直在时候,感觉自己的意志力有上了个台阶。

    坚持就有回报。

    到了当天晚上,那该死的数绵羊声,终于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蜘蛛笑风一片振奋!

    他们果然饿得没力气再数了,

    他透过白房子上空洞往里窥视,房子里面一片死寂,所有的怪虫和蜘蛛还是躲在树洞里没有出来。

    都一天一夜了,他们难道连爬出树洞的力气都没有吗?

    他心里又惊又疑又喜。

    他们没力气的时候,就是自己有食物的时候,想想就大块人心,让你们狂让你们浪,最终还是成为自己的食物。

    ……

    在熬过最后一个饥饿的夜晚之后,第二天一早,蛛笑风就迫不及待地趴在洞口,他准备主动采取行动。

    先试探性地里面喊了几声,里面依旧死寂,没有任何回音,于是,他将自己的一条腿悄悄从洞里伸了进去,屋子里面小心翼翼地转了一圈。

    脚尖上的寒毛,连任何呼吸的声音都没有感知到,他心中大喜,又不遗憾,看来他们真的是全部死掉了。

    可能是渴死了,也可能是饿晕了。

    因为他已经一天一夜都没有听到里头的人类和蜘蛛喝水的声音。

    蛛笑风兴奋地仰天咆哮,真是有志者事竟成,坚持到最后的人,才能赢得最后的声音,

    他要加快度,让里面的蜘蛛和人类过期变味了,那就不好吃了。

    在无人阻拦和蜘蛛经过三天的风吹日晒已经不那么坚固的双重利好下,他花了一个小时时间,终于在固若金汤的白房子上撕开了一个大洞。

    带着收获的喜悦,在蹲守了三天两夜之后,他终于走了进去,用风还轻盈的脚步,用比日还热烈的笑容,

    去收割属于他的八条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