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36集 抠脚大叔蛛阿黄

第436集 抠脚大叔蛛阿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蜘蛛岛外围某一片野生的茶林。

    这里的美洲茶树在风中摇曳生香,闻起来让人沁人心脾,在一株矮小的美洲茶树上,在洁白可爱的茶花丛中传来一阵不和谐的喋喋咒骂声:

    “这该死的鬼天气…这该死的!”

    一只圆屁股的土黄色蜘蛛一边吧嗒着嘴,一边面容苦逼地修补着一张被大风吹得百孔千疮的破网。

    头顶的风和日丽和一树的花开,都不能缓解他内心的愤怒的躁动。

    昨天傍晚,他好不容易逮到一只梦寐以求的肥蛾,一直舍不得吃,没想到夜里一场暴风雨,网烂蛾飞一场空。

    今早起来,整个人都在暴走的边缘。

    “你们这些强盗!还我的蛾子!”

    黄蜘蛛一边抠脚一边对着天空爆吼。他这嗓子一吼,之前刚补好的网“刺啦”一下又断了开来,气得他冒出一缕青烟。

    这时远处传来一声轻笑:

    “哎呦喂,是哪个不长眼的强盗竟然敢抢你蛛阿黄的东西。”

    “谁……”

    蛛阿黄吓得身子一缩,抠脚的手都伸了出来,屁股本能地射出一根丝线缠到一个树枝上,随时做好逃命的准备。

    现在蜘蛛岛外围区域不太平。据可靠消息说,在他们生活的这一片区域,有跳珠出没,所有的人都在提心吊胆。

    “是我蛛虎娘!”

    说话间,一只鹌鹑斑点的圆网蛛在笑声中一个跳跃来到蛛阿黄的破网前。她背上骑着一只蓝色的虫子——虞骑云。

    陷入他眼帘的,是一张破网和网上一只气质猥琐的抠脚大叔。他心里偷偷笑了一下,这一抠就是八只手脚呢。

    ……

    看见这不请自来的客人竟然是蛛虎娘,这个叫蛛阿黄的蜘蛛神色大变。就好像老鼠见了猫似的,全身瑟瑟抖。

    而蛛虎娘则是一脸笑眯眯。

    这笑容更让蛛阿黄感到心里毛。

    在年轻时,蛛虎娘艳命远播,是圆网蛛族群中那个时代的第一美女蛛。向她求婚的男蜘蛛如过江之鲫络绎不绝。

    可惜都难以入她的法眼。

    而且为了爱情,许多男蜘蛛都勇敢地为她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每个月都有痴情的男蛛被彪悍的蛛虎娘打了牙祭。

    实力决定命运。

    蜘蛛族群,向来是女强男弱,女蜘蛛的身材往往是男蜘蛛的3到5o倍,尤其在婚恋市场上,男方求婚不成,被女方打包吃掉,那是正常又合法的事情,

    据说最高峰时某个时段,一个月被蜘虎娘吃掉男蜘蛛高达3o个,平均一天一个,而那个月蜘阿黄险些成为第28个。

    正是因为蛛虎娘在吃完第27个求婚者时,不小心打个饱嗝,作为第28个求婚者的蜘阿黄趁机逃走,捡回一条小命。

    由于这次求婚留下的心理阴影面积实在巨大,竟然让蛛阿黄终生不敢再向其他美女动了求婚的念头,他宁愿一辈子做一个快乐的单身狗,也不愿再冒着挂在网上当食物的风险去谈情说爱。

    ……

    蛛虎娘的突然出现,让蜘阿黄的痛苦的记忆又浮出了水面。他几个深呼吸之后,才用警惕的六只眼嘎声问:

    “你你你来干什么?”

    还没等蛛虎娘话,他突然指着她背上的虞骑云怪叫道:

    “你背上是什么东西?”

