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47集 神秘的朋友

第447集 神秘的朋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夜深人静,月华如水。

    在陌生的环境里,第一夜总是令人很难入睡,当一片鼾声传入蛛木头周身的寒毛,让他心里有了一种久违的安然。

    这就是家的感觉吧,他心想。

    不过,他实在睡不着,于是从自己趴着的树叶上站了起来,踏着月光,来到蝎菜宿营的树皮,远远就惊讶地现,这小家伙也没睡,在呆呆仰看天上的明月。

    “在想家人呢?”

    他问,慢慢走了过去,在蝎菜边的树皮上选了个舒服的角落,趴了下来。

    蝎菜默默地点了点头,呆了半晌,用自言自语的口气说道:

    “我老妈很喜欢看月亮,她总觉得月亮里面也有一只蝎子在看她。”

    蛛木头忍住笑,道:

    “真是巧了,我也是这么想的。”

    蝎菜瞪了他一眼,在树皮上翻了个身,用双钳枕在脑后,碎碎念一般说:

    “小时候,我们在蜘蛛岛南部的一片林地,食物稀少,非常艰难,记得那时我有156个兄弟姐妹,每天所有小孩子就这样趴在母亲的背上,到处寻找食物。”

    这次蛛木头没有开口,只是安静地竖起寒毛,他知道接下来一定是个励志故事,而这样的故事,他一向喜欢听。

    ……

    果然,这只黑色的小蝎子诉说起母亲为了养活栖身在背上的1oo多个孩子,是如何的含辛茹苦,说起来都是泪。

    后来,他们都渐渐长大了,沿途都有兄弟姐妹依次向母亲告别,一只一只从母亲的背上爬了下来,独自去谋生。

    直到最后,156个兄弟姐妹只剩下他一个人趴在母亲背上,和她相依为命。

    在他的描述里,那段童年,是蝎菜这一辈子最难忘的时光,可惜这样的时光在一次意外中,一去不复返了。

    蛛木头并没有追问到底生了什么,他这么多年走南闯北,让他知道,在雨林里,每个动物都有自己的心酸往事。

    比如他自己,从小连父母是谁,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只知道他一出生,就像个小流浪汉一样,流露丛林街头。

    所以,他看向蝎菜的是6道羡慕的目光,至少他有个幸福的童年,而他则是一个连温馨回忆都没有的孤儿。

    ……

    月影渐渐西沉,蝎菜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最后结束了自己的独白式的往事回忆,为了不让他问起自己的身世,蛛木头及时转移了话题,和蔼地问:

    “你是只蝎子,而我们是蜘蛛,为什么你会选择要跟我们在一起?”

    其实这个问题在来的路上,他就想问,可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气氛。这个问题很敏感,既不能问得太早,也不能问得太迟。

    “因为你是个好人,而且感觉你其实不笨,我想学点东西,再说我现在太孤单了,也想要个朋友,总等找个伴啊。”

    这后面一句,听得让人酸。

    “呵呵,其实我真的很笨,你跟着我,也许什么都学不到。”蜘蛛木头老脸有些羞愧说,又好奇地问:

    “你难道就不找一只蝎子作伴吗?”

    “不行,我们蝎子一向是独来独往的,除了谈婚恋和母亲抚养幼儿期间,其他大多时时间,都是独自一人。”

    “哦,这和我们蜘蛛倒很相似。”

    ……

    通过一番月下长谈,增加了彼此之间的互信。这一老一小的跨种族友情,在无形中逐渐升温。彼此都能敞开心扉。

    
重生之纵宠吧
于是蝎菜的提问也越来越大胆。他尤其对虞骑云这几个外来的怪虫,情趣盎然,当他从蛛木头口里得知。

    虞骑云他们来蜘蛛岛是来找人的,而要找的人是和他们长得一样。

    其实白天,他也隐约听说过,只是没有留心,当晚上再听蜘蛛木头介绍一遍后,突然记起什么,失声道:

    “我有一个朋友好像见过她们。”

    “什么?你确定?”

    蛛木头惊得跳了起来,由于是在半夜,他努力控制好自己的声音,压低问。

    “不好说,我感觉应该是吧。”蝎菜歪着脑袋细想,缓缓说道,

    “我记得一次我们在聊天中,她亲口对我说,一次捕猎时,现两只奇怪的虫子,说她在雨林从来没有见过外面这么寒酸的虫子,连个屁股都没有。”

    这里面包含的信息确实让人振奋。

    蛛木头暗暗决定,等明天一早,就把这个惊人的消息告蛛虎娘。想到她一脸激动的神色,蛛木头都忍不住激动起来。

    两人正在交头接耳。

    一个清冽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你们两个不睡觉,大半夜在嘀嘀咕咕什么,吵死人了。”

    他们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蛛虎娘的声音,表情相当惊讶,因为他们在聊天时,声音已经压得很低,而且距离蜘蛛虎娘的筒子楼非常远,真没想到蛛虎娘的寒毛居然如此敏锐,这么远都能听到他们。

    蛛木头干笑着问:

    “你不也是大半夜不睡觉的吗?”

    蜘蛛滑娘从数据里走来,傲娇地说:

    “这段时期以来,我每天晚上都保持半睡半醒的状态。以防止敌人偷袭。”

    蛛虎娘道。

    蛛木头和蝎菜这才惊悚地现,原来他们的一举一动,早被蜘蛛虎娘看在眼里,只是引而不罢了。

    ……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蜘蛛木头声音顿了顿,有人知道你们要找的人了。

    蜘蛛虎娘一愣之后再一笑,她一个箭步上前,把蝎菜抖得像拨浪鼓一样,再多要几下,蝎菜还真的蝎菜了。

    你那个朋友在哪里!我们明天一早,就道您哪位朋友那里,问清具体下落。

    这激动的样子,让蝎菜倍感压力,他连忙喊道,我那位朋友很特别,而且脾气有些不好,你们最好还是呆在家里,让我来去个仔细明白。

    他说话时的语调非常严肃的样子,有一种不容置疑的气质。

    你哪位朋友到底是什么人?

    蛛虎娘颇为恼怒地沉声道,她是个凡事都非常执着的人。

    好半天,才听蝎菜生硬的开口:

    她是一只女蜈蚣。

    话音刚落,蜘蛛两只蜘蛛身子一歪,差点让蜘蛛虎娘一头从树上滚了去下去,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因为雨林动物人都知道,蝎子和蜈蚣一向是一对生死冤家,彼此偶读视对方为眼中钉,是一对水火不容的竞争对手。

    没想到,仇敌也能成为朋友。

    在蒙了半晌之后,蜘蛛虎娘和蜘蛛木头,开始从自己角度来理解这个问题,心想他们既然鞥让蝎子和蜘蛛相处,那么蝎子和蜈蚣能有一段奇特的友谊,也真的无可厚非。

    不过,兹事体大,蜘蛛虎娘还是坚持要带虞骑云一道,亲自拜访一下蝎菜这位神秘的蜈蚣朋友。

    就算冒点风险也在所不惜。

    客随主便,蝎菜只好苦着脸答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