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38 集 望远果与爆炸果

第438 集 望远果与爆炸果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蜘蛛岛的地表阴暗潮湿,在亚马逊雨林只有2%的阳光能穿过枝叶层层的索取,最后才能将一线光明抵达地面。

    所以在雨林,当树上鲜花怒放时,树底下仿佛还沉睡在黑暗的冬日,光明与黑暗,温暖与寒冷仅有一棵树的距离。

    此刻上午1o点。

    树冠上的太阳**得就像一位吉普赛女郎,而地面依旧阴沉如一位老迈的女巫,让虞骑云感到全身冷飕飕。

    为了这次旅行,虞骑云兴奋得一个晚上都没睡好,以为又能像小六一样在空中御风而行。可是一到早上才苦逼地知道。这次没飞机可乘,而是纯天然的步行。

    面对虞骑云毫不掩饰的失望之色,彪悍又温柔的蛛虎娘微笑着解释:

    由于婚后福的缘故,她的身体可以跳跃,不过已经飞不动,御风飞行那是年轻人的专利,对于她这个已婚妇女,还是老老实实地走路比较靠谱。

    虞骑云默默擦干眼泪,只好咬着牙趴在这位热心阿姨的背上,在幽暗丛林地表上,开始了凄凉的徒步之旅。

    ……

    考虑到虞骑云走路时会出声响,以及这个人类世界的跑酷高手,用丛林标准来看也是一个拖油瓶。所以,她执意要让虞骑云像只小宠物似的趴在她背上。

    因为蜘蛛是冷血动物,在阳光稀少的阴霾地表,虞骑云感觉自己在她背上,就好像趴在一块冰块。

    这趟出游,还真是浪漫“冻”人。

    两人小心翼翼在路上疾驰,虽然背着一个人,蛛虎娘脚步如蜻蜓点水。竟然没有出一点声响,这让虞骑云咋舌不已。

    一路上随处可见大枯黄的落叶,卷曲着身体,横七竖八地躺在地面上。

    这和虞骑云所在的人类都市不同,亚马逊没有秋冬季节,地面上很多树叶其实是在绿色时期就被大风无情地吹落。

    好像一地零落的青春。

    虞骑云安静地穿过,感慨生命的无常。

    而当他看到在枯叶中一颗颗妖艳的蘑菇时,又现生死的循环是如此美妙,越安告诉他,正是因为这掉了一地的落叶,才滋养出了这些色彩艳丽的菌类。

    虞骑云嘴角泛起一抹微笑。

    生命生生不息,一种生命形式消失,会以另一种生命形式开始,一颗蘑菇也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回想起他前生曾经是一片树叶,能看到满眼的蓝天和白云。

    ……

    小虞同学,你什么呆?

    身下一个声音打断了虞骑云的思绪:

    “和我这个老太婆在一起很闷吧?”

    虞骑云从恍惚中清醒,这才现是蛛虎娘在问他,于是非常客气地笑道:

    “哪里?虎姨说笑了。”

    为了转移话题,他又笑问:

    “虎姨年轻时一定很风光吧?”

    之前,看她和那个抠脚大叔的对话,就知道,这小蹄子他娘年轻时一定个绝大美人,咳咳,当然是蜘蛛的眼光。

    “那当然!”

    蛛虎娘咯咯笑了起来,说话时脚步并有丝毫减慢,飞也似越过一片片落叶:

    “那时候,我们这一带的男性蜘蛛,见了我,哪个人不是色眯眯的。”

    这位八只脚阿姨倒是一点都不谦虚,从她语气里,虞骑云听不出美人迟暮的感
我在明朝当国公sodu
慨,反而有一种老骥伏枥的豪情。

    “那蹄子他爹,一定长得很帅喽。”

    虞骑云刚脱口而出,就觉得不妥,因为和蜘蛛们相处的这几天,他和饭团曾经向蛛小六和蛛蹄询问过这个问题,他们都讳莫如深,不愿再提的样子。

    果然,蛛虎娘的笑容僵在脸上,这一路过去,不再开口,好像这个话题,是她一道永久的伤疤,一揭就痛。

    正当虞骑云呐呐地要说声对不起时,就听蜘虎娘仿佛笑了一下,主动开口道:

    “他不仅不帅,而且还是个残废。”

    这句话让虞骑云很吃惊,真想不到蛛见蛛爱的蜘虎娘,不爱帅哥爱挫男,他嘴巴微微张开,很聪明地保持沉默。

    虞骑云知道他们之间一定有一段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正准备洗耳恭听,就见蜘虎娘慢慢将脚步停了下来,扭头说:

    “到了。”

    虞骑云放眼一看,在一片小灌木丛里鹤立鸡群地耸立一颗高达3o米左右的乔木,上面挂满了青圆如椰子的水果,看得虞骑云一阵眼热,嘴角绽放出大朵水花。

    “他们应该就住在那块石头下的缝隙里,呵,还挺会挑地方的。”

    蜘虎娘指着树下一块巨大的青石说,

    “那果子什么时候成熟?”虞骑云对果子的兴趣远远大于石头。

    “你想干什么?”

    “吃啊!”虞骑云很认真地回答。

    蛛虎娘噗嗤笑了出来:

    “你知不知道,这叫沙箱果也叫爆炸果,一旦成熟,就会满世界放炮,你还吃呢!到时连小命都玩玩。”

    “爆爆爆…爆炸果?”

    虞骑云惊得头都竖了起来,自己脑海中已经浮现出自己牵着炸弹的手一起装逼一起飞的情景。

    怪不得蛛虎娘远远就停下了脚步。

    “那它现在不会爆吧?”虞骑云小心翼翼地问,脑袋下意识地往下缩了缩。

    “不知道,等我慢慢走近,看看有没有提前熟了的。”蛛虎娘很谨慎地说,她刚想迈动步子就听虞骑云道:

    “别动,让我来——”

    只见虞骑云迅从背包里取出望远镜,观察了一会儿之后,笑道:

    “安全,都是未成年果子。”

    “你手里这东西叫什么?”蛛虎娘扭头好奇看着虞骑云拿着的望远镜,对虞骑云用这个就能看得这么远充满惊讶。

    “这叫望远果,是在望远树上摘的。”虞骑云很有跳跃性地解释,并补充道:

    “你们蜘蛛岛没有这种树哦。”

    他以为蛛虎娘会伸手说,给我看看,可是他高估了这位八条腿阿姨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心,蛛虎娘只是一笑置之。

    她载着虞骑云径直向那块青石走了过去,在绕着走了半圈之后,脚步停在了一个两人宽的幽深石缝前。

    “小心!”虞骑云在她背上轻轻提醒。这石缝就像一个幽深可怖的洞穴,越是安静越让人心惊,他可不希望送肉上门。

    蛛虎娘点点头,载着虞骑云又轻手轻脚地向后退,直退到1oo步远之后,才停了下来,冲着石缝隙喊:

    “蛛木头——蛛滑头——”

    声音刚停,里面就慢慢走出了一只黑色的蝎子,高举的尾钩闪着寒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