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80集 搓衣服

第480集 搓衣服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千足明天足狂奔,就像一根长了翅膀的胡萝卜,一阵橙风扫落叶。

    可惜一路扫起的落叶,都不是他喜欢吃的那一款,也许,在别的千足虫眼里,是片落叶就是菜。

    可是千足明天,作为有追求的年轻人,在吃饱的同时,他更喜欢吃好。

    不知不觉来到了一小溪边,潺潺的流水,像一清铃的晨曲,悦耳动听,让他愤懑的心情渐渐地平息下来。

    水边,在其他时候,是很危险的,不过在清晨,还是颇为安全,许多猎食者很少在这个时间段,来溪边喝水或者埋伏猎物,这让明天的身心很放松。

    他找了一个干燥的沙地舒服地躺下了下来,仰天伸了一个悠长的懒腰,然后全身的动作在半空中定住。

    一片落叶从溪水上游飘了下来,它有着可爱的月牙形,黄里透红,还带着美丽的斑纹,无论款式还是颜色,正是自己最喜欢吃的那一款。

    千足明天的表情包顿时亮了。

    这一刻,他真想“噗通”一声跳入水中,迫不及待地把那一片可口的落叶捞上来,然后躲在一个没人的地方大吃一顿。

    不过悲催的事,他不会游泳。

    这条溪水有2o多厘米深,对于身长8厘米的他来说,还是非常有挑战性的,而且水里说不定有鱼,他可不想为了吃一片树叶却成了鱼的早餐。

    怎么办呢?

    随便放弃一片可口的美食,是他顽强的个性所绝不容忍的,于是他决定在溪边一路追逐这片落叶。

    因为这条小溪弯弯曲曲,这片落叶很可能会被远处某一个树枝勾住,或被某块露出水面的溪石挡住,那他自然不废吹灰之力,将落叶捞上来。

    论力气,他们千足虫虽然比不上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蚂蚁,可拖动一片不说话的落叶,还是足足有余。

    ……

    于是,在林间小溪一路叮咚的歌声中,一只橙色的千足虫在溪边跑起了欢快的马拉松,一只早起的蟋蟀母亲远远看见了,不停地感叹,对背上的小蟋蟀说:

    “孩子,你知道他的腿为什么那么多吗?好好想想,再回答娘。”

    “我知道,因为他是千足虫!”

    小蟋蟀很快奶声奶气说。

    他刚说完,脑袋立刻被自己老娘敲了一个板栗,只见蟋蟀母亲一脸黑线:

    “小笨蛋,他那么多条腿,都是跑出来的!你要好好学习,现在赶紧从娘背上滚下来,预备开始,跑——”

    小蟋蟀在母亲的威逼利诱下,一脸苦逼迈开小腿,而他母亲则在后面慢慢跟着,一脸老狐狸式的微笑。

    想当年,她母亲也是这样忽悠她的。

    优良的“传统”应该代代相传。

    ……

    这一对蟋蟀母子的对话,是隔着溪岸小声说的,所以千足明天并不知道,从自己老一辈开始,他们千足虫,就被蟋蟀当做当**运动的榜样教育下一代。

    他现在只想追逐着那一片黄里透红的落叶,好好享受一顿美味的早餐。

    明天快跑!

    他在为自己打气。

    随着地形变化,水流时而急切时而缓慢,在穿过一片飘着野花香的草丛之后,溪水终于迎来了一处乱石坡,那片落叶很快就被一排石头挡住了去路。

    明天暗暗窃
问鼎江湖行sodu
喜,果然是有志者事竟成,392条飞轮也似的转动起来,这根“胡萝卜”简直像飞一样,冲了过去,然后一头重重地撞在一块石头上!

    猝不及防,千足明天向后扑倒。

    很奇怪,貌似这块石头还富有弹性,否则自己不会以这样的弧度弹开。

    捂住脑袋,明天爬了起来,惊呼一声唬得又坐倒地上,次奥!哪里是什么石头?分明是一只怒目相视的癞蛤蟆。

    这下碉堡了,怎么怕什么来什么。

    千足明天第一反应,就是逃!

    正想来个无敌风火轮,尾巴突然一阵剧痛,蟾蜍一只巨掌重重压在明天的屁股上。咯吱催响,他6条后腿齐断!

    明天惨嚎一声,痛得在泥地滚来滚去然后像蚊香一样卷成一团,一动不动。

    他在装死。

    他知道很多猎食者最喜欢趁猎物活蹦乱跳时,将猎物吃掉,他希望用这种姿势,让蟾蜍没胃口,躲过一劫。

    可是他显然低估了癞蛤蟆高度贪婪的食欲,它抓住明天的尾巴,凌空提了起来,眼看它的舌头就要破口而出。

    一股难闻的气味突然扑面而来,呛得癞蛤蟆连打三个喷嚏,这时,千足明天反身一口咬在它的手上。

    呱!

    癞蛤蟆痛得一甩手,千足明天飞入草丛,一落地,他就飞爬了起来,想往草丛深处窜去,只要躲进草丛深处,随便钻进一地缝藏起来,今天就安全了。

    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

    他刚找见一个地缝,自己身子才钻进一半时,地面出轰然巨响,癞蛤蟆从天而降,像肉山大魔王一般,准确地蹲伏在千足明天身边。

    明天的头在地缝里面,虽然看不见外面,可是癞蛤蟆呼哧的呼吸声,吹得他的地缝外的下半身是拔凉拔凉的。

    可怜的千足虫,就这样又被癞蛤蟆拎着屁股从地缝活活地拖了出来,

    他被戏谑地举到癞蛤蟆果冻般浑浊的大眼睛前,双方大眼瞪小眼。

    这样的对眼,比例非常悬殊,因为癞蛤蟆的眼睛比千足明天的脑袋还大。

    这时,噗嗤一声!

    千足明天使出了自己最后的保命绝招——射毒液!

    他后半身86个臭腺将自己体内所有的毒液不要钱地向癞蛤蟆的大眼睛喷洒!

    只要射中,就能将这只癞蛤蟆弄个半瞎,可就在这千钧一之间,一条肉红的舌头从蟾蜍嘴里席卷而出!

    舌尖猛地膨胀,像把肉红的雨伞一样将千足明天苦心飞溅的毒液全都挡住!

    这一刻,明天面如死灰。

    连这么高难度的一击,对方居然用舌头挡住了!在愣神间,又暗暗希望这只癞蛤蟆能够被毒液麻痹舌头。

    千足虫的毒液远不如蜘蛛或者蝎子这些使毒的专业人士,很多时候只能做刺痛或者麻痹敌人的作用。

    可是癞蛤蟆“噗噗”几声,就把舌头的毒液吐得干干净净。

    然后狞笑着,将千足明天往泥地甩来甩去,就像人类家庭主妇在洗衣服一样,果然,又直接把明天混着泥巴,用双手使劲去搓,又开始了搓衣服。

    搓来搓去。

    不仅把千足明天身上的毒液搓没了,也把属于他的明天给搓没了。

    千足明天已没有明天。(未完待续。)