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78集 为什么不早说

第478集 为什么不早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就像在电线杆上,一群欢快地叽叽喳喳的麻雀,突然一下就鸦雀无声。

    现场的人类和蜘蛛,像被人关进了冰箱的抽屉里,笑容冻结在脸上。

    如果不能顺利抵达狼蛛的老巢,之前设定的一切计谋都是枉然。那么,该如何突破犀鸟、蜈蚣和蝙蝠的重重封锁呢?

    这个问题必须解决,而且要快,晚上就要拿出办法,明天就要出,多耽搁一天,夏海伦和凯馨就多增添一份危险。

    虞骑云歪着脑袋,叹气连连,如果他现在能够恢复正常人类的体型,那么一拳就能秒轰犀鸟!一脚就能把蜈蚣踩成肉饼!至于蝙蝠什么的,一个口哨,就能把这些偷偷摸摸的家伙吓得屁滚尿流!

    可是,作为和蚂蚁比身高,与文字拼体重的他,只能坐困愁城。

    不过,坐以待毙,向来不是虞骑云和越安这些人类的风格,他们的大脑象黑洞一样,疯狂地旋转起来,一定会有办法,他们要在最快时间找出来。

    整个大厅寂静无声,仿佛可以听见时钟的指针,在滴滴答答地敲响。大家皱眉思考,就连9岁的皂皂也在冥思苦想。

    ……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略带沧桑的嗓音响了起来,打破了这难熬的沉默:

    “我知道离这里不远,有一个秘密通道,从那里走,可以直通石林。”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众人一起看向说这话的蛛木头,这只沧桑的蜘蛛大叔,依旧憨憨地笑着。

    他在众人当中,一直是个奇葩。

    平时沉闷得像个锯了嘴的葫芦,很少在众人面前刷存在,除了露出标志性的憨笑外,更是像被点了哑穴似的一言不。

    没想到今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看见众人都用吃惊的目光眼巴巴的望着他憨笑的大嘴,这位寂寞的怪蜀黍老脸不禁一红,他慢慢吞吞说:

    “我以前流浪时,来过这里,认识了一只千足虫,这小伙子人很好,没事常和我唠嗑,他的家就是一个地下暗道,从这里,可以直接到石林附近。”

    他的话可信度极高,因为他是一个公认的老实虫,老实虫不会撒谎。

    这位憨厚的木头大叔话音刚落,就被蜘虎娘手起刀落,一掌拍飞了出去!

    虎娘爆吼:“你丫为什么不早说!”

    不得不佩服这位大叔帅的抗击打能力,只见他捂住脸慢吞吞地爬起来,又安静地坐了回去,对着大家默默憨笑。

    ……

    月亮如一个硕大的银盘,以天地为菜,一只看不见的时空大嘴,正用一双虚无缥缈的筷子,在咀嚼万物苍生。

    湖畔雾气弥漫,吹在人身上颇为寒冷,幸好在这栋绿房子的大门口,是用蛛丝层层包裹,让屋子里面倒有几分空调暖房的色彩,此刻夜已深,人已静。

    呼噜的火车一辆接一辆开了出来。

    在卧室一角,只有李妖娆翻来覆去睡不着,她抱膝倚靠在绿色的墙壁,用手机的屏光,呆呆看着夏海伦那一张纸:

    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

    不知道海伦为什么会在白纸上,突兀的写上这一句,看似没有多大意义的话,这个问题好像问起来,真的很幼稚。

    我们从人类都市来,自然回都市去。

    可是,如果真的如越安所说
凤和鸣吧
,这是一句关于生与死的话题,那么这个有关生命本源和生命意义的问题,还真是让人一言两语无法解释清楚。

    ……

    “咳咳……”

    一声轻微的咳嗽声,传入李妖娆耳中,那是来自大厅里蛾彩铃的声音。

    看来,这只飞蛾也没睡呢。

    李妖娆咬住嘴唇,站了起来,用手指梳了梳自己散乱的头,借助手机屏光,一脚刚踏出,就不小心踩在一只手上,饭团出一声短促的嚎叫,又复归平静。

    这家伙又呼噜呼噜睡着了。

    不过他这一叫,吓得李妖娆的心呯呯跳,她捂住心口,小心翼翼的绕过这坨滚圆的肥肉,一点一点挪到了大厅。

    “刚才是什么声音,吓死宝宝了!”

    蛾彩铃手捂住屁股上心跳的位置,问缓步而来的李妖娆。

    她现在对人类手里的光,已经见怪不怪,虽然虞骑云再三解释,他们是人,不不是什么萤火虫,可她还是认定这些人类就是一种萤火虫,只不过变异了。

    对着个丫头的执念。

    虞骑云苦笑,只好顺其自然。再说,萤火虫,貌似在昆虫界是一个传说,很高大上,很吃得开的样子。

    “不好意思。”李妖娆轻笑了一下,“是我不小心踩到同伴的一只爪子。”

    蛾彩铃咯咯低笑起来。

    “白天的事,真对不起。”李妖娆一屁股坐在飞蛾身边,转脸看着她。

    她那迎风一棍,把可怜的飞蛾妹纸,打得惨叫一声从空中滚落,这声道歉,李妖娆不说,良心肯定会过不去。

    “哼,空口道歉没诚意!”

    蛾彩铃哼一声把头扭了过去,一边还使劲地揉擦着右脸,李妖娆那疯狂一棍,让打得她整个右脸都浮肿了。

    咦?

    李妖娆一愣,似乎没立刻反应过来,虽然她生平很少向人道歉,可也知道,自己道歉后,对方一般的答复应是:没关系没关系没事没事之类的客套话。

    正在愣神间,就见那丫头一伸手:

    “就没礼物什么的吗?”

    原来如此,李妖娆哑然失笑,问:

    “你想要什么?”

    这只飞蛾的手指在空中划了一个弧度之后,静静地指着李妖娆手里的手机:

    “把这块石头送给我。”

    李妖娆嘴角猛地抽搐,心想,这死丫头还真狠呢,想得美!她心里一阵腹诽,脸上却依旧带笑说:

    “这个不可以,你再想别的。”

    “为什么?你大不了再捡一块嘛?”蛾彩铃嘟起嘴,翅膀扑扇起来:

    “今天我差点被你打成丑八怪,向你讨块石头都不成,真小气!”

    这丫头嘴太叼,李妖娆现自己只有招架之力,不禁苦笑:

    “彩铃妹纸,不早了,洗洗睡吧。”

    她说完赶紧闪人。

    这只飞蛾可不是省油的灯,自己能躲多远就躲多远。而且这小妮子还不能轻易得罪,她可是人类小伙伴们唯一一架私人飞机,得罪了她,骑谁去?

    拔腿刚迈进里屋,身后飘了一句狠话:

    “以后你不准骑我!哼。”

    李妖娆一个趔趄,又貌似踩到了一只手,就听皂皂出老鼠般的尖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