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49集 蜈厌月

第449集 蜈厌月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又到了黄昏。

    晚霞映衬下的夕阳,在蜘蛛岛上洒下万点金光,让人赏心悦目。

    可有一片区域,还没到夜晚,这里却是阴森一片,这地方叫乱石岗。朝阳和夕阳的起起落落,好像在这片土地上没有留下任何阳光的痕迹。

    这里终年不见天日,

    潮湿的地面上,褐色的枯叶散放着城府的味道,处处是遮天蔽日的藤蔓和造型诡异的乱石。

    这里阴森恐怖的环境,几乎所有的虫类都会敬而远之,却只有一种动物特别喜欢,那就是蜈蚣。

    他们怕光,喜阴凉。

    这乱石岗自然是他们理想选择。

    ……

    此刻,蜘虎娘,虞骑云和蝎菜一行三人正在铺满泥泞的落叶间潜行。

    一路上,蝎菜再三叮嘱大家在行走时吗,尽量不要发出声响,因为在乱石岗,并不是只有蜈厌月这一条蜈蚣。

    蜈厌月正是那位知情人的名字,

    据蝎菜说,这乱石岗住着两条蜈蚣,条是蜈厌月,另一条是蜈厌日,他们既是兄妹,又是仇人。

    因为她哥吃了她的老公。

    大家一定要小心那个叫蜈厌日的家伙,在踏上这片幽暗的土地时,蝎菜心有余悸的对蜘蛛虎娘和虞骑云告诫。

    蜈蚣厌日性格阴鸷,手段残忍,不仅狩猎食物还会虐待食物,落在他的手里,就连死亡也成了一种幸福。

    蝎菜说话时是咬牙切齿,上一次他差点被这家伙活捉了去,幸亏蜈厌月及时出现,才从她哥里救出他一条小命。

    他这一席话,让蜘蛛虎娘和她背上的虞骑云,面色为之一凝。尤其是虞骑云,他现在几乎什么都看不见。

    这无疑又倍舔惊恐。

    从时间上看,此刻还是刚进入黄昏,太阳犹在天边,别的地方地面上多少有几缕夕阳关照,而这样,却是阳光到不了的地方,眼前是一片伸手不见指的漆黑。

    所幸身边的蜘蛛和蝎子的眼睛,都是自带夜视功能,让他能在暗无天日的环境里依旧如履平地。否则他只要动用手电,可是这这样,太过醒目,会引其他猎食者的虎视眈眈,反而适得其反。

    ……

    一路行来,都是相安无事。

    虞骑云紧张的心情渐渐大暗淡了下来,思路又开始活跃起来,他问:

    那个蜈厌月竟然这么讨因他的哥哥,为什么她和他哥一起住在乱世岗?

    因为报仇!蝎菜一脸正容。

    蜈蚣厌月和我说过,只要离得近,一定有会更多机会。把她哥给赤道。

    那他哥……虞骑云迷惑着问。

    不会,他虽然对一切人都坏,唯独这个妹妹他是呵护备至。说这话时,连他自己都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

    既然呵护妹纸,又干嘛吃掉自己的妹夫呢?这个问题,蝎菜在自己问自己。发现局面是越来越难以揣测。

    谢谢你!他肩膀突然被人一拍。

    是虞骑云。

    谢谢你冒着生命危险,带我们来这样,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可能做梦也做不到这么幽暗的地方来。

    那当然,小蝎子倒是一点都不谦虚。

    虞骑云听了和蜘蛛虎娘不仅不生气,还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这小子脾气虽然孤僻,人是坦坦荡荡,我喜欢。

    ……

    说话
护花特种兵无弹窗
间,众人穿过一处乌黑如巨蟒般的藤蔓后,眼前赫然出现一片乱石嶙峋的山谷地带,蝎菜一个手势,让大家停下脚步,趴在一棵杂草旁。

    前面就是乱石岗,因为蜈蚣厌日神出鬼没,居无定所,所以里面所有的石头缝隙里,都有是他在里头埋伏。

    那蜈厌月住哪儿,蛛虎娘问

    你们仔细看,在乱石从中有一节被掏空的断木,她就住在那里面。

    哦,那我们怎么过去,而又不会被蜘蛛厌日发觉。蜘蛛虎娘问。

    蝎菜沉默了一会儿,这才说道,我们只要尽量不发出声音,他应给听不到。

    黑暗中,彼此相识。

    虞骑云和蜘蛛虎娘默默点点头,他们只好如此,走一步算一步。

    ……

    在黑暗中,蝎菜一马当先,虞骑云和蛛虎娘猫着腰,三人出乎意料的顺利抵达乱石中央区域。

    眼前一截断木,安检地躺在乱石间,浑身散发出古老的生命气息。像一位日暮残年的国王,一片繁华过后,自己来静静享受属于自己的那一份苍凉。

    这截木,里面是空的。

    一般早晚和黄昏时,蚣厌月一定会在家里安息。

    为什么?

    因为她怀孕了。蝎菜介绍说:

    估计这几天就会生宝宝了。

    这一个消息又几乎让虞骑云和蜘蛛虎娘陷入了一个片奇异的沉默,一个即将要临盆的蝎子,回答他的问题吗

    虞骑云正想开口,再说几句,就听树洞俩出来一声冰冷的话语:

    是谁在外面。

    是我蝎菜,小蝎子立刻道。

    我不是问你们,而是问你身边那两个人。里面的声音再次说道。

    我叫虞骑云,来自遥远的东方部落,这次前来打扰,是想问你换一些问题,问完就走,绝对不会再来打扰你。

    里面一阵沉默。

    在几分钟,声音又想起来:

    说来听听。

    于是虞骑云把寻人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给树洞里的蜈蚣。在又一阵沉默之后,让虞骑云激动得要跳的是,一周前的傍晚,他在一个小溪边狩猎时,是真的看见有两个奇怪的虫子在溪水边洗外壳。

    她们的长像和虞骑云描述得几乎一幕一样。

    那条小溪在哪里,你能不能带我去看见,虞骑云压抑住你内心的狂喜,极为诚恳的请求道。

    可以,对方出人意料地爽快。

    这反而让虞骑云心里还有些发毛。可你能是在雨里,遇到太多艰辛坎坷,一旦遇到太顺利了,心里却开始有些忐忑。

    ……

    由于今天太晚了,而且考虑到蜈蚣的昼伏夜出的生活习惯,经过双方协商,大家越好明天中午出发,去找夏海伦和凯馨去过那条小溪。

    然后在搜寻一切可以找到蛛丝马迹,绝不能把这难得的消息,白白地浪费掉饿了,因为这样好的机会,极为珍贵。

    直到告别时,众人都没有看见树洞里面的蚣厌月走出树洞一步,就连蝎菜心里都有些怪怪的感觉。

    原来见面,可不是这样的。

    莫非发生了什么?

    可惜天色已晚,大家实在没心情和经历去搞懂一只蜘蛛的人生观。

    虞骑云嘴角弯了一弧度。

    无论如何,今天不虚此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