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29集 不是他

第429集 不是他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剧情反转得实在太快。

    让蛛笑风的思维完全跟不上节奏。

    成吨的绝望和不甘心,让蛛笑风8只翡翠绿的眼睛变得赤红,他屏住呼吸踉踉跄跄地沿着墙壁,爬上半圆形的内壁。

    他想在临死前,再看一眼蓝天。

    可是眼前只是白茫茫一片,密密的蜘蛛丝遮盖了一切,只有永恒的白色定格在了他最后一眼的视网膜上……

    ……

    15分钟后,破开白房子,虞骑云领着众人在地上现了蛛笑风僵硬的尸体,那8只绝望的眼神令人为之叹息。

    面对一条鲜活生命的消逝。

    即使这一场赢得漂亮,但并没有多大的喜悦,挂在这几个人类的脸上,虽然知道丛林就是这么残酷,可是作为人类,他们还是希望珍惜每一条生命。

    作为吃肉蜘蛛的蛛笑风,狩猎是他再正常不过的举动,可惜,这次他要捕猎的对象是虞骑云他们这些人类。

    这里没有对错,只有成败。

    说实话,当虞骑云他们在挖通树道暗度陈仓之后,并没远走高飞,而是一行人隐身在远处,在吃饱喝足之后,一直用望远镜偷窥蛛笑风的一举一动。

    他们见证了这只绿色孔蛛忍饥挨冻,为了蹲守虞骑云他们,居然毅然决然地趴在树叶上风餐露宿三天两夜。

    他坚韧不拔的意志让虞骑云和小伙伴们自内心的钦佩,这份毅力可比他们身边的蛛小六和蛛蹄厉害多了。

    可惜他是他们的敌人。

    当时虞骑云叹了口气刚想,如果这个孔蜘蛛是友非敌,那该多好,在蜘蛛岛能结识一位s级杀手,对他寻找夏海伦和凯馨一定会有非常大的助力。

    ……

    进入白房子后,虞骑云他们先将还在冒烟的火把用水熄灭,一并将堵在树洞通道的冒烟干草也处理掉。

    白房子内烟消云散。

    小家伙皂皂第一时间就找到了自己心爱的粉红时机,幽怨地瞪了虞骑云一眼,痛恨当时自己的手机电量最多,才让虞骑云把歪念头打在自己手机身上。

    还好那只孔蜘没把它吃掉。

    在5个人类忙着清理地上狼藉一片的木屑和火把时。

    蜘蛛蹄母子和蜘小六还围着蜘蛛笑风的蜷曲的尸体,默默着呆。

    他们还沉浸在震惊之中。

    实在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干掉了让他们圆网蜘蛛闻声色变的级杀手孔蜘蛛,这说出去,简直是天方夜谭一般。

    这奇迹,当然主要的功劳还是来自哪些自称为人虫的人类,没有他们的计谋,蜘蛛纺织出再坚实的网也是徒然。

    自从认识这些人类以来,几乎每天都让蜘蛛虎娘母子和蜘小六看到新奇事物,感受到一连串的惊喜。

    背包,手机,打火机,瓶子,和各种层出不穷的计谋,让蜘蛛们每天都在用新的眼光去打量这些陌生又熟悉的人类。

    想到这里,蛛虎娘转头去看这些忙忙碌碌的人类,从窃窃私语的李妖娆和皂皂,到一脸吃相的饭团,深沉稳重的越安,最后目光停留在虞骑云脸上。

    是这个蓝头的人类,在大前天所有人的生命岌岌可危之际,想出了一个如此完美的计谋,一举扭转败局。

    对这个天衣无缝的计谋实在太精彩,让蛛虎娘忍不住在心里重新过滤了一遍:

    先,用各种手段去羞辱蜘蛛风,让心生烦躁和疲
重生珠光宝色吧
惫,从而降低他的注意力。

    然后,再接再厉,放出猛招,用一个红色的奇怪石头录下饭团和皂皂的录音,放在树洞里反复重复播,整宿整宿地数着叫绵羊的那只动物,不仅有些地分散孔蜘的注意力,造成了他们还在的假象。

    其次,在成功从树洞内通道,逃出生天后,虞骑云并没有安排大家就此逃离此地,而是在远处潜伏起来,照常吃饭睡觉,但派人日夜用一种据说能看很远的奇怪东西(望远镜)去侦查那只孔蛛的动静。

    用虞骑云的原话说,既然这只孔蜘蛛已经盯上咱们,于是四处躲避,提心吊胆,不如主动出击,一了百了永绝后患。

    最后,反击开始,当那只孔蜘蛛开始破门而入后,虞骑云立刻领着众人,利用火把、干草还有他们的蛛丝,将已成瓮绿色孔蛛,来个关门打狗。

    这计谋环环相扣,异彩纷呈。

    但令蜘蛛虎娘她绞尽脑汁。像把虞骑云这套计谋学以致用,却悲哀的现他们蜘蛛是永远无法复制。

    因为蜘蛛没有会录人声音的石头(手机)会咬人的花(打火机)等这些奇怪的工具,唯一能让她学习的就是这个计谋的核心思想:

    限制敌人的长处。

    孔蜘蛛不是会跳吗?那好,我们把他引入一个封闭或者狭长的空间,他的长处就失去了用武之地。

    ……

    在蜘蛛虎娘默默着呆时,她的宝贝儿子猪蹄已经趴下身体,在近距离地观察蜘蛛笑风身体的每一个部分。

    这个小胖纸看上去,好像在研究孔蜘蛛为什么跳得如此又远又快的原因?他最后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体型,尤其是屁股。

    他们圆网蜘蛛的屁股圆圆像树上的果子,而孔蜘蛛的屁股却是又见又长,很像虞骑云手里握着的刀子。

    如果用虞骑云的眼光看,圆网蜘蛛的屁股是笨重迟钝的老爷车,而孔蛛的屁股是一辆流线型的法拉利跑车。

    得出研究成果后,蜘蛛蹄嘴里含根手指,盯着蛛笑风一身在扬古小阳光下闪亮的绿色肌肉,口水流了一地。

    “老妈,我想吃他。”

    蜘蛛蹄对母亲蜘蛛虎娘问

    这个食物要求,吓他娘一跳,这可是s级别的杀手,怎么可以说吃就吃。

    她用眼神代替自己的回答,在她狠狠地瞪了蜘蛛蹄之后,又让他留意看蜘蛛小六的表现。

    自从走进白色房子现地上蜘笑风的尸体后,蜘蛛小六就一直一言不,只是默默看着这具尸体呆。

    娘,今天终于为你报仇了!

    蛛小六悲情地望天,全身的寒毛都因为兴奋和喜悦,快乐得颤抖起来。

    这时,不甘心放弃美味的蜘蛛蹄已经蹲了下来,开始研究蜘笑风身体的那个部位最好吃,他掰开蜘蛛笑风的牙齿,现里面还残留着蜘蛛笑风吐出的鲜血。

    他用手抹一抹,刚想闻一闻,却见身旁点的蜘蛛小六脸色大变,他一把抓住猪蹄的手,贴近自己的寒毛,在使劲闻了闻,神情异常难看,吐出口气说:

    不是他!

    什么?什么他?蜘蛛虎娘的遐思被断,猝然回,问蜘蛛小六。

    这个孔蜘蛛不是吃我娘的人。蜘蛛小六带着很心烦的口吻又坚定地说:

    他嘴里的唾液和鲜血和留在我娘伤口的敌人嘴里的气味不一样。

    此言一出,现场为之一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