    “东西”这称谓让虞骑云嘴角抽动了一下,尼玛,你才是东西。

    “阿黄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蛛虎娘神情悠然,“他是一只人虫,是我新认识的朋友,我们这次来,是为了向你打听一件事情。”


娱乐之荒野食神吧
   人虫什么鬼?

    蛛阿黄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不过一听说蛛虎娘这朵霸王花这次来只是打听一些事情,让他不禁暗暗松了口气。

    “你有没有看见像他一样的虫子?”蛛虎娘说话时,脸上的笑容徐徐绽放。

    在曾经的追求者面前,她还是希望保持亦如当初的魅力来。

    虞骑云从她背上跳下下了,沿着树枝走进近一点,翩翩转了个身。尽量让那个猥琐的抠脚大叔看个清楚明白。

    “没有。”

    蛛阿黄立刻道。心里嗤笑,如果真看见了,刚才还会大惊小怪吗?

    “大叔你好,你再好好想想。”

    虞骑云边说边比划:

    “我有两个女同伴走失了,一个是白头,另一个是黄头。”

    “什么是头?”蛛阿黄问。

    虞骑云飞快地抓起自己的蓝头。

    “没有见过。”蛛阿黄答。

    “呃,谢了大叔。”

    虞骑云叹了口气,重新跳回蛛虎娘的鹌鹑色的背上,他拍了拍蛛虎娘的肩膀,示意她出去去找下一家。

    却见蛛虎娘不往回走,反而向前走了了几步,吓得蛛阿黄冷不丁一个激灵,拱起屁股,只要蛛虎娘往前再走一步,他立马直接高空跳伞,逃到树下去。

    “说实话,你是不是把她们吃了?”

    蛛虎娘盯着他的六只小圆眼沉声问。

    “没没没吃…真没吃!”

    蛛阿黄每个毛孔都感受到蛛虎娘身上的霸气在萦绕,哭丧着脸道:

    “姑奶奶,我真没看见过那两个怪虫,要不,你去问问蜘木头,他一年到头喜欢搬来搬去,所不定他见过?”

    “木头?他也在附近?”

    蛛虎娘一听这个名字,貌似有些头疼,这家伙是呆脑呆脑的二愣子,之前也是自己的求婚者之一,因为实在太傻,所以自己没有对他下嘴,怕把自己给吃傻了。

    “对,他就住在前面不远的那块石头缝里,和蜘滑头住在一起。”

    “什么!还有蜘滑头。”

    这让蛛虎娘火冒三丈,这个蜘滑头也是自己当年的追求者之一。

    人如其名,性格滑如泥鳅,自己当初差点就被他用诡计骗上手,幸亏被蛛蹄他爸及时识破,否则,自己如今将会生下一大堆小滑头。

    一个老实得像木头,一个狡猾得像泥鳅,这两对活宝居然凑在一起,还真是一件怪事,蛛虎娘心里有些替木头担心。

    ……

    “阿黄,听说你到现在还没成家?是不是还想着打我的主意呢?”蛛虎娘腰肢款摆。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

    这话让蛛阿黄吓得全身的寒毛竖了起来,连连摆手道:

    “不不不,没想你真没想你。”

    “什么!这么快就把老娘给忘了!”

    蛛虎娘六只眼睛都瞪着滚圆,故意装出一副凶巴巴吃人的样子。

    “我想我想……”蛛阿黄抖着嘴忙不迭道,突然又急忙解释:

    “不不是这种想…是那个那个……”

    一时间这位大叔竟然急得满头大汗。

    “噗嗤”一声,虞骑云忍不住笑出声来,看见这个抠脚大叔被蛛虎娘耍得团团转,真是又可怜又好笑。

    “哼,算你识相。”

    蛛虎娘咯咯笑道,优雅地一个转身,带着虞骑云在枝叶间几个跳跃,一眨眼就消失在蛛阿黄的视线外。

    嘘……

    这位抠脚大叔仰天重重松了口气,身体虚脱,一屁股坐在网上,刺啦一声,网又破了,他像个果子一样滚落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