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44集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第444集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为了避免再次出现意外,蛛头帮五兄弟废话不再多说,在一番注定结局的搏斗之后,蝎菜和蛛木头很快被精心地捆成两具洁白如雪的木乃伊。

    在夕阳下闪闪光。

    其中可怜的小蝎子更是被活活打成了猪头,而蛛木头的嘴巴也肿得像块木头一样,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这时天色已经黄昏,蜘蛛岛淋浴在夕阳的金光灿烂中,显得美丽而妖娆,岛上的一草一木仿佛都面露和悦之色。

    一日将尽,层林尽染。

    看见这两个猎物已经完全动弹不得,蛛头五兄弟径直走回各自的蜘网,去收取网上其他饿猎物去了。

    这时,被裹成粽子的蝎菜趁机扭动起来,将自己的身体挨近另一只大粽子蜘木头,他想悄悄地问问这位大叔,老乌龟还有没有教给他其他什么保命绝招。

    可是话到嘴边,又苦逼地咽了回去,因为他看见这“大智若愚”的八脚大叔,这回可能是真的愚了,看他六眼痴呆,嘴角紧闭,完全是一副任命的样子。

    这下小蝎子心中一声哀嚎。

    他瞬间也生无可恋了,默默长叹,妈妈,你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了。

    ……

    本着一只蜘蛛一张网的生存原则,虽然蛛头五兄弟住在同一个棵树上,不过网还是各有五张,五兄弟上树后,像五个渔夫一样各自上了自己的网。

    结果今天运气都不太好,除了老三的网上还有一只赖头苍蝇外,其余人都是一网清风,但是他们心情依旧兴高采烈。

    因为树下的蝎子足够他五人大吃一顿。可是针对是否吃掉蜘木头,他们五兄弟却起了纷争,吃还是不吃,意见不一。

    蛛头一和蛛头三这二位仁兄主张吃掉蛛木头,其余三个人则主张用拳头对蛛木头进行一番爱族主义教育之后放了算了,他们如果真吃了自己的同族,传出去恐怕会引起其他圆网蛛的公愤。

    因为对于圆网蛛而言,他们和其他喜欢自相残杀的肉食蜘蛛不同,他们除了求婚时会被女方吃掉外,一般不会吃自己的同族同胞。

    一时间商量无果。

    最终,他们决定今天先吃掉蝎菜这只外族蝎子,蛛木头留到明天再说。

    ……

    看着五只蜘蛛狰狞地围了上来,蝎菜知道自己的生命像夕阳一样就要落山,他一动不动,放弃了所有的意念。

    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喂,说你们五个家伙呢?”

    这声音既熟悉又陌生,五只蜘蛛猝然回,就看见一只鹌鹑色的大蜘蛛慢慢走了过来,身上还骑着一只奇怪的蓝虫子。

    “蜘虎娘!”

    蛛头五兄弟吓得齐齐后退。

    在圆网蛛的男性蜘蛛聊天群里,蛛虎娘艳名远播,同时更是悍名远播。

    每个成年和未成年的男性蜘蛛都知道,蛛虎娘在婚恋场一次性吃掉的男蛛,比其他女性蜘蛛吃掉的男蛛总和还多。

    但没有男蜘蛛敢向她挑战,

    因为蛛虎娘的个头是普通男性蜘蛛的五倍,战力更是翻了一番,面对成年的男性蜘蛛,她一个可以打1o个。

    所以,当蛛虎娘突然现身时,蜘头五兄弟是紧张得不要不要的,尤其是他们正准备大快朵颐享用自己的晚餐之时。

    ……

    “是虎娘妹妹妹纸啊……不知来来来我们这个地方,有有有有何贵干?”

    蛛老大舌头像打了
末世异形主宰帖吧
个结,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就像小怪兽见了奥特曼。

    “没事,就是向你们五兄弟打听一件事,问完就走。”蜘虎娘轻飘飘地笑着。

    “好说好说。”

    五兄弟一齐点头哈腰。

    说话间,虞骑云从蛛虎娘身上跳了下来,在五个蜘蛛面前翩翩转了个身,好让这几只蜘蛛大汉在斜阳中看个真切。

    可怜的小虞同学今天不知到已经见过了多少蜘蛛转过了多少圈圈,他整个人几乎快转吐了,不过为了尽快找到夏海伦和凯馨,他的圈圈根本停不下来。

    看见一只怪虫莫名其妙的转起圈圈来,蛛头五兄弟顿时吓了一跳,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来路不明的虫子究竟想干嘛?

    “噗嗤——”

    蛛虎娘笑出声,她笑虞骑云动作太急切了,自己还没介绍,他就跳了下来转圈圈,结果把那哥几个给震懵逼了。

    “你们5个有没有看见,像他一样的虫子从你们这里经过过?”

    蛛虎娘收敛笑容正色问。

    原来是找人,五兄弟都暗暗松了口气,3o只眼睛像钉子一样盯在虞骑云身上,看得虞骑云头皮有些麻。

    这几只男性蜘蛛,个个膀大腰圆满脸横肉的,一看就不是善类,远远就能闻到他们身上浓郁的地痞流氓味道。

    心想,自己还好是蛛虎娘这只霸王龙陪同,如果单独与他们会面,自己的一根头能活着回来,就算万幸了。

    而在蛛头五兄弟眼里,虞骑云简直就是一个标准的三无产品:无触角,无牙齿,无屁股,还缺胳膊少眼睛。

    这怪物对于他们6眼8腿的蜘蛛来说,真是弱爆了,他们真搞不懂蛛虎娘怎么会和这么渣渣的虫子打成一片。

    居然还让他骑在自己的身上。

    在一阵窃窃私语之后,他们异口同声:

    “虎娘妹纸,真不好意思,没见过。”

    “再仔细看看!”蛛虎娘冷声道。

    嘶……

    这命令式的口吻,让蜘头五兄弟心里嘶嘶冒着怒气,脸上却依旧堆满笑意,点头哈腰地围着虞骑云,装模作样的再走了一圈,最后还是舔着脸说:

    “这位没屁股的小兄弟,我们真没见过,虎娘妹纸,我们誓。”

    这几个蜘蛛居然说自己没屁股,虞骑云听得一脸抽搐,心在暴走,王八蛋,你们才没屁股,你们全家都没屁股。

    蛛虎娘倒不以为意。

    因为在他们人人都是大屁股的蜘蛛眼里,虞骑云确实像一只没屁股的虫子。

    “那好,以后如果见到像他一样的没屁股的虫子,一定要及时派人通报我。”

    蛛虎娘冲他们亮了亮牙齿。

    “一定!一定!一定!”

    蛛头五兄弟忙不迭道,弯腰鞠躬18o度,他们只想尽快送走这个瘟神,再用食物安慰自己受惊吓的心灵。

    蛛虎娘哼了一声,载着虞骑云一步一步穿过他们身边……

    蛛头五兄弟一脸谄媚地目送,刚想松出一口气,就见蛛虎娘突然停下脚步,回路返回,在五兄弟要哭的目光中,只见她走到被捆成粽子的蛛木头和歇菜身边,一手拎一个,扬长而去。

    蛛头五兄弟全程不一言,像5座雕塑一样呆呆看着,连个屁也不敢放。

    他们不敢问,蜘虎娘更也不必说。

    因为双方都知道:

    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