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66集 第一棵树

第466集 第一棵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凌晨5点,天刚蒙蒙亮。

    手机上的闹钟嘟嘟地狂叫起来,惊醒了所有人类和蜘蛛的酣梦,虞骑云一转身爬了起来,手忙脚乱地将闹铃按掉。

    除了蛛蹄、饭团和皂皂继续趴在叶子上再次睡倒外,虞越李三人和蛛虎娘蛛小六蛛木头等都哈着气,麻利的起身。

    人类深呼吸,彼此对视一眼。

    今天是异常关键的一天!

    虞骑云大步走到客厅,看见那只被捆成粽子的飞蛾,蚊香嘴有节奏地一伸一缩,估计她是梦见自己在百花丛中狂吸着花蜜,所以口水流了一地。

    虞骑云上前推了推她,蛾彩铃除了砸吧一下嘴,没有任何反应。

    虞骑云也不生气,笑眯眯扎了一个标准的马步,然后把屁股对准飞蛾的脸。

    “咘呜”一声!

    放了个他酝酿了一整晚的起床屁!

    可怜的飞蛾姑娘被臭屁呛得在地上滚来滚去!这一下醒得比谁都彻底。

    ……

    洗脸刷牙准备完毕。

    在晨雾缭绕的绿叶房子外,虞骑云和蜘小六骑在哈气连连一肚子怨气的蛾彩铃背上,向大家郑重的道别。

    为了怕这古灵精怪的飞蛾中途耍手段,虞骑云不顾蛾彩铃小姐的强烈抗议。吩咐蛛小六用蛛丝将蛾彩铃的手脚都捆上,并且还在她脖子上像栓马一样栓上蛛丝做的缰绳。而缰绳的一头牢牢缠在蛛小六和虞骑云的腰上,这样就万无一失。

    因为众所周知,在雨林中,飞蛾由于他们的生理条件,格斗能力是虫类中最弱的一种,而蜘蛛却是最强虫类这一。

    有蛛小六像书包一样黏在这小丫头的背上,虞骑云就不怕她耍赖变卦。

    ……

    “一定要把她们带回来!”

    李妖娆眼睛红红的,殷殷叮嘱。她既兴奋又紧张,全身都在颤抖。

    虞骑云拉了拉美女手,目光坚定:

    “放心!让饭团中午多煮点饭!”

    越安突然把自己的手机交给虞骑云,又多给了他一个打火机:

    “骑云,那里是狼蛛领地,一定要多加小心,一旦遇上,不要硬碰硬,更不要纠缠,多带部手机,随时和我们联系。”

    虞骑云点点头,展开双臂,和越安狠狠地抱了一抱!

    蛛虎娘拍了拍虞骑云的肩膀,一言不,只是对着蜘小六沉声说了一句:

    “一路上听虞骑云的安排,同心协力!你们一定要活着回来!”

    “虎姨,我办事你放心!”

    蛛小六嘻嘻一笑,虽然还没睡醒的样子,可是声音里的斗志飞出昂扬。

    5点17分,飞蛾飞上天空。

    留守的李妖娆和越安怔怔地仰望,平静的面孔下内心激荡起伏,当虞骑云回来时,究竟是惊喜还是失望呢?

    ……

    早上的雾气在林间弥漫,让整个蜘蛛岛仿佛是一颗被泡在牛奶里的方糖一样,浓得化不开,丛林瞬间成了迷宫。

    浓雾虽然能遮蔽人的双眼,让人辨认不清方向,可却是指南针的手下败将,有了手机的指南针,雾气再大也不怕。

    寂静的丛林,一只灰色的飞蛾在林间飘然飞舞着,灵活地在枝叶间穿梭。

    虞骑云昂头挺胸,傲然地趴在蛾彩铃的肩头,脚下云雾腾腾,他蓝飘飘,远远看上去,宛如一位踏云而行的绝世剑客,可叹手
鬼服兵团笔趣阁
里无剑,只有手机一部。

    东南方172度。

    他手机里指南针的指针方向,在不停的晃动着,一旦偏离了这个刻度,他就拉拉手中的缰绳,让身下的蛾彩铃立刻调整飞行方向,惹得飞蛾姑娘叫苦不迭。

    每次飞得尽性,她就要突然刹车,真像忍不丁把这个讨厌鬼摔得树上去!

    虞骑云除了查看指南针的刻度外,还在用越安手机里的北斗定位系统,去查看他们的移动距离。

    之前,越安目测炊烟离他们大约5公里左右,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虞骑云打算从距离住地4公里开始,就放慢飞行度,一棵树一棵树地从空中搜寻。

    ……

    他的身后,是默默趴着一头雾水(咳咳,真的是雾水)的蛛小六,看见身边不断向后移动的花草树木,心里不禁对飞蛾是一阵羡慕嫉妒恨。

    虽说他也能飞,可是只能在有风的情况下,被动地跟随风向,风刮哪里,他就得乖乖飞到哪里,哪像身下的飞蛾这般自由自在,想飞哪就飞哪儿。

    蛛小六用手深情地抚摸着蛾彩铃的翅膀,一副要吞下去的眼神。

    这时,前方传来虞骑云的声音:

    “停停停——”

    虞骑云一扯缰绳,让飞蛾又来个紧急刹车,越安手机里的北斗系统,距离已经到了4公里,他拍拍蛾彩铃的肩膀道:

    “我说彩铃妹纸,现在开始放慢度,从这里经过的每一棵树,你都要慢慢地绕行一圈,让我们仔细查看。”

    “什么?每一棵树都看!”

    蛾彩铃身躯一阵,差点把虞骑云给抖落下来,只见她哀嚎道:

    “你想累死我呀!”

    虞骑云嘻嘻一笑,拍拍她的脑袋:“累死总比咬死强。”他又吩咐身后的蜘蛛:

    “小六子,麻烦你用毒牙在彩铃姑娘的背上,好好磨一磨,让她感受一下。”

    “投降了投降了!”蛾彩铃大嚷。

    当蛛小六黑色的毒牙刚抵到蛾彩铃的腰上时,一股死亡的阴冷之气直透全身,让她忍不丁打了个寒颤。

    虞骑云哈哈大笑,这丫头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雷声大雨点小。

    ……

    这时还不到6点,丛林中浓雾依旧,他们必须尽可能贴近,才能看个仔细,在虞骑云的吩咐下,蛾彩铃气鼓鼓从迎面第一棵树,开始绕飞。

    按顺序从树冠上以旋转的方式向下飞行,虞骑云和蛛小六都瞪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路过的每一片树叶。

    看看上面有没有生火的痕迹。

    这个方法虽然很原始,可是比较实用,也是他们唯一可利用的方式。

    按照越安先前分析,夏海伦她们升起的炊烟能够顺利地直达天际,这说明位置一定在树上,因为如果在地面或者低矮植物上,上面有树荫遮蔽,炊烟是不可能以直线方式上升的。

    而且越安指出,她们大概是在树上的树冠层或者树木的中上部位,这样炊烟才能在毫无阻拦的情况下升上天空。

    所以,一棵树一颗树查看,看上去很吓人,其实只要查看树冠和树木中上外围即可,凭借蜘小六和虞骑云6﹢2的8只眼,一棵树所用的时间大约是五六分钟。

    这是第一棵!

    蛾彩铃刚从树冠层翩翩飞下,浓雾中突然射出一根肉红的长舌,裹住虞骑云的脑袋,又猛地把他拉了进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