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51集 请收下我的膝盖

第451集 请收下我的膝盖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痛苦和喜悦,都会放夜晚显得比平时慢了很多,在半睡半醒间,李妖娆终于看见那该死的太阳升起起来。

    然后又熬过了一个整整一个上午。

    最终在1点左右,队伍出发。

    今天人数上除了昨天虞骑云蜘蛛虎娘和蝎菜外,增加了两名李妖娆和皂皂这两名女生和一位蜘蛛木头这位大叔。

    这三人中在,最有价值的就皂皂了,因为她是孤儿院,出了名的狗鼻子,能在100米外,闻出小盆友身上尿不湿的味道,带上她,就如带上一只超级警犬。

    李妖娆背包里有一双夏海伦来不及换洗的袜子,到了指定地点时,李妖娆会事先让小家伙闻一闻,才确定搜寻的方向。

    越安和饭团以及小子蜘蹄负责看家,在蜘蛛虎娘精心布置的防护设施下,只有他们谨慎小心,应该还算安全。

    ……

    为了加快进程,人类都被蜘蛛背在背上蜘虎娘背着李妖娆和皂皂,而憨厚大叔蜘木头让虞骑云一路驾着当马骑。

    今天,李妖娆算是豁出去了!

    一个从7岁开始怕蜘蛛,怕到上大学的人,有朝一日居然会趴在一只蜘蛛身上,说出去,任何人都不敢相信。

    就连她自己也是一副梦幻表情。

    ……

    15分钟后。

    大家很快到达指定的接头地点。

    也是乱石岗外一株无花果树下,这棵无花果米,现在既无花也无果,让皂皂大为扫兴,原本想切几块果肉,给夏姐姐他们做个见面礼的呢。

    指点地点到了,指点时间是下午2点左右,动物们虽然没有表,但体内的生物钟还是相当准确的,能精确道秒钟。

    他们一行人全部上树,躲在一片卷曲的树叶上,隐藏了起来。

    白天虽然没有晚上那么危险,可是小心使得万年船,这是蜘蛛岛,任何时候都保持高度的警惕。

    在人类世界那句细节决定成败,这句话到了雨林,就要改成细节决定生死。因为在雨林,失败就意味着死亡

    从早上开始,李妖娆的心跳就比以往快了许多,直到现在,自己的耳膜都被突突的心跳声震得生疼。

    关心则乱,这道理她懂但做不到。

    让她原本急躁的性子,今天越来躁动起来,每隔5分钟她就搓着双手问:

    那个蜈厌月来了吗?

    美女,淡定啊。虞骑云总是含笑说,心里有一句话没说出来:

    你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在不淡定,我就要蛋疼了。

    虞骑云羡慕地瞟了现场的非人类一眼,一只蝎子和两只蜘蛛,都安静地趴在树叶上,伸头俯视下方,神情沉稳,个个高手模样,看到虞骑云心里很踏实。

    ……

    不过,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的是,直到李妖娆问出那就来没来20遍后,也就是近一个小时之后,那只叫蜈厌月的蜈蚣蜘蛛始终没有出现。

    这下,连一脸淡定的蜘虎娘他们再也无法淡定了,迟到几分钟情有可原,落迟到一个小时,那一定有什么问题发生了。

    苦等等来一团空气。

    寻人心切的李妖娆几乎要暴跳如雷,她有个不好的预感,今天恐拍是要空手而归了,她不停地跺着脚。

    大家把询问的目光,看向蝎
一念证道最新章节
菜希望她给大家一个交代和解释。

    蝎菜皱起全身的寒毛。也是一副雾水重重的样子,之前,蜈厌月一直是非常守信的人,从来没有过背弃承诺的事情。

    ……

    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蝎菜表情惊疑,转身对众人说。

    我猜也是,既然她不出来,那我们直她的窝里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这个决定无疑有一定的风险。乱石岗上,除了蜈厌月外,还住着一个凶残的家伙——蜈厌月,所以大家一切小心。

    时间上,又过来15分钟,还是不见那条蜈蚣的身影,他们一行人只好苦逼着脸,爬下了树,向乱石岗挺进。

    这一路上昏天暗地地,腐朽刺骨,让李妖娆和皂皂这两个女生,心里感觉毛毛的,好几次都感觉空气中,仿佛有一只冰冷的手,再抚摸他们的脖子。

    最终他们抵达了乱石岗外。

    这里一片幽静,嶙峋的乱石摆出了一个个奇葩的造型,让周遭的气味越来越难闻,李妖娆和皂皂几次想打喷嚏,都被蜘蛛虎娘用手及时堵住。

    嘘……

    蝎菜让众人受在乱石岗外,自己一个先进去打探一下情况。5分钟后,他又匆匆地走啦回来。

    她发烧了,全身都没有一点力气。蜘蝎菜有些扼腕说:

    她让我转达对你们的歉意。

    那她怎么办?李妖娆问

    只有趴着等死了,蛛虎娘口气有些无奈,用悲伤的语起到

    我们这些小动物,一旦生病,除了等死,好像没有其他好办法。

    我们或许可以帮他。

    虞骑云说,他一边说,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绿色的小瓶子。

    你手里是什么?歇菜好奇地问。

    消炎药!虞骑云头也不回话说。

    什么是消炎药?蜘木头问。

    让蜈厌月不再等死的东西!

    说这话,虞骑云显得非常有自信,可是内心他完全没有底,他手里的是消炎药不假,但是动物能不能用,那就另当别论,不过呢,这种情况下,与其等死,不如试试看,或许真有效果。

    ……

    在虞骑云的执意要求下,蝎菜不得不领着虞骑云重新返回那一截断木里。

    树洞里黑乎乎的,伸手不见五指。虞骑云什么也看不见,又不好使用手电,只好把拧开盖后药瓶递给蝎菜,让他安排蜈厌月服用。

    看来蜈厌月对歇菜是非常信任的,从声音隐隐地感觉到,她对歇菜送来的古怪药丸,没将什么就立刻吞服、。

    等蝎菜出来后,他又轻声地问了一些细节情况,当蝎菜告诉她说,她的右腰一侧有一到触目惊心的抓伤,伤口已经开溜浓,散发着一种难闻的异味。

    虞骑云赶紧又拿了一和消炎膏和一卷纱布给他,并再三告诫他,一定要把伤口处理干净,再抹上搞,最后缠上纱布。

    当蝎菜依约做好上述一起动作后。

    虞骑云和他站在门口安静地呆了5分钟左右,他再让歇菜就里面查看情况,不用出来,他就听到里面发出一声惊喜的笑声,显然虞骑云的药起来作用。

    只见蝎菜兴冲冲跑了出来:

    我靠!你的药真神了!她头上和身上的烧全退了,请收下我的膝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