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39集 蛛蝎大战

第439集 蛛蝎大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只黑蝎表情狰狞,尤其是瞪向蜘虎娘的目光更是咄咄逼人,好像世界上所有蜘蛛就欠他一套房似的。

    蛛虎娘背上的虞骑云被一瞟带过,像垃圾一样完全被忽视了。

    看见叫的两只蜘蛛,跑出来的却是一只蝎子,蜘蛛虎娘暗暗吸了口冷气,这蝎子看上去很年轻的样子,不过看来对蜘蛛的态度显然不是那么友好。

    或许是找错了地方了?

    蜘蛛虎娘深深看了那只黑蝎一眼,正想返身离开,却听蝎子沙哑地开口:

    你们是滑头搬来的救兵吗?

    虞骑云皱起眉头,来雨林缩小后这么多天,这是他生平地第一次听见蝎子说话,现蝎子说话时,好像嘴里永远含着食物一般,是一种奇异的咀嚼口吻。

    听起来很刮铁锅的声音很难受。

    而且让他惊奇的是,原来蝎子也是和蜘蛛一样,是个多眼怪,脑袋上眼睛的数目也是八只,也是前面2个左右两侧各3个,无论数目还是排列方式竟然和那个叫蛛笑风的孔蜘蛛是一模一样。

    让虞骑云哑然失笑,总觉得这蝎子和看孔蜘蛛的身世莫非有神秘的联系,难道是同一个爹生的。

    这正在胡思乱想间,就见蜘虎娘用犀利的眼神逼时黑蝎子,反问道:

    你认识蜘滑头?

    这句话让蝎子听了一怔,冷声道:

    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哼,看来他的人缘还真不错,居然只派了一个带着宠物的中年妇女来帮他找场子。

    虞骑云和他身下的蜘蛛虎娘好像被重重泼了一盆雾水,这哪跟哪儿?怎么越听越越听不懂,这蝎子没毛病吧?

    不过宠物和中年妇女,这两个名字虞骑云和蜘蛛虎娘都在第一时间听懂了,两人感觉自尊心受到成吨的伤害。

    尤其是虞同学,我堂堂大人类什么时候成了小蜘蛛的宠物了,换个身份还差不多。我靠,这个八眼吊尾仔太欺负人了!

    ……

    他还没作,身子下的蜘蛛虎娘率先咆哮起来,她生平最恨人家叫她中年妇女了,这和老干妈相距不远了。

    她肩膀一抖,把虞骑云震下声来,嘶吼着朝黑蝎子扑了过去。黑蝎狰狞一笑,举着一双大钳子也冲了过来。

    一只中年妇女而已,怕个鸟!

    黑蝎后先至,双钳左右合拢,想蜘虎娘的脑袋一夹!哐当!扑了个空。蜘蛛虎娘凌空一跳,就跃到半空。

    虽然圆蜘蛛最拿手的是吐丝结网,可是弹跳也是能力相当不错,就算比不过身轻如燕的跳珠,但相对于蝎子的弹跳能力完全是技术上的碾压。

    寒光一闪!

    蝎子的尾巴划过一道凌厉的弧度,尾钩像刀子一样扎向蛛虎娘的腹部!而这时,咻一声,一个飞出的蛛丝射击在尾钩上,将它的准头打偏了好几寸。

    有惊无险!如果真被扎中,凭借蝎毒对神经系统的犀利破坏力,蜘蛛虎娘不死连离死不远了。

    这一幕让旁观的虞骑云吓出了一身冷汗,心里苦笑,这蝎子和蜘蛛还都是脾气火爆的人啊,一言不和便以命相搏。

    ……

    画面重新切回决斗场。

    蜘蛛在空中躲过这一劫后,脸色瞬间冰冷,既然对方下了狠手,想至她于死地,那么自己也不再手下留情。

    
最后那只女鬼留给我帖吧
等黑蝎子回转身时,他右腰已经被蜘虎娘狠狠地踢了一脚,他闷哼一声踉踉跄跄地歪倒在地,正待起身,就见蛛虎娘调转身子,用屁股对准了他的脸。

    这当然绝没有耍流氓的意思。

    黑蝎子暗叫不好,忙不迭地向后连退,可惜晚了,一根根雪亮的蛛丝喷了他一头一脸,把他的脑袋裹成了一枚小巧的粽子,

    黑蝎子的八只眼睛一个不漏被遮挡得严严实实,眼前除了一片漆白,是什么也看不见。

    不过让虞骑云惊奇的是,在最初一阵手忙脚乱之后,黑蝎子居然稳住了步伐,蜘蛛虎娘每一次进攻,他都能看到似的,提前做好了防御准备。

    这让他想起越安曾经好他科普过蝎子,说蝎子和蜘蛛一样,也是通过手脚上的寒毛感知动静,一根根寒毛就像他一颗颗眼睛一样,能够听音辨位。

    而且越安还特别强调说,蝎子的听觉要比蜘蛛更为灵敏,因为他除了遍布全身的寒毛外,在腹部地下还像梳子一样长了一片栉(音同:志)器,这东西比寒毛更加灵敏,连1oo步外苍蝇扇动翅膀的声音都都听得清清楚楚。

    可想而知,近距离的蜘蛛虎娘的一举一动,都因为在地面引起的震动被栉器感知得一清二楚。

    ……

    不过看和听,是两个不同的该爱,就像动作和声音是两个不同的领域一样。

    由于黑蝎子现在完全看不见,所以只能被动防守,很快在蛛虎娘一波又一波的围殴之后,显得左支右绌,尾难以相顾。

    一分钟后,他的两个大钳被捆成了一团棉花糖,又过一分钟,尾巴也被蛛丝弄成了一根毛茸茸的蒲公英。

    最后黑蝎子的八只手脚都别蛛丝卷成了麻花,他噗通一声扑倒在地,像一尊硬邦邦的石膏像。

    胜负已定!

    虽然他的身长是比蜘蛛虎娘还高处一大截,可是毕竟年轻缺少老一辈蝎子丰富的格斗经验,所以败在老江湖蜘蛛虎娘的手下,也是理所当然。

    虞骑云擦擦额头上的汗,徐徐松了口气,他们之间的搏斗看上去云淡风轻,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响,更没有什么精彩绝伦的比斗招式。

    可是却让虞骑云看得几乎要窒息,因为眼前的这两位可都是使毒的大行家,看似随意的每一招,都可能在瞬间要了对方的命,简直是招招夺命步步惊心。

    ……

    既然胜负已分。

    那么雨林就有雨林的规矩。

    在雨林的两个猎食者之前的比斗,往往是以胜的一方吃掉输的一方无作为完美的结束仪式。

    让战场瞬间成为厨房。

    蜘蛛虎娘一脚踩在黑蝎子的脸上,冷笑连连:

    嘿嘿,臭小子,中年妇女是吧,那你让我这个中年妇女先吃你哪个部位呢?

    她似乎忘了,这只蝎子已经捆成了一个木乃伊,嘴都被封牢了,哪有说话的能力,这一点让虞骑云暗暗好笑。

    蛛虎娘见他不说话,嘴里冷笑,伸了个舒服的懒腰,自言自语:

    这一架下来,还真得补补营养了。

    说着她慢慢探身小去,裂开锋利的毒牙就向黑蝎子的脖子咬去。

    嘴下留人!

    一个身影高叫着从缝隙里面跑了出来,八只脚上顶着一张憨厚老实的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