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34集 风贞组合

第434集 风贞组合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1o.168.58.178/qidian/?id=1oo2214653&cid=343286911  黄昏已尽,风云突变。

    一朵朵乌云像黑色的骏马在天空纵横驰骋,出一阵阵轰隆的巨响,片刻之后,大雨翻江滔海一般倾注在蜘蛛岛上。

    岛上每一棵树木在暴雨中闻声狂舞,那一簇簇抖动的绿色,既是在颤栗也是在欣喜,太平庸的生活总需要来点刺激。

    “噼啪噼啪”

    大颗大颗的雨滴像炮弹一样轰击在草丛上,所有草叶都打得直不起腰来,以最恭敬的低姿态迎接上天的恩赐。

    在草丛的缝隙间,仔细扫描,能看到一推枯黄的落叶,不知被谁聚在一起,推成一个类似人类世界的茅屋建筑。

    草叶阻挡了大部分的风雨,竟让这个落叶建筑在暴风雨的侵袭中屹立不倒。

    ……

    “想不到…你会救我。”

    枯叶茅屋里一个虚弱的男声道。

    “呵,就像我想不到你会救我。”

    一个女声轻笑着回应。

    “呵呵。”男声也笑了,“如果我说,是因为我钦佩你是蜘蛛岛上唯一一只敢和蜘蛛叫板的蚊子,你信不信?”

    黑暗中沉默了片刻,女声回应道:

    “我相信——你是一只特别的蜘蛛,而我是一只特别的蚊子。”

    说完这句话,蚊亦贞转过身上,看着门外昏溟的天地,此刻风声雨声渐渐停息,头顶的噼里啪啦转为滴滴的敲打声。

    地上的积水在一步之外,哗哗流动着,明天太阳一晒,这里又将是浓雾弥漫,想到这里,她心里一阵安然。

    在雾里,她总觉最安全。

    蛛笑风斜靠在落叶搭建的墙壁上,看着这只女蚊子纤细的身影,一时间神情恍惚,有一种如在梦中的感觉。

    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今天居然会被一只蚊子所救。

    说出去,就连最白痴的蜘蛛也不敢相信,因为蚊子也是蜘蛛食谱上的菜单之一,让一个食物去救一个猎物,这在雨林是听都没有听过。

    不过,他心里轻笑,自己也不是样吗,居然在蜘蛛手里救回来一只蚊子。

    当然出点,也不是刚才自己说出那么简单,主要原因的确是钦佩这只孤胆蚊子的胆识,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和自己失踪的女友很相似。

    另外还有两个原因,一是故意把食物偷走,从而戏耍那些蜘蛛一番,二是自己有点洁癖,觉得蚊子这种喜欢生活在阴暗潮湿地方的物种,让他无法引起食欲。

    而且,他也相信,这只蚊子救他,也绝不仅仅是报恩那么简单。

    ……

    果然,在了一阵呆之后,蚊亦贞转身走了过来,脚步轻得就像一阵风。

    两只黑漆漆的眼睛盯着蛛笑风八只绿幽幽的眼睛,沉声问:

    “你还想不想再找他们报仇?”

    做为喜欢夜间偷袭的虫类,他们两人都是有名的夜视眼,在黑暗中他们对视了几秒之后,蛛笑风玩味地笑问:

    “你的意图还真直接,如果我说不想,你是不是后悔这次救了我。”

    “不错!我会后悔救了一个蛋!”

    蚊亦贞的回应非常干脆:

    “如果这样,我们就此分手,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我们两不相欠。”

    “哈哈哈,咳咳!咳咳!”

    蛛笑风一边大笑一边咳嗽:

    “你这种彪悍的个性,不做一只蜘蛛实在太可惜了。”


绝代帝主帖吧
    蛛笑风咳嗽时,蚊亦贞触目惊心地看见他全身18个气孔都冒出了一缕缕青烟,显然他体内还有烟雾没有排干净。

    “咳咳……”

    蛛笑风好不容易止住咳嗽,仿佛用自嘲的口气对蚊亦贞说:

    “那该死的烟雾,已经让我18个呼吸孔道,都受了严重的内伤,我……现在已经是半个废物。”

    这句话让蚊亦贞瞳孔一缩:

    “真有这么严重?”

    “没错,我能感觉到,我有好几个呼吸孔已经废了。”蛛笑风苦笑:

    “你知道我们孔蛛在弹跳时,一定要要呼吸足够的空气,然后才能在起跳时把血液倾注腿上,让血压产生弹力,所以,如果不能痛快呼吸,我就根本跳不快。”

    这句话说完,就见蚊子陷入了沉默。

    “你现在的度,和之前相比,究竟能跳多快多远?”她还是不甘心的问。

    “只有以前的五分之一。”

    蛛笑风倒是很淡定,从原本死定了的局面逃生,让他感觉自己是白赚了一条命,很多事情,不妨看开一点。

    “也就是说,现在你连一只普通的跳蛛都不如了?”蚊亦贞显得异常失望。

    心里有一句难听的话忍住没说:

    那还不死了算了。

    就听蛛笑风答:“没错。”

    蚊子退了一步,陷入沉默。

    看来自己这回是真的是救了一个废物,原本还想借助这只孔蛛的力量为自己报仇呢,现在看来,眼前这位s级杀手,恐怕连自己都威胁不到了。”

    她不再说话,退到一个角落安静地坐了下来。就听蛛笑风又轻笑了一下:

    “不过,我的毒牙完好无缺。”

    “你什么意思?”蚊亦贞触角扬了扬。

    “我是说,我们一路尾随监视他们,只要他们一有松懈,我的毒牙就给他们致命一咬。”蛛笑风慢慢说,绿色的眼眸在黑暗中闪闪光。

    这句话让蚊亦贞暗淡的心死灰复燃,细细咀嚼,认为蛛笑风说的不无道理。

    “不过,还需要你帮忙。”

    看见蚊子明显动了心,蛛笑风又说。

    “我能做什么?”

    “报仇的事我来,你只要负责照顾我的日常生活起居就可了。”

    “开什么玩笑!你让我蚊亦贞当你的保姆!”蚊亦贞终于忍不住跳了起来:

    “你滚一边去!”

    她内心在咆哮,这开什么雨林玩笑,一个蚊子给蜘蛛当保姆?

    “不是啦,瞧你紧张的。我只是想让你配合我捕猎而已。”

    蛛笑风咯咯直笑,“我是说,我现在跳得不是很快也不是很远,你只要把猎物尽量引到附近,或者干扰它的注意力,让我能够从从容容去偷袭。”

    看见蚁亦贞表情缓和下来。

    蛛笑风又补充一句:

    “因为你是吸食大动物血的,所以,很多雨林虫类都认为你们蚊子对他们没有威胁,自然对你们一点都不防备。”

    “好,我答应!”

    蚊亦贞咬着牙点点羽毛状的触角,嘴里仿佛暗自腹诽:

    “这不等于我成了你的手下。”

    蛛笑风咳咳,大笑:

    “不是,我们是个复仇组合!”

    “组合?”

    按年龄来说,蚊亦贞人近中年,觉自己有点跟不上年轻人的节奏了。

    “风贞组合!”

    蛛笑风一字一顿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