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69集 其人之道

第469集 其人之道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是一朵红色的木芙蓉。

    远远就能闻到一股沁人心肺的清香,这让蛾彩铃的翅膀也是摇摇摆摆,好像花心了藏着一瓶美酒,令人未饮先醉。

    当她就要来个饿虎扑食时,脖子突然缰绳狠狠向后拉住,让她的凌波微步在空中来了个紧急刹车。

    是蜘蛛小六搞个鬼。

    蛾彩铃回头怒斥:你想干什么?

    小心有埋伏!蜘蛛小六像个老司机的口吻,这里是狼蛛的地盘,据我所知,他们最喜欢躲在花心或者花瓣背面,埋伏前来的采蜜的蝴蝶蜜蜂还有你们飞蛾。

    这句话立刻吓得蛾彩铃身子一震。

    她是一只聪明蛾,生命比食物直前一万倍,亏本的买卖绝不能做。

    对,小六说的没错,我们先绕着这朵大红花飞一圈,看看有木有狼蛛。

    虞骑云点头称是,同时自己的老脸也是一阵微红,刚才也和身下的飞蛾一样,见蜜心喜,一时间居然忘了,这里可是人人胆寒的狼蛛地盘。

    步步惊心,一步都不能错。

    心里也升起万千疑惑,夏海伦和凯馨据他所知,都是冰雪聪明的女生,为什么会选择在狼蛛地盘上安营扎寨呢?

    是她们对这里一无所知?还是有令人意想不到的防身手段?

    ……

    正思量间,蛾彩铃已经绕着这朵红色木芙蓉。翩翩飞了一圈,然后欢快地对一脸沉思的虞骑云说,

    没有异常,连根蛛毛都没有。

    虞骑云尚未开口,她在空中助跑似的,朝木芙蓉黄色的花蕾猛扑过去,可是脖子一僵,又被蛛小六拉住。

    蛾彩铃愤怒地咆哮:你又想干嘛!

    我们还要再检查离花朵十步之内的每片叶子背面,蛛小六不紧不慢说:

    狼蛛很狡猾,为了麻痹我们,他有时不躲在花上,而是埋伏在附近的叶子背面,等我们钻进花心吮吸花蜜时,他就会悄悄走到你身后,给你致命一咬!

    蛾彩铃呆呆听着,又被说的哑口无言,不服气都不行。

    她叹了口气,开始认认真真的检查花朵附近的掌形树叶来。

    第一片叶子没问题,第二片叶子也安全,第三……第三片叶子躲着一只狼蛛。

    全身褐色,蜷缩在叶子的背面,个头比蜘蛛下六小了一号,手脚又短又粗,还毛茸茸的,脑门像跳珠一样长了八只眼睛,排列顺序很奇特,是422阵型,最前面是样4个只和最后面的2只都是小眼睛,而中间的2只眼睛却是又大又黑亮。

    看起来一点都没有传说中狼蛛的威猛,倒像个毛绒玩具似的萌萌哒。

    ……

    双方猝不及防地见面这一刻,呼吸都有些停滞,好像都被对方吓了一跳!

    在对视了几秒钟之后。那只狼蛛居然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

    原来是她看见自己隐藏得这么机密,竟然还是被蜘蛛小六他们现了,所以自我吐槽似的出不好意思的微笑。

    这就像一只想偷鸡的小狐狸突然被逮住似的,非常尴尬。

    看他矮胖的个头和怯生生的神情看上去,分明是一只未成年的蜘蛛,而且看上去像个女生。

    嘿嘿,这下好欺负!

    虞骑云露出雪白又锋利的牙齿。

    ……

    趁她家大人不再,虞骑云决定招呼这蜘蛛小六一声,他们决定把这位小狼蛛同学群殴一顿。

    从昨晚开始,他们
都市天书全文阅读
眼里的狼蛛一直是令人战战兢兢的,现在又怎么好的一个机会,可以将小家伙爆扁一顿。

    虞骑云局对不会放过。

    不过,拳头刚伸出又猛然缩了回去,怎么小的坏孩子不会好好利用,简直是太浪费对方一脸萌萌的表情。

    小盆友,快告诉蜀黍。你有没有见过像蜀黍一样的怪虫子啊?

    小狼蛛直勾勾地瞪着虞骑云这张研究少她六颗的脸上。好像看到了虞骑云的笑容背后隐藏着什么阴谋诡计。

    她突然一指虞骑云他们身后:

    我老爸来了,嘿嘿,你们死定了。

    这句突兀得话,惊得虞骑云三人猝然回,赫然只看见清风吹拂着绿叶,然后什么人影都没有?

    次奥,上当了!

    虞骑云暗叫不好,赶紧回头。果然那只扮萌的小狼蛛溜得无影无踪,三人大眼瞪小眼,气得小虞同学老血飙飞。

    我擦,这狼蛛从小就这么狡猾,那张大了还不真成精怪了。

    ……

    虞骑云忍住内心暴走的冲动,看看时间已经过了七八分钟,找人要紧,先把花蜜吃了再立刻开工!

    那个小妖精跑掉了也好。

    现在大家可以安安心心的到木芙蓉花里美美地喝上一顿花蜜。

    蛾彩铃载着众人飞进花心,扑面的芳香让虞骑云和飞蛾妹纸的摇摇欲坠,而蜘蛛小六却是厌恶地皱起寒毛,话在人类和飞蛾前面是香的,在蜘蛛眼里却和粑粑没有什么两样。

    对他们蜘蛛而言,世界上唯一芬芳的东西——就是肉香。

    我去话外守着,你们慢慢享用。

    蛛小六平息着道,一边走一边嫌弃地拍去寒毛上黏住的花粉。

    虞骑云欢天喜地地跟随在蛾彩铃的身后,破开天线杆高的花蕾,向花房深处迈进,口水溅了一地。

    这朵木芙蓉很大,简直像座大教堂,虞骑云和蛾彩铃像个虔诚的教徒。一步步走向最深处,去聆听自然的奥秘。

    终于在花房的内壁,看见一颗颗露珠,滚动着蜜汁的芬芳,虞骑云和蛾彩铃扑上去,正想大口吮吸。

    就在虞骑云和飞蛾的嘴巴离蜜露还有一个指头的距离时,身后一股力量,直接把他们拉了出去!

    是蜘蛛小六再拉他们!

    刚到花瓣外,虞骑云来不及转身,就气急败坏地对蜘蛛小六咆哮:

    你又想干嘛?

    蛛小六石头一般不说话,虞骑云猝然转身,就看见那只小狼蛛笑眯眯地站在正对面的一片树叶上。

    而她身边,站着一只膀大腰圆的成年狼蛛,八只眼睛精光四射,看虞骑云他们的眼神就像灰太狼在看一群羊。

    就是你们在欺负我女儿!

    这只灰太狼问在瑟瑟抖的羊。

    这声音简单粗暴有力,就和这只狼蜘蛛的体魄一样彪悍。

    唬得刚回头的蛾彩铃瘫倒在地,他们现在距离对方不到十步,狼蜘的弹跳力是蜘蛛界中仅次于跳珠的高手,一次性就可跳2o步,所以这一点距离,他们根本来不及飞走。

    大哥,自己人,你瞧后面谁来了!

    虞骑云突然指着狼蛛的身后说。

    两只狼蛛一齐回头,背后只有清风和绿叶,再一回头,虞骑云他们已经飞在天空,一脸同情望着这对眼睛冒烟的父女。

    哈哈哈!虞骑云大笑。

    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