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41集 危难见人心

第441集 危难见人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回来。

    更没想到他能叫到这么多人。

    两个没想到,让石头缝隙前的一蝎一蛛愕然地呆住,他们对视一眼慢慢靠在一起,全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

    看来一场大战不可避免。

    “蜘木头!你这个死木头!你这个死叛徒!你不配做一只蜘蛛!”

    蜘滑头大义凛然地越众而出,脸上皮笑肉不笑,回头对身后的5个蜘蛛道:

    “兄弟们,看到没有,你们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吧,这家伙平时看起来老实,其实是个吃里扒外的奸徒。”

    因为之前蛛滑头在圆网蜘族群中的名声并不好,看来他之前是在用民族大义鼓动了这五个同类前来帮忙。

    这一路他们对蛛滑头的话半信半疑。

    现在亲眼目睹蛛木头果真和一只蝎子站在一起,而且还很亲密的样子,这下他们纷纷勃然大怒。

    其中为的一只膀大腰圆的蜘蛛怒形于色,脸上阴沉得能滴出墨水来,他霸气一伸手指,指着蛛木头怒吼:

    “蛛木头这你个蜘蛛界的败类,居然联合外人欺负自己人,你给我死过来!”

    蜘木头脸上很难看。

    他认得这5只圆网蛛,他们是打断骨连着筋的亲兄弟,一共5人,分别是老大蛛头一,老二蛛头二,老三蛛头三,老四蛛头四和老五蛛头五。

    他们组成了本地臭名昭著的“蛛头帮”,经常抢夺族群中弱小蜘蛛的食物和领地,让人敢怒不言。

    以前,蜘木头的食物就曾经被他们无耻地掠夺过。

    “别怕!有我呢。”

    蝎菜用尾巴拍怕了蛛木头的肩膀,说这话时,他自己的八条腿就在轻轻抖。他慢慢走了上前,用身子护住蛛木头,对面6只蜘蛛嚣张地举起一对大钳子:

    “别特么废话,要打就放马过来!”

    对面6只蜘蛛都哈哈大笑起来。

    “你小子胆儿挺肥。”蛛头一眯起眼前,像一个乞丐在打量烧鸡,“胆子大的蝎子才有嚼头,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

    “哈哈哈,大哥所言极是。”

    “话说我们兄弟几个好久没吃过蝎子肉嘞,我都忘了是什么味道了,今天正好可以好好打个牙祭。”

    “哈哈哈,我要他的屁股,谁都别跟我抢,屁股闻起来臭,吃起来却香。”

    “那老三,八条腿全都归我。”

    “行,脑袋一向是老大的最爱。”

    “老五你呢,看你直勾勾盯着人家的尾巴,小心钩子上的毒液哦。”

    ……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几个蜘蛛已经兴高采烈地讨论着如何分配好吃自己,竟然都已经精确道细小部位了,气得蝎菜一阵黑脸变成了白脸。

    正想咆哮着扑上去,尾巴又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给抱住,

    “放手——”他吼。

    “年轻人别冲动,让我过去缠住他们,你趁机溜走。”蛛木头低声说,这让蝎菜的8只眼睛都闪动着惊奇怪和感动。

    这个傻大叔,看上去并不傻嘛,居然还懂得声东击西的计策了,同时他也对蛛木头的无私呵护很感动,不禁问:

    “我走了,你怎么办?”

    “我是他们的同类,
位面宠物商txt下载
大不了把我打一顿,总不会把我给吃了吧。”蛛木头干笑着,刚给蝎菜一个你放心的眼神。

    就听对面的蛛滑头阴笑道:

    “那只小蝎子归你们,蛛木头这叛徒可要从头到屁股交给我,我要一口一口地把他身上的每一块都咬下来。

    说这话时,他牙齿咬得吱吱响。

    蜘滑头一向是个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霸道蜘蛛,今天蛛木头联手外族将自己暴打一通,让他在心里咬死蛛木头已经1ooo遍。

    蛛木头和蝎菜对视一眼,不禁露出苦笑,眼看这六只蜘蛛列成一个半圆形,将石头缝隙外的逃跑路线全都封死了。

    他们要么躲进石头缝隙里去等死,要么放手一搏杀去去,可也是九死一生。

    ……

    怎么办?

    他们两个茫然地对视一眼,都露出隐约的绝望表情,他们不怕死,不过也不想轻易去送死。

    他们一闪而逝的仓皇表情,早为目光毒辣的蛛滑头看着眼里,立刻笑着提议:

    “蛛木头,只要你现在就把蝎菜给我们抓来,我们就会给你改过自新,重新做个蜘蛛的机会。”

    又狠狠地厉喝道:

    “记住,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

    这个拙劣的挑拨离间计显然成功了一半,只见蝎菜不声不响地往后退了几步,和蛛木头悄悄来个开安全距离。

    他知道蛛木头是个好人。但他也知道好人在危难时刻也可能瞬间变成坏人。

    蝎菜的小动作让对面的六只蜘蛛脸上都浮现灿烂的笑容,而让蛛木头的心里下起一片伤心的毛毛雨。

    他叹了口气,并没有怪他,换做年轻几岁的他,也会这么做。他一句话都没说,突然大踏步地向前冲了过去!

    他要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他是一个坚持做人原则,始终如一的人。

    他身材四平八稳,手脚粗糙,牙齿尖利如剑,是个打斗的好手,一对一,对面任何一只蜘蛛都不是他的对手,一对二能略知上风,一对三打个平手,一对六,他只有挨打的份。

    ……

    “噗!啪!轰!”

    短短几分钟,他全身就挨了十几拳脚,屁股上更是伤痕累累,淡绿色的血花开了一地,让洞口的蝎菜不忍直视。

    蛛木头却像个木头似的一声不吭,咬着牙苦苦支撑,希望蝎菜能都抓住时间赶紧逃走,他知道自己已经坚持不了多久。

    对方是在故意肆意地羞辱他,才没有立刻用毒牙咬死他,一旦玩腻了猫逗老鼠的游戏,自己的生命之花就此凋零。

    “嘿嘿,还挺顽强!”

    蛛头一狞笑,突然一脚将蛛木头踢翻在地,一个纵身骑在蛛木头的肚皮上,举起毒牙刺向蛛木头的咽喉。

    该到结束的时间了!

    蛛木头放弃挣扎,坦然面对,在临死前的他脑海里唯一浮现的竟然是蜘蛛虎将的身影,嘴角不禁微微一笑。

    正是这诡异的一笑,让蛛头一的毒牙愣了一愣,这时他全身的寒毛陡然炸响,一道黑色的身影向他撞来——

    轰!

    蛛头一飞了起来,挂在一道树枝上,他绕着树枝连续转了十几个圆圈才停了下来,眼珠子都快晕得滚落一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