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43集 乌龟的智慧

第443集 乌龟的智慧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死里逃生的遭遇,往往会令当事人或者虫全身有一种满血复活的感觉。

    蛛木头和蝎菜惊奇的现,自己今生平第一次居然可以跑得如此之快!身上的每根寒毛都在风中猎猎作响,让整个人有一种在风中飞翔的感觉。

    呼——呼——

    由于雨林的昆虫和节肢动物,他们的呼吸系统和人类完全不一样。

    人类仅凭一张嘴呼吸,所以在跑得飞快的情况下,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而作为全身上下有十几个呼吸孔的蜘蛛和蝎子来说,一边跑路一边聊天,简直像喝水一样简单,丝毫不影响脚下的度。

    ……

    “木头叔,你刚才叫我的闭气之法简直绝了!”这只小蝎子一边健步如飞,一边用冒着小星星的目光望向蛛木头。

    叫起木叔来,让人甜掉了牙。

    今天他对这个看起来五大三粗的憨厚大叔那是一阵刮目相看,真没想到对方不仅为人仗义,而且在关键时刻,还能迸出智慧的火花。

    今天算是捡到了宝了。

    这让小蝎子蝎菜想起了母亲小时候对他说过的一句话,原话是:

    “孩子啊,你在丛林里讨生活,切莫小看任何一种动物,有的看起来非常傻,其实这种人反而最聪明,所谓大智若愚是也,见到他们千万要小心,切记!”

    当时母亲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只是让他一笑置之,可今天这身边跑起来屁颠屁颠的八只脚大叔,不正是这样的人吗?

    可是……

    可是既然他真是一位智者,为什么会被蛛滑头那样的败类所利用呢?

    这个问题让蝎菜脑袋立刻大了起来,他决定先不给蛛木头加上智者的光环,反正来日方长,多观察几天才说。

    如果他真是个大智若愚的雨林生存高手,那么自己不妨死乞白赖地跟着他身边,因为他的母亲也谆谆告诫他说:

    “碰到大智若愚的虫类,如果是敌人,一定要躲得越远越好,如果是朋友,则要粘的越紧越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他打小就是个孝顺的孩子,而且越来越多的事情证明,母亲永远都是对的。

    ……

    “木头叔,你是怎么想到这么好的办法的?”蝎菜语气讨巧的问,说学习就学习,否则以后人家跑了怎么办?

    “呵呵,这个是一只乌龟教我的。”

    “啊?乌乌乌乌龟!”

    不能怪蝎菜同学如此惊讶,因为对于他们蝎子和蜘蛛而言,乌龟绝对是令他们高山仰止的巨无霸。蜘蛛居然和乌龟扯上关系,是个蝎子都会惊尿。

    这还得谢谢那个蜘蛛老大提醒了我,之前他不是骂我们两只死乌龟吗?这让我一下子想起来我之前经历的事情。

    说这话时,蜘蛛木头一脸回忆式的堆笑,这表情光芒四射,就像一个在夕阳下幸福地咀嚼往事的人类老人。

    蝎菜竖起寒毛,安静地聆听。

    他母亲曾经又说过,当一个有年份的中老年虫子在诉说往事时,你唯一做的闭嘴竖毛地倾听,那会是一段宝贵的人生经历,比你吃了一头美洲豹还受用。

    就听蜘蛛木头一边飞跑一边讲述:

    你知道,木头叔从小就是
总裁在上:霸宠娇妻小说5200
个孤儿,人又傻乎乎的,所以从小就别的蜘蛛肆意欺凌,所以那时,我四海为家,向各种各样的动物学习深处本领。

    记得那年,我在乌龟洞里住了一个多月,洞里有一只老乌龟,我这个闭气功就是像他学的。

    我们当时就坐在一条河的河畔。一次大水,白把整个泥洞都淹了,我和那条乌龟当时被困住一个块石头上,四周全被水给淹了,那时叔趴在老乌龟背上,人都吓尿了,因为留给我们的空气最多够用一天,而这洪水又不知什么能退。

    就在叔认为死定了的时候,我现老乌龟好像一点都不慌张,不过和平时还是有了明显的改变。

    因为叔叔平时是一天到晚趴在老乌龟的背上,他每次呼吸时,他的背都是微微颤动,当时当我们被困住后,他背颤动的间隔竟然是之前的5o倍。

    听到这里,蝎菜忍不住道:

    也就是原如果是一分钟呼吸一次,那么后来改成5o分钟呼吸一次。

    没错!蜘蛛木头憨憨一笑:

    所以呢,叔当时也跟着学起来,看看能不能也降低自己的呼吸频率,叔有18个气孔,那用一个气孔呼吸行不行。

    不过,刚开始一试就失败了,觉得老难受,试了几次都是如此,后来又好好观察老乌龟的动静,从它眼神里我看到了叫淡定的心里奥秘。

    原来是我的心不静。

    心没有安静下来,血液自然流动得更快,消耗的空气就多,一个气孔当然不够看,所以要闭气想要静心。

    余下的话就尽在不言中了。

    他们二人边说边跑,嘴下不停脚下也不停,这一路,蝎菜听得热血沸腾,今天真是又涨姿势了!

    之前他在石头缝里听蜘蛛木头指导,只是将全身的气孔关闭了一半,就能让他在密封的狭小空间里维持了3个多小时的呼吸,如果只剩下一个气孔,那岂不是延长好几倍的时间。

    想到这里,蝎菜兴奋地问蛛木头:

    那你和那只老乌龟在洞里,被堵了多少天才出来?

    整整七天!蜘蛛木头憨憨说。

    蝎菜脚步一滑,差点摔倒。

    我的娘耶!这简直是逆天的节奏啊。

    这只年轻热蝎子刚想张嘴在说什么,胳膊猛地被他的木头叔拉住,两人硬生生的停住脚步。

    蝎菜兴奋的笑容冻在脸上。

    前面的去路上,站着两只气喘吁吁的蜘蛛,正又怒又笑瞪着他们两个,肤色红棕,满脸横肉,正是蛛头一和蛛头三。

    后面的来路又一阵窸窸窣窣。

    他二人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蜘蛛头帮的其他三个成员也赶上来了。

    看见蝎菜和蜘蛛木头一副呆愣的表情,蜘蛛老大忍不住哈哈大笑:

    你们这两个跑得真是贼快!可惜你们居然跑到我们老窝里来啦,在我们五兄弟的地盘里,只有我们懂得近路。

    蝎菜和蜘蛛木头对视一眼,两人纠痛不已,真是换不择路,居然直接跑得对方的老窝里来送死!?

    他们的心都沉到了谷底。

    知道这次真的是插翅难飞了,天时地利人和,优势全在对方手里,这下就是再聪明的老乌龟也救不了他们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