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31集 我不叫皂皂

第431集 我不叫皂皂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一人一蜘蛛的8只眼都直了。

    其实他们挖坑的度很快,前后不过三分钟而已,而且即使他们在说笑间,蜘蛛小六脚上的寒毛也时刻倾听这四周的动静,听觉系统告诉他,一切正常啊。

    尸体自己不会走路。

    那么是谁在短短3三分钟内,无声无息把这具尸体偷走了呢?

    如果这样,对方岂不是无声无息可以要虞骑云和蛛小六的命?

    想到这里,两人脸上的惊吓更多于惊讶,他们慌张对视一眼,都惊出了一身冷汗,虞骑云和蛛小六紧紧挨在一起。

    他们瞪大眼睛,竖起耳朵和寒毛。

    四周一片死寂,这样的安静更让人感到恐惧,一具尸体就在他们眼皮底下不翼而飞,这简直就是拍灵异片的节奏!

    虞骑云心里在不停地抓狂。

    自从来到蜘蛛岛后,没有一天过上安身的日子,几乎时刻提心吊胆,洗个澡都被蚊子的少年儿童咬,睡个觉一醒来,就看见一只绿跳蜘想咬吃你的肉。

    这还让不让人活啊。

    ……

    这在哀嚎间,就听草丛出沙沙的响声,两个人都惊得心脏都跳出嗓子眼,未知的恐惧往往是最恐惧的。

    不知道草丛里隐藏着什么怪物?

    毕竟这片蜘蛛岛有太多的存在是虞骑云和蛛小六惹不起的存在。

    沙沙声响了一下又瞬间消失。

    这种感觉更添诡异。

    快走!

    虞骑云立刻沉声对蛛小六说,在情况不明朗时,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这是此刻他们最好的选择,不能再犹豫了。

    不,我不走。

    蜘蛛小六突然小声道,这里面说不定就是那杀害我母亲的第二只跳珠,也只有跳才能在这么短时间,无声无息截走蜘蛛笑风的尸体。

    那更要走!虞骑云嗓子都急哑了,差点吼出来:我们不是跳珠的对手。

    我们不怕,都干掉了一只,另一只也能干掉!蛛小六语气有些膨胀。

    虞骑云如此练了铁砂掌,此刻恨不得一掌把这臭小子拍成荷包蛋,

    上次他们可是5人3蛛齐心合力,掏洞的掏洞,吐丝的吐丝,录用的录音,放火的放火,一环扣一环,费劲心力才将蛛笑风拿下。你说这一切容易吗?

    而这家伙说的倒像煮白菜似的简单。

    大敌当前,不可内讧。

    虞骑云压抑下拍死小六的冲动,将声线压低5o个分贝,赔笑道:

    是啊,如果是他,我们就应该立刻回去,把他引导咱们的埋伏圈,关门再打一次狗,一定可以为你娘报仇。

    这关门打狗四个字,让只蜘蛛小六6只眼睛都亮起来,这让他想起了上午大家的辉煌一刻,心怦然一动。

    两人正在交头接耳间,就听草丛里的沙沙再次响起。

    虞骑云仓皇跳上蛛小六的背上,两人像两只兔子一样,蹭蹭上树,撒欢就跑,上树比之前下树都快多了。

    ……

    诡异的沙沙声又瞬间停了下来。

    四周重新恢复了平静。

    不知过了多久,一条灰色的身影悄悄从草丛里走了出来。

    小头,尖嘴,长身,薄翅。

    身材苗条得一阵清风就能被刮倒1o1次,她一只女蚊子,是蜘蛛岛上唯一一只敢于猎杀蜘蛛的蚊子,同时也是一位几天前刚刚失去17个孩子的不幸母亲。

    ——蚊亦贞。

    她轻盈地站在草丛畔,抬眼望向虞云他们
仙魔大秦帖吧
逃之夭夭的方向,嘴角轻蔑一笑:

    两个胆小鬼。

    说罢,目光疑惑地盯着大坑看了一眼,她以为虞骑云和蜘蛛小六打算分食物蜘蛛笑风,但让不明白的是,这两个家伙为什么要挖一个大坑?

    莫非喜欢躲在坑里吃东西?

    看来他们既是自己的仇人,也是两个不折不扣的变态!她没见过蜘蛛吃个东西,还要事先刨个坑的。

    ……

    她没时间想这么多,心里涌起的痛苦感觉仿佛在啃食她的灵魂,仇人近在咫尺,自己却无法动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仓皇离去,她牙关都咬出了血。

    她仰天叹了口气。迈着轻盈的脚步,无声的潜回了草丛,在穿过第6棵野草之后向右拐,黑色的泥土上一动不动地赫然趴着一只绿色的蜘蛛。

    正是蛛笑风的遗体。

    这是她在虞骑云和蜘蛛小六挖坑挖得不亦乐乎时,悄悄地拖去草丛的。

    而后又怕虞骑云他们草丛搜查,便故意把草叶晃动得沙沙响,结果还真把那两个胆小鬼吓得屁颠屁颠跑了。

    远远望见蜘蛛笑风的尸体,蚊亦贞安静地走了过去,绕着尸体走了一圈,表情复杂,最后在蜘蛛小风头部位置停了下来。

    她仔细端详了片刻,歪着脑袋好像再回忆什么,然后弯下腰,用尽全身的力气,将蜘蛛小风趴着的身体翻了个。

    让蜘蛛笑风仰面躺着,肚子朝上,她把他弯曲的八只脚都一一平展开来,然后像一位母亲一样,将蜘蛛笑风的脑袋抱在怀里,她嘴对嘴吹起气来!

    然后按照顺序依旧对着蛛笑风身上从胸到腹的18个气孔,不停地吹起吐气,动作虽然有些笨拙,却有条不紊。

    她赫然是在给蜘笑风作人工呼吸!

    一只蚊子在给蜘蛛做人口呼吸。

    这令人震惊的一幕。

    如果虞骑云和越安他们在场的话,一定被震撼得狂呼乱跳。没想到他们在池塘畔给皂皂的作人工呼吸的动作,竟然被一只偷窥的蚊子母亲给学会了!

    ……

    不过,好像已经错过了最佳救援时间,哪怕蜘蛛笑风比皂皂多18个出气孔,就算蚁亦贞上上下下累得气喘吁吁。

    蛛笑风一动不动。

    尸体依然还是尸体。

    蚊亦贞瘫软在泥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个人要吹19个气孔,就算自己是铁娘子也要累成棉花娘子。

    可是累道其次,令人她伤心的是蜘蛛笑风的身体没有任何反应,她怔怔地看着,摇头苦笑,看来,他是真的死了。

    可蜘蛛亦贞有实在不甘心。

    她突然记起来,上次在池畔偷窥那三个男怪虫(虞骑云越安饭团)给小怪虫(皂皂)做人口呼吸时,也是好长时间一点动静都没有,后来一个女怪虫(李妖娆)对着小怪虫的脑袋大喊大叫。

    然后,那只小怪虫就立刻活过来了!

    可她到底说了什么话呢?

    蚊亦贞歪着脑袋苦思冥想,突然一拍额头,终于记了起来,惊喜出声:

    是!皂皂,你爸妈来接你来了!

    她兴奋地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边对着蛛笑风的嘴巴大口吹着气,一边依葫芦画瓢地对着他脑袋大喊:

    皂皂,你爸妈来接你来了!

    皂皂,你爸妈来接你来了!

    皂皂——

    当第三遍还没喊出时,她身下传来一个虚弱得几乎听不清楚的声音:

    我…不…叫…皂…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