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28集 雾中人

第428集 雾中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带着胜利者特有的微笑,蛛笑风居然微微有些紧张,有些激荡。

    自己已经很久没有体验到这种激动人心的时刻,因为他之前所有的猎物,几乎都是手到擒来,一击必中。

    而这次捕猎,让他苦熬了三天两夜,在他备受嘲讽和饥饿之后,才终于等到了收获的这一刻,真心不容易!

    是个人,就会激动。

    对手越是狡猾越是难搞,他的成就感也就越大,而且经过这次历练,他感觉自己的心智和韧性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以后再遇到如此棘手的猎物,他相信自己绝对不会像今天一样这么难熬。

    5个怪虫3只蜘蛛,足够自己慢慢吃上一个星期,是该好好放松一下,想到这里,肚子空空,身心却满血似的舒泰。

    他透过树叶,抬头看看了一角蓝天,无比畅快地伸了个悠长的懒腰。

    ……

    当蛛笑风迫不及待地闯入这座用蛛丝搭建的白色房子后,心态反而放松下来,并不急于冲进树洞去享受自己的美餐。

    因为来之不易,所以,他要尽可能延长这种胜利的喜悦。

    走到屋子中心,脚踩在粗糙又微斜的树皮上,他停了下来,绕着这个圆形的屋角踱着小方步慢慢地走了一圈。

    闲庭散步的感觉就像一位游客,在细细品味一座精美的白色建筑。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蛛笑风很难相信,圆网蛛这些他眼里的低能民族。竟然有如此灵巧的手艺,看着这一根根整齐雪亮的丝线,横竖有度,让人叹为观止。

    他心里既羡慕又嫉妒。

    圆网蛛是一个极为擅长织网捕猎的民族,而他们跳珠天生就是网络文盲,虽然也会吐丝,却只是用来跳跃时保持自己身体平衡和悬挂身体所用。

    这让他自封的优越感备受打击。

    而且因为不会织网,所以一般的跳蛛每次狩猎,都是斗智斗勇的游击战、运动战,而圆网蛛,只要舒舒服服地趴在网中央,哼着小曲,静待猎物送货上门。

    一想到这点,他妒火更盛。

    虽然作为孔蛛,他的捕猎能力要远远过一般的跳蛛,可是也要东奔西走,四处寻找猎物,哪像圆网蛛如此安逸。

    妒火变成了饥火。

    他现在就要把那几只懒家伙给吃掉,至于那几个怪虫,他会用一周的时间去咀嚼,希望他们还要一口气,如果已经饿死或者渴死,那简直太无趣了。

    他冷笑着抬起八只脚大步朝树洞那边走了过去,“哗啦”霸气地扯开挡住洞口的蛛丝,然后整个人都呆住了。

    冷笑变成了傻笑。

    里面没有蜘蛛,也没有怪虫,只有满满一树洞的木屑。这些安静碎木,安安静静,仿佛已在等候多时,每一根小木屑都像在出嘲讽的微笑。

    足足三分钟。

    蛛笑风一直维持着咬牙切齿的羞愤表情,暴怒的心在燃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胞,等混沌的脑海风平浪静之后。他这才清醒地自我分析:

    这5个怪虫和3只蜘蛛一定是在树洞里挖通道跑了,他被活活地耍了!

    苦等了三天两夜,就等来这么一个结果,再理智的人此刻也要欲疯欲狂。

    ……

    蛛笑风咆哮着冲了过去,像头
太古魔仙吧
疯狗一样,撕咬这堆了一洞的木屑,弄得自己漫头满脑都是小木条,越显得狼狈。

    在木屑飞舞中,突听“吧嗒”一声,一个又红又扁的奇怪石头砸在他的脚丫子上,痛得蛛笑风嗷嗷叫。

    这什么鬼东西?

    蛛笑风将皂皂粉红外壳的手机捡了起来,触手一片冰凉,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整整齐齐的石块,用牙齿咬了咬,呸!又硬又没味道,他随手扔在地上。

    之后,他手脚不停,终于将树洞里的木屑一刨而空,随着最后一根木屑扫落在地,一个幽深的通道,终于展现在他面前。

    果然,她们是挖通道逃走了。

    他几个深呼吸之后,悲愤欲绝地走了进去,终于明白,之前那两个混蛋为什么一直绵绵不断地竖着绵羊,

    原来,就是为了混淆视听,让他听不清他们在树上挖通道的声音。

    这这…真狡猾!

    当他牙缝里咬牙切齿蹦出这几个字时,脑海里本能地浮现虞骑云那张嚣张的笑脸,细细思量,蛛笑风可以肯定,一定是这个蓝毛怪搞的鬼,那几个圆网蛛绝对想不出这么高明的主意。

    如此想到,心里更是对虞骑云恨得无以复加,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暗暗誓,下次碰到这家伙,绝对不会轻饶他。

    ……

    正在无限懊恼,就听身后传来几声奇怪的响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了进来,他急忙转过身,就看几个木棍骨碌碌滚在树皮上,滋滋冒着奇异的火星。

    浓烟滚滚,扑面而来。

    这股令人窒息的烟雾,呛得他身上18个气孔都在不停地咳嗽,这些冒着烟的火把,对他而言,就是十足的怪物。

    极度的震惊让他大脑一片空白,他甚至分不清这几根会冒烟的东西,是动物还是植物?整个人都痴呆了。

    所幸在混乱中,大脑恢复了一丝清明,在搞不清状况前,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冲出去!先逃离这个鬼地方,否则会被这烟活活熏死不可。

    在烟雾中,他踉跄着朝自己之前撕开的洞口走去,却看到了寒毛倒竖的一幕,那个洞不知什么时候,竟然被人无声无息的用蛛丝重新补上来。

    “不——”

    他愤怒地嚎叫,不顾一切扑上去,又撕又咬,可是没用,那新补的蛛丝坚硬得就一块块带有弹性的石头。

    他立刻转移目标,在烟雾弥漫中,寻找原先白房子的4个透气的孔洞,可让他再次抓狂的是,那4个小洞,也被堵得结结实实,一点气也透不出去。

    不仅如此,在撕咬间,他猛然现整个白色半球形房子的外围,都被人用厚厚的蛛丝重新包裹了一遍。

    ……

    这个现,让他悲愤地停下了一切动作,随着烟雾越来越浓郁,他的呼吸也越来越困难,全身酸,八只脚都开始软,知道自己很快就将窒息而死。

    就在这千钧一之际,他灵光一现:

    往里走!

    蛛笑风艰难地调整脚步,带着最后一丝求生的希望,踉踉跄跄地向树洞里扑了过去,刚沿着通道走了几步。一股新鲜的浓烟从前面通道迎面扑来。

    这比之前在白房子里的烟雾更刺鼻更让他神魂颠倒,他又忙不迭地返身爬了回去,前面有烟雾,后面有烟雾。

    他终于彻彻底底地绝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