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62集 给蜈蚣动手术

第462集 给蜈蚣动手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看见是蜈厌月。

    蛛虎娘他们是非常惊蚜,在他们心里定位,原本她只是一只给他们带路的蜈蚣而已,是生命中过客一枚。

    再加上蝎菜说,她是一个典型的宅女,还是个孕妇,深居简出,生人勿近,所以大家还真没想到,有再见面的机会。

    是不是生什么事了?

    众人心中疑云丛生,不过来的都是客,蛛虎娘用微笑掩盖疑问,用热烈欢迎的表情,远远就对蝎菜和蜈厌月打招呼:

    “嗨,晚上好,让你们久等了。”

    “你们好,没事。”不太爱说话的女蜈蚣竟然抢在蝎菜回应前开口。

    语气很虚弱的样子。

    众人上前一看,才惊呼地现,她的脸色很惨白,腰部之前扎的绷带,已经开始浓,散出一股恶臭的味道。

    虞骑云和越安立刻明白,这只蜈蚣是来干什么了,她是来求医问药。而且看她有气无力的样子,说明伤口感染严重,如果再不救治,恐怕活不过今晚了。

    蝎菜在一旁趴在地上,像一滩烂泥似的,说明他是一路搀扶着这条女蜈蚣来的,蜈厌月身长有3o厘米左右,是蝎子的5倍,怪不得累得像条狗一样。

    ……

    什么都不用多说,也不顾不许多,虞骑云和越安“吧嗒”一声打开了手电,两雪亮的白光瞬间射向大地,吓得一旁的动物们鸡飞狗跳。

    “你们…你们原来是萤火虫!”

    饭团抱住老妈蜘虎娘的大腿尖叫,激动得泪流满面:“妈妈,我终于见到传说中的萤火虫了,哇呜,我这辈子值了!”

    蛛小六惊奇得六只眼睛都闪闪光,小时候他也听妈妈讲过萤火虫的故事,没想到今天有幸见到活的了

    之前蜘蛛们也看过虞骑云手里的黑石头(手机)会光,可是哪像今天人类手里的东西,竟然雪亮雪亮夺人眼目。

    蜘虎娘、蛛木头、蝎菜还有蜈厌月眼睛都直勾勾的,有些神魂颠倒的样子。

    动物们这一幕傻乎乎的样子,让五个人类看了暗暗好笑,小家伙皂皂和饭团弯下腰,忍得很辛苦。

    一个人类几块钱买到的大街货,在动物世界里就是奇珍异宝,哈哈哈。

    虞骑云对越安挤眉弄眼。

    之前,他们一直没有把这玩意儿,拿出来亮相,就是怕给动物们带了惊吓,不过如今事态紧集也只好说声抱歉了。

    ……

    “她现在必须立刻动手术!”

    越安一脸沉着地对现场的动物们说,他现蜈厌月腰部的伤口已经大面积溃烂,如果不及时做切割消毒处理,那么对于一个孕妇来说,将是致命的危害。

    必须动外科手术,而且刻不容缓。

    越安不等动物们提问,主动地给他们科普一番什么是手术。现场的蜘蛛、蜈蚣和蝎子虽然一知半解,但大体还是弄明白了,更重要的是,经过几天来的朝夕相处,他们打心眼里信任这些人类。

    越安立刻召集小伙伴们和动物们安排了各自的任务和职责内容。

    分工明确,大家立刻动手。

    皂皂负责打手电照明,饭团和李妖娆主要工作是捡柴火、支锅烧开水,蛛小六和蛛蹄他们则负责用人类
星辰法师传txt下载
提供的瓶子,爬上树,到露珠里反复打水回来。

    蛛虎娘和蜘木头还有蝎菜,这三人在四周来回巡视,做好安全保卫工作。

    越安这个移动小百科是主刀人,虞骑云则是他的助手,他们带从医用急救包里,带上口罩和手套,摇身一变,俨然成了两个帅气的外科大夫。

    加油!两个男生默默对视一眼。

    这是他们来雨里后,第二次联手动外科手术,第一次是在给饭团从屁股里取茧蜂种下的孩子(虫卵),这给他们积累了一定的自信和经验。

    不过,这次手术明显比上一次难得多,对他们的定力好手艺是个巨大考验

    先,上次有曼陀花榨成的麻醉剂,这样不仅让病人减轻痛苦,还方便他们在安静的情况下动手术。

    其次,这个医院是个孕妇,据蝎菜介绍,一条蜈蚣一胎能产下1oo多个孩子,也就是说,如果越安和虞骑云失败了,将那是一尸上百命。

    想到这里,越安和虞骑云表情都异常凝重,自打来雨林被缩小成虫子般大小之后,他们已经学会了用虫子的视觉去看待生命,不再像之前一样,高高在上,对蚂蚁这样的小动物想弄死就弄死。

    现在,对一切微小的生命。

    他们学会了尊重和珍惜,只有被缩小的人才知道,每一种生命都自己的喜怒哀乐,也有孩子也有家庭,都活得不容易。

    ……

    “到时会很痛,你尽量忍住!”

    越安和颜悦色地对着蜈厌月说。

    女蜈蚣沉默地点点头。

    越安离开一会儿,又和虞骑云抬了一根树枝对蜈厌月道:

    “张开嘴,咬住。”

    一旁的动物们都呆住了,我靠!不是来给她疗的吗?怎么吃起木头来?话说蜈蚣是吃肉的,不吃木头。

    蜈厌月没有吭声,非常配合地将树枝咬住,因为越安坚定的眼神,给了她无比的信心,上次人类给她上的药就非常管用,可惜上午在捕猎时,不小心掉入一个水坑之后,就现自己的伤口越来越疼了。

    一上午都痛得在屋子里打滚。

    幸亏蝎菜今天来看自己,并且把自己半背半搀地带了这竹芋下。直觉告诉自己,今天不救治,就再也看不到讨厌的月亮。

    ……

    热气腾腾的开水已经烧好。虞骑云有些肉疼的取出了自己唯一的洗脸毛巾,扔进滚烫的开水锅里,用树枝搅了搅。

    这时,越安已经将蜈蚣腰上那一层纱布解开,一股浓郁的腥臭扑面而来,即使越安带了口罩,也被熏得摇摇欲坠。

    没带口罩的饭团和皂皂更是嚎叫着,表情夸张地跑开,大吐特吐起来。

    现场的蜘蛛和蝎子们也一脸难看,都在暗暗地将自己的气孔不动声色的关闭,他们第一次闻到活虫身上有死虫的味道。

    虞骑云屏住呼吸,用一根树枝挑起纱布,这纱布已经污秽不堪,上面还凝结淡黄色的血痂,让人触目惊心。

    他走到青石头一角,将纱布抛飞。

    这块散恶臭的纱布。

    飘飘悠悠,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后,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一直潜伏在石下的蚊亦贞和蛛笑风头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