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40集 你们可别互相伤害

第440集 你们可别互相伤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蜘木头,是你!”

    当看到这只褐色的蜘蛛突兀地出现在蛛虎娘面前时,她露出了之前比看到蝎子时更吃惊的表情。

    她万万没想到,蝎子洞里居然还会跑出一只蜘蛛来。蝎子和蜘蛛向来是雨林中的竞争对手,竟然同居?这件事简直亮瞎所有蜘蛛和蝎子的眼睛。

    “虎娘,好久不见。”

    蜘木头不好意思地憨憨一笑。

    之前,当听到蜘虎娘喊他的名字时,作为差点被蛛虎娘吃掉的求婚者之一,他心里又是欢喜又是害怕。

    各种情绪交织的结果就是蛛木头干脆隐藏在石头缝隙里不出来,只在暗中偷窥着自己昔日的梦中情人。

    这样的角度,他才感觉自在。

    不过在自己的室友蝎菜面临生死危局之时,他还是毅然选择挺身而出,他明知道暴怒的蛛虎娘有可能也把他吃掉,但是他性格上的操守让他义无反顾。

    ……

    “你这笨蛋!你身上的寒毛都死光了吗?老娘叫你名字听不见啊!”蛛虎娘劈头盖脸地骂了起来,口水四溅:

    “躲在里面鬼鬼祟祟在干嘛?”

    蜘木头憨憨笑着,一言不。

    蛛虎娘伸脚踢踢地上的悲催的粽子,六道犀利的目光盯着蜘木头脸上:

    “听蛛阿福说,你是和蛛滑头在一起,怎么堕落到和蝎子狼狈为奸了?”

    这话让蛛木头老脸又是一红,神情扭捏得像个人类世界的小女生。

    虞骑云在一旁安静的旁观,现这个蜘蛛世界里的蜘蛛是越来越有趣了。

    ……

    在蛛虎娘虎视眈眈的逼问之后,蛛木头嗫嚅着将事情的经过老老实实向蜘虎娘诉说了一遍。

    当听到这块木头疙瘩居然又在打年轻一代美女蜘蛛的主意,还被蜘滑头忽悠过来当帮手,蜘虎娘是又气又笑:

    “没想到你傻乎乎的样子,眼睛倒挺高的嘛,以前是我,现在又看上了蛛豹蓝,啧啧,你这家伙的脸皮还真是憨厚呢。”

    她又冷笑地嘲讽道:

    “不过呢,你还是真笨得可以,居然去找那个蜘滑头帮忙,如果他真有能力帮你娶上那个漂亮小妞,他早就自己上了,还会让给你这个级大笨蛋!”

    一席话,让蛛木头的老脸上阵青阵白,也让虞骑云心里暗暗好笑,这位大叔还真是人老心不老,老牛吃嫩草。

    同时也暗暗佩服这位憨厚大叔的顽强毅力,不是每只吃不到天鹅肉的癞蛤蟆都会再耐心地等下一代小天鹅的肉的。

    ……

    看见蛛木头不知所措满脸烧的样子,蛛虎娘心里突然软了下来,她看到了他脸上的风霜和几乎呆傻的执拗。

    看来这些年,他依旧过的颇为坎坷,想他这样老实木讷的性格在他们圆网蛛族群中已经非常少见了。

    在吃人的蜘蛛岛能活到现在实属不易,这样的蜘蛛,死一只就少一只。

    她暗暗叹了口气,自己何必为难他,何苦为难他,又怎能忍心为难他。

    想到这里,她把踩在黑蝎子脸上的脚放了下来,看得蛛木头心中一喜。

    蛛虎娘从蛛木头的嘴里才知道,这只蝎子刚才之所以对自己怒目相视,甚至误会自己是蛛滑头派来的救兵,正是他的家被蛛滑头用诡计给霸占了。

    所以对陌
联盟第一英雄帖吧
生蜘蛛生出了本能的敌意。

    既然情有可原,她也不想赶尽杀绝。更何况蝎子身上有一股难闻的膻味,自己其实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既然你和他是朋友。”蜘蛛虎对蛛木头颇为柔和地笑笑,拍拍手道:

    “那我就给你个面子,把他放了。”

    蛛木头真没想到这只霸王花变得如此讲理,一愣之后,激动得连声道谢,赶紧七手八脚地去解开蝎菜身上的蛛丝。

    “不过,你们住在一起,可别日子一长了,就互相伤害哦。”

    蛛虎娘善意地提醒。

    “虎娘,没事,我不会住太久。”蛛木头憨笑地解释道,“我怕蛛滑头找人来报复,所以多留几天看看。”

    这句话让蛛虎娘在感动之余,暗笑这个木头还真是个傻木头疙瘩,居然为了一只外来蜘蛛对抗自己的族人。

    还真是帮理不帮亲呢。

    虞骑云也对这位郭靖似的憨厚大叔肃然起敬,立刻喜欢上了这种个性,在弱肉强食的丛林有这样的人存在,就像一朵出自淤泥而不染的白莲。

    “木头大叔,希望你多活几年吧!”

    虞骑云在心里默默祝福。

    ……

    黑蝎子蝎菜身上的蛛丝被解开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嘶吼着再次和蜘虎娘拼命,可尾巴又被蜘木头牢牢抱住。

    他只好狠狠的瞪了蛛虎娘一眼,气冲冲地闪到石头缝隙里不出来了。

    “嘿嘿,这小子也是个倔脾气!”

    蛛虎娘望着这只黑蝎子气鼓鼓的背影咯咯笑了起来,终于明白为什么蛛木头和这只小蝎子如此投缘,原来两个人的个性很相像,都硬得像一块木头。

    ……

    在一番简短的叙旧之后,蜘虎娘很快说明了来意,而虞骑云又像一只蝴蝶一样,在蛛木头面前翩翩地转个圈。

    好让这位憨厚大叔看个够。

    蛛木头是个非常认真的人,只见他神情凝重,六只黑眼睛从头到尾将虞骑云细细扫描了三遍,对虞骑云这种做梦也没看见过的怪虫样子惊诧不已。

    没触角,没尖牙,没毒针。而且手脚还这么少,屁股还这么小。

    他在雨林从来没见过像虞骑云这样身体配件如此可怜的虫子。

    蛛木头无限地同情地看着虞骑云,最后憨笑着说出来三个字:

    “没见过。”

    虞骑云充满期待的眼神暗淡了下去,默默叹了口气,连他这个走南闯北的大叔都没见过,其他蜘蛛或许就更没戏了。

    蛛虎娘歉意地笑笑,透过枝叶间的缝隙看了看天色,又对着蛛木头点点头,随即载着虞骑云,快地离开此地,他们要抓紧时间去下一个地方。

    石头缝隙前寂静无声。

    蛛木头还傻站门外一动不动,像个木头一样,直到蜘虎娘的身影在丛林里完全看不见了,才出一声轻微的感叹。

    经次一别,又不知何时才能见面?

    背后传来一声调侃式的讥笑:

    “咳,这位大叔想哭就哭出来吧!”

    却见蛛木头突然身子一僵,转过脸对蝎子苦逼地道,“我们真的要哭了!”

    他慢慢把身体移开,在蝎菜的惊恐视线里,慢慢走来6只红棕色的蜘蛛,其中一只赫然正是去而复返的蛛滑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